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滞产(1 / 1)

这话一出,会议室里面众人都是一惊。

来的那医生赶紧说了一下情况,一行人立刻往下跑。

钱老今年都八十多了,腿脚不快,许阳和刘明达搀扶着他往外走。刘院长就在一旁。

这会儿也没人再有时间管那大姐了,大姐倒是被这群狂奔出去的医生弄得一愣一愣的,然后她也赶紧跟上去看热闹了。

来报信的那医生,边走边说道:“那俩夫妇是里香村的,昨天产妇在家临盆,一天了也没能生出来。”

几人心中都是一沉,完了,这是滞产了。

他接着道:“眼看着没辙了,他们才拉了一辆板车把人送到了乡卫生室里,乡卫生室打了助产素无效,一看治不了,就赶紧把人送咱们县医院来了。”

“赵医生跟他们说得要剖宫产,但是他们死活不同意。说是听说咱们这儿来了大专家,非得让大专家看看。”

众人皆皱眉,这年头医疗条件并不发达。许多农村人生孩子还都是在家里生的,请的也都是接生婆。只是没想到这会儿还出来一个滞产,这下子是遇上麻烦了。

“快走,快走,快去看看。”刘院长赶紧催促。

医院产房门口,赵医生都快被面前这个面容黝黑的精瘦男子给逼疯了。

赵医生几乎都用上了吼的声音了:“我跟你说,就产妇现在这个情况,必须马上送去做剖腹产,不然很危险的。”

只是那个黑皮男子揣着手,不停低着头走来走去,嘴里一直在念:“大专家来了没,大专家来了没?”

赵医生大声道:“我跟你讲,就算是钱老来了,也是会建议你剖腹产的。”

黑皮男子还是急的团团转,但就是不肯答应。

赵医生双手插着腰,都气的不行了。

刘院长一行人很快就到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刘院长忙发问。

那黑皮男子看了过来,急忙问道:“城里来的中医大专家呢?大专家呢?”

产妇躺在病床上,挂着吊瓶,就在诊室里,出门就是产房了,就是还没推进去。

那产妇在病床上大汗淋漓,精神疲惫之极,眼睛时不时开合一下。呼吸不顺,时不时打了个嗝,还有干呕。

钱老二话不说,赶紧上前查看。

许阳则是愣在当场,他大口喘着粗气。这一刻,许阳似乎听不见外面的声音了,但是他却能听见自己的粗重的呼吸声和剧烈跳动的心脏声。

他看着躺在病床上,几乎要晕厥过去的产妇。他的眸子越睁越大,呼吸声也越来越重。

“救命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爸爸,救命啊!”

许阳的脑海中突然回响起了这句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的话,而那个倒在地上的老人也在朝他无力地举起了手,用绝望的眼神在看着他。

“是你!是你,是你害死我爸的,你这个白衣屠夫!”恍惚间,许阳仿佛看见那个面容狰狞的女人朝着他冲了过来。

“啊!”许阳吓得浑身一颤。

“许阳,你怎么了?”刘明达摇了摇许阳的肩膀。

“啊?”许阳这才回过神来,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四周。

刘明达又问:“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我没事。”许阳忙摇头,然后赶紧上前查看产妇情况。

现在钱老在亲自做诊断。

许阳也赶紧看了过去。

他们这些年轻医生的脸色一时间都变得很难看。

他们医院也没产科,产妇生产也不会在他们医院进行,他们都没经历过这一出。

县医院里的年轻中医也有点懵,因为产妇生产也轮不到他们管啊。

生一天也没能生出来,这才送医院,这是急症啊。他们是中医,什么时候急症轮到他们说话了,一时间所有人心中都有点乱,不知道该怎么做。

只有刘明达和许阳还能稳得住一点。

许阳赶紧稳了稳心神,继续观察产妇。这产妇气逆不舒,精神疲惫无力,大汗淋漓,情绪烦躁不安。产妇形体瘦弱,发育矮小,舌质淡,面色苍白。

产妇老公黑皮男子双手抱在一起,紧张地看着钱老。

钱老又给产妇做了脉诊,他的神色也很凝重,他对产妇家属道:“这种情况,最好还是做剖腹产。”

“我不做,我们不做。”黑皮男子吓得脸色都白了几分。

产科的赵医生怒了:“为什么不做啊!再拖下去产妇和胎儿都会有危险的,到时候怎么办?我告诉你,剖腹产就是现在最好的选择。”

黑皮男子吓得摆手:“不做,不做,那人肚子上开一刀还能活吗?不做,不做,我们隔壁村有个大肚婆就是开刀死的!我们不做。”

赵医生顿时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刘院长也劝道:“剖宫产的手术风险不大的,而且你老婆已经一天都没生出来了,再拖下去真的会很危险的,我们建议你真的要选择剖宫产。”

躺在病床上的产妇也睁开了眼睛,语气虚弱,但是却很烦躁地说:“我不要剖肚子!”

产科赵医生一摊手,他无语了,他问:“那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黑皮男子小心地看着钱老,紧张地抓着自己的口袋,小心翼翼问:“大专家……中医有办法吗?我们都相信中医的,我们平时生病也是买一点草药吃的……不会要很多钱吧……”

他还没说完呢,产科赵医生就忍不住打断道:“你怎么想的?你们自己糊涂,别害了孩子啊。产科本来就跟中医没关系,这都难产急症了,中医能治急症吗?这不胡闹吗?真的是!”

“赵医生!”刘院长忙呵斥一声!

赵医生这才下意识捂了一下嘴,知道自己一时激动,说错话了。

中医们脸色纷纷有些不好看。

连钱老的脸色也沉了沉。

许阳皱着眉头上前,问钱老:“主任,产妇什么脉象?”

钱老看了许阳一眼,回道:“沉细之脉。”

许阳问赵医生:“赵医生,可以看一下产妇的检查报告吗?”

赵医生皱了皱眉头,把报告都递了过去。各项检查都做了,产妇家属就是不肯剖宫产,这事儿闹的!

许阳接过来看了看,发现产妇的胎位是正的,浆水以下,阵痛减弱,但就是生不出来。

刘明达也凑过来看了一眼。

刘明达对钱老道:“主任,产妇应当是气血虚弱,无力产子,要不试试送子汤?”

许阳对钱老道:“主任,要不试试针灸?”

黑皮男子也惊愕地抬起头,这会儿还出来两个选项了!

赵医生翻了个白眼,却是没说什么。

钱老看了看两人,又回头看了看后面跟着的那些年轻中医,他拿起许阳先前写的治疗方案,看了看下面的针灸治疗方案。

钱老把本子放下,看了赵医生一眼,然后对许阳说道:“救急之法,最快不过针刺!你去用针灸吧。”

“好。”许阳答应一声。

赵医生眼珠子都瞪大了,怎么还真治上了?这不捣乱吗!只不过钱老是大专家,他也不敢明说什么。

刘院长也好几次张嘴,然后又给闭上了,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钱老这一把年纪了,怎么还斗气呢!

钱老瞥了刘明达一眼,呵斥道:“看什么热闹,煎药去啊,不知道什么叫针药并重吗!”

“哦哦!”刘明达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跑去药房抓药了。

产科赵医生一摊手,无语地看着刘院长。

刘院长也很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大脑门!

这事儿闹的!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