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我是你大爷(1 / 1)

曹德华看看震惊了的几人,很是得意,刘明达教授的名号就是好用,一说出来,大家都惊呆了。

张可也有些惊愕,这人是刘明达教授的徒弟?他们县中医院妇产科藏了一个这么大来头的医生?

而许阳的目光则是一下子变得慈祥了,这人是刘明达的徒弟,自己是刘明达的师兄,那按照辈分来说,自己就是他大爷啊!

原来是自家人!

张可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吗?”

曹德华用手随意划了划四周,他道:“有些急事,还是进屋聊吧,这儿还有病人呢。”

听到这话,张可眼睛顿时一亮,她正愁没合适的理由把这一家人请走,理由这不是来了嘛这不是。

张可清了清喉咙,她对小章鱼道:“你好,我们现在要闭门开会了,上午不接诊了,麻烦你……”

小章鱼还没说话呢。

许阳却是一愣:“闭门开会?开什么会?”

“额……”张可看向了曹德华,她道:“人家曹医生远道而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咱们不得认真对待一下啊?”

曹德华一听这话,眉毛都要飞起来了,得意一哼,自己这面子……

宋强老婆也扬起了头,脸上露出骄傲的表情。

宋强跟在后面不知道说什么好。

许阳一脸莫名其妙,县中医院离他们这儿不过几公里,什么远道而来啊?

他道:“你们开会开你们的,我还得治病呢。”

张可说道:“你不是给人复诊完了嘛!”

许阳指了指卫生间:“里头不还有个妊娠恶阻的嘛。”

张可急道:“人家也没说找你治啊!”

许阳奇怪地看了看张可:“你平时不都想方设法让人来治病的嘛,今天怎么还把患者往外推呢?”

张可顿时一噎。

便是在这时,章鱼太后和章鱼二姐出来了,章鱼二姐不停地抚着胸口,往下顺气,另外一只手捂着肚子。她紧皱着眉头,都难受死了。

章鱼太后这时候也没工夫再考察许阳了,就道:“小瑜,走了,先回去吧!”

许阳则是看着章鱼二姐,问道:“这位女同志,你这个妊娠呕吐用不用我给你看一下?”

患者还没说话。

张可却抢先道:“下次吧,我们现在要开会。”

许阳奇怪地看着张可。

而曹德华却淡淡说:“没事,不着急,先让许医生看完病,我们再聊也来得及。”

张可错愕地看着曹德华,你特么不是说有急事,怎么又不急了?特么的,叛变了你还!

“哥。”宋强的老婆也拉了拉曹德华。

曹德华转过身小声跟他们说:“正愁没什么确实的把柄弄这小子呢,正好现成的患者上门了。”

宋强老婆明白了:“这人不会是托儿吧?”

曹德华小声道:“铁定不是。”

宋强老婆放心了。

章鱼二姐抬起头,捂着胸口,忍着不停翻上来的恶心感,她问:“你能治吗?”

章鱼太后却道:“小慧,你现在怀着孕呢,别乱吃药!”

“妈!”小章鱼瞪了她妈妈一眼。

章鱼太后抿了抿嘴,她可不怎么相信中医,平时有点不舒服,找中医调理调理也就算了。现在都怀孕,谁知道能不能吃中药,吃出问题来怎么办?

许阳皱起了眉头。

曹德华有些揶揄地说道:“你让许医生看看嘛,这个民间呀……还是有很多好中医的嘛。”

许阳对着曹德华点点头,这便宜师侄还挺会说话。

章鱼二姐整张脸都皱在一起了,她对章鱼太后道:“小姨,我真的很难受,好恶心!”

章鱼太后紧张地问道:“要不送你去医院?”

章鱼二姐摆了摆手:“不要,医院……根本没用,我中医西医都看了,都没用。这曹医生,我也找他看过,也没好。”

曹德华的脸当时就是微微一滞。

宋强和宋强老婆都看向曹德华,难怪他说这女的不会是托儿了,敢情他自个儿也翻车了!

许阳问曹德华:“你没给她治好?”

曹德华神色有些不好看,他争辩道:“那……中药见效本来就没那么快,而且她可能是她的身体也有别的原因……而且你吐得这么厉害,药都被你吐掉。最好等下还是再去医院检查一次。”

许阳安慰他,道:“不要紧的啊!没哪个医生敢说一定能一次治愈的,再仔细辩证一次就是。”

曹德华整张脸都不对了,他斜着眼睛看着许阳,装什么逼呢,我特么用你一个小年轻安慰我?

许阳看着几人,语气平淡地说道:“不想用药的话,可以先试试针灸。”

“针灸?”

几人都是一愣。

曹德华好奇问:“你还会这个?”

许阳对他微微一笑,和善地说道:“我会一点。”

小章鱼两只眼睛亮晶晶的:“是不是像武侠片里的那样,biubiubiu,然后就好了。”

许阳无语道:“少看点无聊电视。”

“哦。”小章鱼委屈地答应一声。

章鱼二姐捂着胸口,难受地问道:“针灸能管用吗?”

许阳回道:“针灸的话,见效会快一些。等下再配些药,针药并重,效果会更好。”

章鱼二姐有些犹豫。

小章鱼在一旁起哄:“二姐,试试嘛,他很厉害的!”

章鱼二姐虽然很恶心难受,却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试过了?”

小章鱼的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

章鱼太后那足以能杀人的眼神立刻斜看了过来。

柜台里的张可眼珠子都瞪大了!

小章鱼脸都吓白了,忙摆手:“没有,没有!”

小章鱼忙解释:“我是说针灸,哎呀,姐!你就试试吧,你也不想一直这么难受吧?”

“好吧,好吧,我确实恶心的不行了。”章鱼二姐答应了下来。

许阳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座位,说道:“来,坐吧。”

许阳开始对章鱼二姐进行诊治。

其他人都在一旁看着。

许阳一样一样问过去,四诊合参,全部做完。

许阳写医案,一边写,他还一边说:“女子妊娠之后,血聚胞宫,肝主藏血,此时藏血不足,血不养肝。肝血越虚,肝火越旺。”

“再加上比如七情内伤,郁怒伤肝,肝火一旺,木旺乘土,就会横逆犯胃。再加上妊娠之时冲脉气盛,冲气夹肝火上逆犯胃,导致肝胃不和,胃失和降。所以会吐的厉害!”

“还有一个原因是脾胃虚弱,脾主生清,胃主降浊,脾胃虚弱,升降失常,胃失和降。”

“还有也是跟冲脉气盛有关系,妊娠之时,血聚冲任养胎,冲脉则会气盛,冲脉隶属阳明,易犯阳明胃。如果脾胃虚弱的话,易被冲气上逆所犯,而至呕吐。”

“一般情况下,是这两种病机,但是呢,这是教科书上的说法。我们在临床上呢,一般细分三种,肝旺气逆,胃气不和,还有中虚胃寒。除了主证之外,一定要顾及兼证。”

许阳写好病案,抬起头,露出了和善的微笑:“记住了吗?”

其他人看的很迷,这许医生对谁都是那副淡定从容不苟言笑的模样,唯独对曹德华脸上却堆满了温和的笑容。

什么鬼啊?

要不是看对方是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小章鱼都感觉自己要醋意翻涌了。

曹德华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忍着不适道:“你……你治你自己的……”

许阳微微摇头,又问:“你做了什么诊断,开了什么方子啊?”

曹德华更迷了:“你管我那么多呢!”

许阳却道:“我不知道你开了什么方子,怎么知道你错在哪儿!”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