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查他的来历(1 / 1)

“不是,你拉我干嘛呀,那小子的套路我还没揭穿呢。”宋强老婆还不服气。

宋强都想锤这个傻娘们了,他哭笑不得道:“大姐,别丢人了行不行?”

宋强老婆嚷嚷道:“怎么丢人,那小子搞pua不嫌丢人,我还能怕丢人?”

宋强都服了她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重点是这个吗?你们女人都这么抓不住重点的吗?”

宋强老婆大声道:“怎么不是重点,他这么缺德,这不是重点吗?”

“我靠。”宋强低声骂了一句:“你们女人怎么一听pua就这么上头?得了,赶紧去看看你哥吧,都快疯了。”

宋强老婆的注意力这才从pua上面转移出来,看向了走在前面的曹德华。

曹德华脸色惨白,难看极了,脚下飘飘地走着路,有点失魂落魄的样子,这一刻,他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哥,你怎么了?”宋强老婆终于发现曹德华不对劲了。

曹德华脸色难看,双目茫然,喃喃自语:“不应该啊,他是谁?他是谁?不应该啊?不可能啊?”

“哥!”宋强老婆拉住了曹德华使劲晃了晃。

曹德华这才回过神来,他扭过头惊问:“怎么了?”

宋强老婆问:“你怎么了,神神叨叨的。”

曹德华转过头去,非常不敢相信地摇了摇头:“我只是在想这不可能啊!”

宋强老婆道:“有什么不可能的,他就是pua了!”

宋强真服了,这女人魔怔了!

宋强叹了一口气,对曹德华说道:“大哥呀,我都说了这小许很有本事,他是真会治病的医生,你还非不信。嗨,这事儿闹的!”

曹德华都开始怀疑人生了:“他真是南中医毕业的?”

宋强道:“那肯定是咯。”

曹德华又问:“他毕业多久了?”

宋强回道:“才毕业啊!”

曹德华又开始怀疑人生了:“不可能啊,就算是南中医毕业,也不可能有这份本事啊。刚毕业的学生懂个屁啊!他是不是有家传?他是哪位老中医的传人?”

宋强茫然地摇摇头:“没有吧,他家好像不是中医世家。而且他好像也没有师父,不然刚毕业应该在跟师抄方啊。”

曹德华嘴都瘪了,这回是真开始怀疑人生了。

宋强也很迷惑:“不过话说过来,他前段时间还只会开四物汤,就这个把星期,突然厉害的不像话!可可说他是天才,那只能这样解释了。”

曹德华想了想,对宋强道:“你把他的姓名,照片,身份证号码给我弄过来。”

宋强一愣:“你要干嘛?”

曹德华道:“查查他去,正好我在南中医也有熟人。”

宋强道:“不是,你查他干嘛啊?”

曹德华道:“这小子这么邪性,我查查怎么了。我今天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在那么多人面前出丑,我还不能知道这小子的来历了?特么的,他还对我用pua!”

“啊?”宋强都傻了。

“哥,他也对你用了?”宋强老婆一下子激动起来。

曹德华肯定地点点头:“没错,我差点着道!连消带打啊,又是质疑我,又设圈套让我出丑,还批评我,骂我。弄得我下不来台,然后又安慰我,还给我说医学经验。”

“我特么要是职场经验差一点,我都要以为他是个好老师了,这不就是职场pua嘛,先骂后安抚,还带教育和知识传授。”

宋强都服了,这特么叫个鬼的pua啊?

“阴险小人!”宋强老婆恨的牙痒痒。

宋强更服了!

曹德华对宋强道:“呐,尽快给我弄来啊!不许拖。”

说完,曹德华沉着脸,闷头走了。

宋强则是有点迷,什么鬼啊,什么pua,什么出丑啊,人家哪儿骂你了,哪里羞辱你了,不是教了你半天诊治经验吗?

这种宝贵的诊治经验,许多老中医都是不舍得传授的!

怎么还结仇了?

宋强想不通。

……

再说明心堂诊所。

许阳对张可道:“可可,把她剩下的药包一下。”

然后许阳对章鱼二姐说道:“这些药拿回去,一天吃个两次到三次。大概吃个三四次的样子,就差不多能好了。吃完了,我再给你看看。如果到时候再有变化的话,我们再另外开药。”

章鱼二姐惊讶道:“这么快啊?那不是一天就能好了?我之前可是吃了好久的药啊,还去医院里挂了好几次针!”

许阳对其点了点头:“对证的话,中药见效是非常快的。反正你吃完了,再复诊一下就好。”

“好嘞。”章鱼二姐笑嘻嘻地答应一声,她被这个妊娠呕吐折磨很久了,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现在好不容易舒服了,她心里别提多美了。

章鱼二姐撞了撞小章鱼的肩膀,道:“哎,你男朋友真厉害。”

小章鱼一下子就羞涩起来了,脸红的呀。

张可站在后面发抖……瑟瑟发抖……

章鱼太后现在看许阳顺眼多了,她可是见过章鱼二姐呕吐不止的凄惨模样的,真是吃啥吐啥,找了那么多专家都没治好,居然被这个小医生给治好了。

他竟然比县里的专家还厉害诶!

章鱼太后满意地颔首,虽说这小伙子没编制吧,但至少人家有本事,有本事就不容易饿着……

章鱼太后现在对许阳的印象分+1+1+1+1+1……

许阳把桌子上的书收拾一下,问章鱼二姐:“怎么了,跟老公经常吵架吗?”

章鱼二姐愤愤道:“他老气我。”

许阳道:“别老生气,女子以肝为先天,且女子秉素肝旺,一旦生气或者抑郁,就会伤肝,很容易肝郁的。”

“尤其是你现在妊娠期间,血聚胞宫,血不养肝,本就很容易肝火旺盛,你再一生气,肝火就更旺了,横逆犯胃,也会加剧你的妊娠呕吐的。要保持情绪稳定啊。”

章鱼二姐嘀咕道:“我也不想生气……”

小章鱼问:“姐,姐夫又怎么气你了?”

章鱼二姐哼一声:“我说我想吃高铁上的盒饭,结果他居然去高铁站里给我买了一个,你说我生不生气?”

“啊?”小章鱼都傻了。

许阳也无语地摇摇头,他指了指柜台:“那边结账。”

章鱼二姐一愣:“我还要钱?”

章鱼太后白眼一翻!

小章鱼也很尴尬地拉了拉章鱼二姐的袖子:“姐。”

章鱼二姐抿了抿嘴,小声道:“你男朋友可够抠的。”

小章鱼更尴尬了。

最后章鱼二姐去付钱了,这一次,张可拿钱的手都是抖得!

章鱼家族的人离开了。

张可坐在椅子上,一脸惊魂未定,等稍稍定神之后,她拿出了手机,准备毁尸灭迹,却听见耳旁响起一道声音。

“哟,聊得挺开心啊!”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