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刘明达怎么教的!(1 / 1)

曹德华的脸色当时就变得巨难看了。

宋强也一脸悻悻然,别人不知道,他是清楚的,什么刘明达教授的徒弟,简直是鬼扯!

人家刘明达教授是大学教授,曹德华不过是上了刘明达教授的课而已,撑死了算人家学生,还非得往自己脸上贴金,说是人家徒弟。

得亏他们这里是个小地方,没人去求证,不然非得被人给笑话死。

曹德华很想反驳,可是他竟然无法反驳,因为他突然觉得许阳说的好有道理啊。这一刻,他竟然有些豁然开朗的感觉,难怪他用药无效!

曹德华咽了咽口水,看着许阳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

其他人看看曹德华,又看看许阳,他们虽然听不懂,但是感觉好像是许阳说赢了啊。

他赢了这个专家?

章鱼家族几人纷纷震惊。

小章鱼则是兴奋不已,都快跳起来了,她就知道许阳一定能赢的。

章鱼太后也吃惊地看着许阳……

张可则是摇了摇头。

曹德华尴尬的无地自容了。

许阳叹了一声,语重心长地说:“行医啊,尤其是我们中医,没有别的诊断方式,望闻问切靠的全是自己,所以一旦我们不仔细了,那就很容易会误诊的。”

“中医治病,就是要靠四诊合参,冲开重重迷雾,直达病机,这一切都离不开谨慎二字啊。你要记住啊!”

在系统里的那些年,许阳也带过不少新医生,他都是认认真真仔细仔细地教人家。

尤其曹德华还是自己师侄,许阳没理由不好好教人家啊。

许阳看了看曹德华,见对方脸都憋红了,他以前说那些年轻医生的时候,他们也是这样。

许阳的语气又转软了几分,他道:“这位患者的病机特别难寻,脉象和舌象都会误导,尤其是脉象,更是没有特别典型的寒象。”

“若是右关弦,那倒是好判断了,可她偏偏又是左弦。若是让我第一次开方,也会很容易弄错的。不过你既然第一次开凉药无效,就要考虑到是不是胃寒。”

“这位同志,你平时是喜欢喝热的,还是喜欢喝冷的?”许阳问章鱼二姐。

章鱼二姐回答:“我……喝热的多,热的喝了,肚子里暖暖的,比较舒服。”

许阳点了点头,其实这也是不是热证的一个佐证。

曹德华的脸色更难看了。

许阳又问曹德华:“如果首诊的时候,不能特别确定,怎么办?”

曹德华脸色涨红着,这时候答了也尴尬,不答也尴尬。

好尴尬呀!

许阳回道:“我们可以先用半夏秫米汤试一下,既然确定了她有痰浊中阻,又有呕逆,肯定是胃气上逆。如果服用之后,还是呕吐,那就基本可以确定是中虚胃寒了。”

“为什么呢?因为半夏是可以化痰降浊,和胃降逆的,秫米又可以益阴养胃。可若是中虚胃寒,中气虚弱,寒阻于胃,阳气失宣。”

“痰湿中阻,寒气阻于胃,单用半夏化痰降浊是降不下来的。这时候一边温中补气,一边化痰降浊,阳气一宣,痰湿自无,气机就不会乱了,升降有序,呕吐自停。”

“这时候应该用什么药啊?”许阳又问曹德华。

曹德华这时候都想哭。

许阳微微摇头道:“应该用干姜人参半夏丸啊。温中、补气、降逆,化痰。”

说完之后,许阳还小声嘀咕一句:“刘明达怎么回事?这徒弟怎么教的!”

宋强不忍直视,怎么感觉自己大舅子比自己还惨呢。

曹德华突然感觉有点委屈了。

宋强老婆还不服输道:“你嘴上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有能耐给人治好啊!”

许阳本来还想用针灸的,但是想了一想,他又把针灸盒放回去了,他道:“也好,就用药物治疗,其实只要辩证正确,对证治疗,见效是非常快的。”

许阳开药方:“干姜6g,人参6g,制半夏9g,三味共同研细粉,每次各服用18g,服用前滴入生姜汁四五滴。”

“可可,开方抓药。”许阳对张可说了这么一句。

张可应了一声,赶紧去抓药磨粉了。

许阳继续对曹德华道:“干姜人参半夏丸呢,是《金匮要略》里的方子,它是丸剂。但是如果患者呕吐的厉害呢,就改用散剂,磨成粉,用温开水冲服,这样吸收快一些,见效也会更快。”

“剂量不用太大,治疗妊娠恶阻啊,用药宜精简而不滋腻,这样进药就不至于呕吐,不然患者一吃药就吐出来了,那不是白吃了?”

“这方子有半夏这味药,古人说半夏害胎,但是前人中医实践后发现小剂量的半夏不会有太大关系。”

“但是一定要记住了,如果曾经有流产过,或者是习惯性流产的,应当慎用半夏,或者避免不用,可以用生姜6g来代替。”

许阳微微吐出一口气,这些用药知识不是应该刘明达跟他说的吗,结果弄来弄去还得自己给他上一次课。

这药不用煎,很快就好了,章鱼二姐服用之后,立马就舒服,也没那么恶心了。

中医开药,用中药饮片煎煮的叫汤剂,其他便于携带的有丸散膏丹四种。丸剂一般吸收比较慢,但是药力持久,通常用于治慢性病,不过也有急救的,比如安宫牛黄丸。

散剂就是粉末,这个吸收快见效快。许阳改丸为散,也是见患者呕逆难受,想快些见效。

很明显,见效很快。

看见了确实的疗效,曹德华终于没话说了。

疗效才是硬道理,他没治好,许阳治好了,这就是硬道理啊。

曹德华脸色尴尬极了。

曹德华对着许阳点点头,他认真地看着许阳,沉声道:“长见识了,不错,不错,告辞了。”

张可在柜台后急了,他们要是走了,这一家子怎么办?她急忙喊道:“别走啊,你不是说有急事要说吗?喂……”

许阳也一阵好气,自己好心教他半天,就这么走了?

宋强老婆还不肯走呢,她道:“对,我们是有事!”

张可则是眼睛一亮:“好,那个我们要开全体大会了,许阳快来……”

宋强都想捶他老婆了,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他拉着他老婆赶紧往外走。

他老婆大叫道:“那事儿还没说呢!”

“说个屁。”宋强强行给他老婆拉了出去。

张可欲哭无泪。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