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产妇呢?(1 / 1)

烧山火最早见于《金针赋》。

《金针赋》曰:烧山火,治顽麻冷痹,先浅后深,凡九阳而三进三退,慢提紧按,热至,紧闭插针,除寒之有准。

针刺的手法可以分成补泻两种,细分的手法就有很多了。其中烧山火和透天凉是大补和大泻的手法,效果特别好,见效特别快。

但是掌握很难,而且几乎没有多少传承了。所以历代医家在为之着迷的时候,也常常会困惑,甚至有许多中医认为这两套手法根本不存在。

这种手法就跟武侠小说里的真气内功一样,都是前人臆想出来的。但是他们也没想到,居然现场见到了这样的手法,还是在这个年轻的小医生身上。

他真的能把效果做出来吗?

大家都有点不敢相信。

钱老也紧紧盯着许阳,眼中露出期待之色。

许阳问产妇:“有没有感觉到这里发热?”

产妇道:“开始有点热了,但不是特别明显。”

许阳又赶紧用了上述一套手法,这次针刺人部的时候,产妇就急忙道:“热了,我手好热,身上也热了许多,感觉有力气一些了。”

众人都是一呆。

产科的赵医生也看的一懵,我靠,真的假的?

刘院长也瞪大了眼睛,这么厉害吗?

许阳微微颔首,继续用着烧山火的手法,待手法用毕,观察患者的呼吸,然后随着产妇吸气缓慢之时将针拔出,然后赶紧用手扪住了针穴。

许阳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产妇像是回复了不少力气,她回道:“感觉我手上有一股股的热气涌出来,身上也热了起来。”

“好。”许阳应了一声。

产科的赵医生有点不信,上来摸了摸产妇的手,又摸了摸另外一只手,发现针刺过的手的确比另外一只手热,他用手都能感觉出来了。

赵医生有些惊愕了,还一脸懵逼,无法理解啊。

不说他了,那些看着的中医专家也都呆了。

钱老微微颔首。

许阳见真的做出烧山火来,他也松了一口气,他现在做出来的成功率有70%的样子,这就不算低了。

他也是见到产妇的气感很强,才决定直接上烧山火这套手法的,效果好啊,见效快啊。这是急症啊,再这样拖着,产妇和胎儿都会有危险的。

许阳扪穴之后,稳定了。他如法炮制,在产妇另外一只手的合谷穴上,也用了烧山火的手法。

手法完毕,许阳再次扪穴。

这一次,产妇的反应就很强了。

产妇说:“热了,我全身都感觉到有热气涌上来了,好舒服啊。”

她生一整天了,早被折腾的精疲力尽,也被弄得烦躁不堪。这会儿终于有舒畅的感觉了,她感觉自己力气都恢复了不少。

赵医生则是彻底看呆了。

中医专家们也面面相觑!

产妇老公,那黑皮男子也双手紧紧抱着拳,紧张且激动地看着许阳。

许阳见产妇浑身有热感了,就松开了她的针穴。然后拿了一个酒精棉出来给患者消毒,他要针刺三阴交。

许阳选中穴位之后,对患者说:“跟刚才一样,嘴巴吸气,鼻子呼气,不要刻意,自然吸气呼气就可以。”

许阳看着产妇呼吸,随着产妇吸气之时他用舒张押手法,不捻不转缓慢地将针直接进入了地部。

这种进针方法有个俗名叫偷针刺法。

跟烧山火不一样,烧山火是天人地依次三部,是由浅到深的。而透天凉则是相反,是地人天,由深到浅的。

许阳将针刺入地部,右手扎针,左手候气,待针下沉紧之时,将针急提人部,再将针尖由人部刺向地部有感应的部位。

许阳也一直在问产妇的感觉。

产妇现在对许阳信任极了,有问便立刻回答。

许阳轻插急提六次,手法跟烧山火是相反的,他问:“有没有感觉到凉凉的感觉。”

许阳心中也有些紧张,因为透天凉手法比烧山火难,他的成功率在63%左右。

不过这次,产妇的气感特别好,产妇道:“有,那一块感觉有点凉了。”

众人看的惊愕。

“好。”许阳应了一声,然后用刮法守气,然后将针急提天部,再次从天部朝着人部有感应的部位慢插急提六次。

手法用毕,许阳随着产妇呼气而将针拔出,这一次就没有按住针穴了。

产科的赵医生也过来探了探皮肤温度,这就没有刚才明显了。

许阳又对着产妇另外一只脚的三阴交穴位用了透天凉的手法。

一套做下来,针毕,拔针。

许阳看了看产妇的情况,微微皱了皱眉,他又取了艾绒出来,准备艾灸至**,至**是足太阳膀胱经的井穴,是矫正胎位和催产的经验效穴。

许阳刚把艾绒取出来,正准备做艾灸呢,却见产妇突然捂住了肚子,痛苦地叫了起来:“我好疼……好疼……”

黑皮男子一下子慌了神,赶紧跑上来了,焦急喊道:“凤啊,怎么了,怎么了?不是一直都不怎么疼,怎么治着治着还更疼了?怎么了,这……怎么了?”

“让一让。”产科赵医生把黑皮男子一推开,赶紧检查一下,他惊喜道:“呀!耻骨开了,快,快推产妇进产房。”

护士们赶紧上来忙活了。

麻醉师看了看,搓了搓手,怎么感觉好像没自己什么事儿了!

许阳也神情一松,交骨终于开了。

钱老也满意地对许阳点点头。

后头那些中医专家们的脸色都有些复杂,看着许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刘院长看了看手表,惊叹道:“太厉害了,太厉害了,十五分钟,就用了十五分钟啊!”

许阳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他之前只在针灸练习室里面做过急诊,现实中,还是第一次。

黑皮男子这才终于回过神来了,他激动地看着许阳,黝黑的脸上立刻浮出黑红色,他浑身颤抖,激动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竟然对着许阳扑通一下就要跪下去。

许阳吓一跳,赶紧上前扶住了他,没让他跪下,许阳可受不起这么大礼。

其他中医的脸色更复杂了。

产科的那些医生和护士们看许阳眼神也不一样了,尤其是那些女护士们!

医生是靠手艺吃饭的,吹的再厉害不算本事,实实在在的疗效才叫能耐。许阳用针灸证明了自己,也证明了中医。

“让让!让让!”外面传来大呼小叫声,刘明达一边跑,还一边快速扇凉手上拿着的药。

刘明达冲进诊室的时候,脑子顿时一懵:“哎,产妇呢,去哪儿了?”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