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为了引起您的注意(1 / 1)

最后许阳和刘明达都拜了钱老为师,许阳是师兄。

钱老破例收了两个徒弟。

其实这也是应有之意,毕竟在之前那样的环境下,只有许阳和刘明达两个人站了出来。

下基层还有最后一天,第二天诊治过后,他们跟县医院里的同志们开了个会,就回去了。

县里的医生还有些不舍,产科赵医生还拉着许阳喝了好几杯酒,约好了一定去北京找他。

回到北京之后,许阳和刘明达又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之中了。

他们两人拜师的事情并没有公开,但是院内的人心里都有数。

因为这年头还不能明目张胆说拜师这种事,不然就成拉山头搞老封建了,是要惹麻烦的。

所以许阳和刘明达一直是叫钱主任的,私下的时候偶尔会叫老师。

日子一天天过去,一年一年过去。

许阳和刘明达非常出色,两人进步非常快,诊治的疗效非常好,患者也很满意。所以很快,两人就在北京城里有了些许小名气,好多患者都是奔着他们俩的名字来的。

这也让钱老欣慰不已。

只是许阳稍稍有些遗憾的是,他上次回去也没能找到刘明达教授的爱人是谁,所以现在刘明达问他,许阳一时哑口无言。

后来被逼的没辙了,许阳就随口说了一句是内科的护士王佳。刘明达这货还真信了,合着上次耍流氓没过瘾,他又去找人家了。

许阳真是心里有点虚了,让他更虚的是跟他们同期的妇科女医生徐小琴莫名其妙喜欢上了他……

这刘明达还真是有点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气势。

经过两年多的不懈追求,刘明达终于抱得美人归,两人举行了盛大的结婚典礼,全院欢庆。

钱老也高兴地喝了喜酒。

许阳也衷心地为他祝福。

又是一年,刘明达有了自己的孩子,他做父亲了。而在孩子出生不久之后,86岁高龄的钱老终于退休了。

钱老是苏州人,这次他退休就要回苏州老家颐养天年了。

许阳和刘明达去火车站送他。

月台。

钱老的家人已经把行李都拿上火车了,钱老还没上去,许阳和刘明达与钱老道别。

钱老扶着月台的铁栏杆,看着许阳和刘明达,老人脸上露出了笑容:“怎么了呀,愁眉苦脸的,我这是退休,终于可以歇歇了,不值得高兴吗?”

许阳和刘明达都低下了头,心里满不是滋味。

刘明达抬起头,揉了揉自己发酸的鼻子,对钱老道:“就是……不舍得您……您怎么就要回苏州了呢。”

钱老笑着摆了摆手:“我呀,就是土生土长的苏州人,早不习惯北京的气候和饮食了。现在老了老了,终于能回老家了,想着能尝一碗老家初夏的三虾面,别提多开心了。”

“我想这一口啊,想好些年了。治一辈子病了,现在终于能歇歇了。回老家,逛逛街,养养鸟,去茶馆喝杯茶,再听几段评弹,这样的生活多惬意呀。怎么,还不让我舒服几年了?”

刘明达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不是,就是挺舍不得您的。”

钱老笑了两声:“想我了,就来苏州看看我。到时候带你俩去吃大闸蟹。”

“嗯!我们一定常去看您。”刘明达用力点头。

许阳却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钱老看了看许阳,突然说:“许阳,你的个人问题可要赶紧解决咯。你看刘明达都当爸爸了,你还没个对象呢。”

许阳却还是低着头,不肯抬头。

刘明达看了看许阳,然后他对钱老道:“老师,您放心,我会监督他的,我会撮合他跟徐小琴的。”

“好。”钱老含笑点了点头。

钱老看了看两人,又微微叹了一声,满怀感慨地说道:“回去吧,还得上班呢。咱们科室有你们俩在,我很放心,我也该安心退休了。”

“回去吧,我也该上车了。”钱老朝着两人挥了挥手,看了一眼低着头的许阳,然后转身往火车上走。

钱老的家人搀住了钱老慢慢往前走。

快上车的时候,一直低着头的许阳却突然抬起了头,发出了呼喊声:“师父!”

钱老一只脚都跨上火车车门的台阶了,听到这声,钱老立刻转头看去,却见许阳早已泪流满面。

“师父!”许阳又大声喊了一声,然后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

火车站里的人都惊呆了,所有人都在看许阳。

车门边上的钱老也赶紧擦了擦自己的眼角,绷紧了脸,又对着许阳挥了挥手,然后一用力爬上了火车!

许阳曾经一度以为自己这辈子已经完了,是钱老给了他第二次机会,让他还可以做一个医生,还可以做一个真正的中医。

所以许阳一直是把钱老当成师父的,这一声和这一跪,都是迟来的拜师礼仪。

……

钱老回了苏州老家养老了,许阳和刘明达每年都会抽空过去看他几次。只是他们的工作真的很忙,这两人的名气越来越大,来挂他们号的患者也越来越多。

两人几乎很少有休息的时间,不过无论多忙,两人都还保持着白天治病,晚上看书的习惯。

又是四年过去,刘明达的孩子幼儿园都快毕业了,许阳还是单身一人,这让刘明达揪心不已,医院里的人甚至都以为许阳是不是哪里有问题!

跟许阳他们同期进妇科的徐小琴,一直喜欢着许阳,她这么多年一直没有结婚,就是在等许阳。

刘明达也劝过许阳好多回。

许阳跟徐小琴聊过这事儿,明里暗里拒绝了很多次。可是许阳不结婚找对象,她也终究不肯死心。

许阳也没了法子。

许阳只能说自己不想结婚。

徐小琴却还一直痴痴地等着。

……

许阳和刘明达的表现一直很出色,院里也打算给他们提升职务,便是在他们快升职的时候,他们接到了一个电话。

钱老要过世了。

两人立刻放下了手上的所有工作,马不停蹄地赶到了苏州。

许阳和刘明达急急忙忙冲到了钱家,钱老的家人告诉他们,钱老等他们很久了,两人赶紧跑了进去。

钱老靠在床上,面色有着不正常的红润,见着两人来了,钱老对着他们招了招手,两人赶紧扑上前,抓住了钱老的手。

“师父。”

“师父。”

两人眼眶都含着泪。

钱老抓着他们的手,笑着说:“你们……来了呀……”

两人都用力点头。

钱老又笑着问:“请假了没有呀,别是偷跑出来啊?小心被扣工资啊。”

两人看着钱老,眼眶有止不住的湿润。

钱老看了看他们,摇了摇头:“哭什么呀,都是大人了,让小孩子看见笑话你们。以前我骂你们两个臭小子的时候,你们都没哭呢。”

刘明达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不停地擦着眼角。

钱老笑了一笑,突然呼吸声变得粗重起来,喘气如牛,头上也出了如油一般的汗水,钱老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水,他喘着粗气说道:“气喘如牛,出汗如油,这是到大限了。”

“师父。”刘明达悲痛地叫了起来。

“别哭。”钱老抓紧了刘明达的手。

许阳哽咽地问道:“师父,您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吗?”

钱老缓缓摇头,喘着粗气道:“许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知道你一直都在封闭自己,以后……别老把自己关起来……多笑一笑……多看看身边的人……”

钱老抓紧两人的手,慢慢说道:“我……这一生最骄傲的事情……不是我治了多少病人……而是,有你们两个优秀的徒弟。那样,我对中医的未来也可以多放心一些了。”

刘明达和许阳皆是泪流满面。

钱老眸子的光芒渐渐黯淡了下去,他用最后的力气问:“许阳……我一直有个问题不知道。当年分配跟师的时候……你为什么要打自己一个巴掌,真的是在打蚊子吗?”

许阳明明是泪流满面,却突然笑了起来,他道:“那还不是为了引起您的注意啊!”

“呵……呵……”钱老喉头里面发出了两声笑,嘴巴慢慢咧开,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他的嘴角最后挂着一丝满足的微笑。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