第五十三章 这么简单吗(1 / 1)

高细雨和她老公都看向了许阳。

高细雨的老公问:“这是你朋友?”

许阳没答,只是一时间脸色变得很难看。

而里面那个小伙子却是快步跑了过来,兴奋地说:“哎呀,许阳,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我看错了。”

许阳看着那人,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

那小伙子继续道:“哎,许阳这段时间你去哪儿了呀。大家都联系不到你,微信找你也不回,你怎么号码都换了?”

高细雨夫妇看了看许阳,又看了看那个小伙子,都露出了好奇之色,他们都看出来了许阳不太高兴,但是为什么小伙子又这么高兴热情呢?

许阳僵着脸,道:“杨辰,好久不见。”

杨辰拍了拍许阳的肩膀,继续喋喋不休道:“可不好久没见嘛,哎,我说你怎么在这儿啊?”

“我……”许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答。

屋里面传出来一声:“杨辰,你干嘛呢!”

杨辰立刻脖子一缩,赶紧小声对许阳说道:“我师父叫我了,我先过去一下,我们等下再聊啊!”

说完之后,杨辰又跑了进去。

许阳却站在门口,迟迟没有进门。

高细雨老公问:“许医生,怎么了?”

许阳缓缓吐出来一口气,他问:“患者是不是已经请了医生了?”

“额……”高细雨老公一愣:“不知道,可能吧。”

“那我下次再来。”许阳转身就往外走。

“哎?”高细雨夫妇都是一愣。

“滴……医德降分警告!凡大医治病,若有疾厄来求救者,皆如至亲之想。若屋里是传承人的至亲,传承人还会下次再来看吗?”

系统发来了警告。

许阳停下了脚步,不是他畏惧系统的警告,而是他发现他真的因为个人的情绪而耽误了患者诊治,这不是一个医生该做的。

许阳叹了一声,眉头紧皱着。

高细雨夫妇又看的莫名其妙。

高细雨问道:“许医生,你没事吧?”

许阳又吐了一口气出来,脸色有些难看,他说:“我没事,既然患者已经请了别的医生来看,那我们就在外面等等吧。等他们走了,我们再进去。”

这一次,系统没有发来警告。

许阳又要往外走。

此时,大门边传来一声:“怎么可以让客人在外面等,这多失礼!传出去,大家可都要笑话我了。”

几人回头看去,见门口站着一个微笑着的中年男人。

“哟,谢总。”高细雨的老公立刻满脸笑容。

谢总也对其点了点头,可等看见许阳这张年轻的脸,他眉头立刻皱起来了。

许阳刚想拒绝,却见杨辰又从屋里跑了出来。

许阳眉头大皱。

杨辰兴冲冲跑到许阳身边道:“我跟我师父说了,我师父让你一起进去。哎,你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许阳点了点头。

“走。”杨辰拉着许阳就往里面走。

许阳真没辙了,只能跟着他进去。

进了大堂,豪宅的富丽堂皇就不说了,转进客厅。

这里面还坐着两个人在谈笑风生。

“是你?”里面有人惊愕一声!

许阳也看的微微一滞,又是熟人,县医院的曹德华!自己的大侄子!

另外一个人,不认识。

杨辰走过来,兴冲冲地介绍道:“许阳,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师父,胡市中医院的刘延发专家。”

刘延发摆了摆手。

杨辰又对刘延发道:“师父,这就是我同学许阳。”

刘延发点了点头,没理会许阳,他问曹德华:“认识?”

曹德华顿时就尴尬起来了,这特么刚早上被这小子pua呢,这会儿又遇见了!

“是。”曹德华有些尴尬地点点头。

刘延发看了看许阳,问:“你是自己一个人来出诊的?”

许阳点点头,没有回话。

刘延发脸上有些玩味了,微微摇了摇头,这家人怎么病急乱投医,刚毕业的学生也请来?

谢总的眉头也锁了起来,他很想问问高细雨的老公在搞什么鬼。

高细雨的老公说道:“谢总,您可别看许医生年轻,他的医术可厉害了,我媳妇的怪病就是他给治好的,那跑了好多大医院都没给治好呢。”

谢总这才又看了许阳一眼,对于有真本事的人,大家都是很尊重的。

刘延发坐在沙发上,端起了茶水,他也来了兴趣,他问:“哦,是什么样的怪病啊?”

高细雨老公轻轻哼了一声,说道:“就是我爱人在经期来的头一天,傍晚时候就开始莫名其妙发烧,一直烧到半夜。”

“然后过了半夜十二点,就开始自动退烧。每天都是这样,一直到经期结束才停下来。你们说怪不怪?”

一听这话,刘延发顿时呵呵笑了起来。

曹德华坐在那里也悄悄撇了撇嘴。

高细雨老公看的一愣:“你们笑什么?”

刘延发没有答,反而问自己徒弟:“杨辰,考考你,这是什么病证啊?”

杨辰微微一笑,回答道:“热入血室,往来寒热,当以小柴胡汤主之。”

“哎?”高细雨老公顿时一懵。

高细雨也明显愣了一下。

这俩夫妇都呆了,他们跑了那么多大医院都没治好的怪病,好不容易被许阳给治好了,他们还以为遇上神医了。

怎么?

怎么随便来一个徒弟,只听了一下症状,就知道是什么病,该怎么治了?

怎么感觉难度突然降低了?

这俩人都懵了。

谢总看了看懵逼的两人,又看向了许阳,他微微摇头,这夫妇真不靠谱!

刘延发也好笑了两声,他就说嘛,一个刚毕业的学生能治什么怪病,不就是最典型的热入血室吗,把这两人给惊成什么样了?

许阳也很无奈啊,这本来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病,他诊治的那天就说了,稍微成熟一点的中医都会治的。

刘延发把茶杯放下来,道:“既然来了,那就一起看看吧。谢总,请令夫人出来吧。”

“好。”谢总答应一声,又对旁边的保姆说了一声。

谢总对站着的几人,微笑着说道:“几位,快请坐。小文,去给客人倒茶。”

杨辰则是拉着许阳坐到边角去了,他这个跟着来的徒弟可没资格跟大佬们凑到一起。

杨辰又兴奋又压着声音对许阳道:“哎,许阳这段时间你都去哪儿了?”

“我……”许阳正不知道该怎么答。

杨辰却又兴奋地自己岔开了话题:“看见没,我师父有范儿吧?我告诉你,嘿,我师父出诊一趟,能挣这个数。”

杨辰比了一个八的手势出来。

许阳没有回答,这货以前就是个话痨,现在还是这样子?

杨辰又喋喋不休道:“哎,我告诉你,我现在可是我师父最受宠的徒弟,他去出诊都带着我呢,我可见不少世面了。哎,你知道我师父不?”

许阳摇了摇头。

杨辰又道:“那我师爷你肯定知道了?王仁堂!”

许阳看了他一眼:“北京西苑医院的王仁堂?”

杨辰点头:“知道吧?”

许阳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王仁堂刚进医院的时候,自己还带他实习过一段时间,算是他的半个老师。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