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出事儿了(1 / 1)

刘明达拉着许阳往外跑,这两人昨晚上太晚睡了,没成想这一觉居然睡过头了。

刘明达都急疯了,拉着许阳往外噔噔噔地跑。

许阳一边跑,有些茫然地看着陌生的四周,他愕然问道:“这是哪儿啊?”

刘明达头也不回就道:“你睡糊涂了?这是郊县的人民医院啊!”

许阳顿时心中一惊,这是改剧本了吗?他忙问:“我们怎么在这儿了?”

刘明达一边跑一边大叫:“你真睡糊涂了?我们下基层医院对口支援三天,你今天就忘了?”

“啊?”许阳这才明白这是在干嘛。

许阳还是有点不明白,他问:“可是这跟钱老收徒有什么关系?”

刘明达拽着许阳狂奔,头也不回大声叫道:“我昨儿不是跟你说了?你这么快就忘了?院里一直在传钱老想在退休前再收个徒弟,这趟下基层支援表现最出色的就很有可能成为钱老的徒弟!”

“你没瞧这次选出来的年轻医生都是咱们中医妇科最出色的几个啊,快跑吧,要是这机会被严娟和赵伟抢去,咱俩非得悔死不可!”

两人紧跑慢跑,跑到了院子里面,院子里面挂着横幅,是欢迎他们这些专家来基层援助的。

两人接着往里面跑。

诊疗室外面围着不少人。

县医院也是有中医科的,县医院的刘院长也想着趁这次机会让他们中医科的年轻医生跟着这些中医专家锻炼锻炼,这次西苑医院来的中医专家可不少。

大家商量了一下,就让他们这些年轻医生共同对一个患者进行诊治,写出诊疗意见来,让钱老这些专家给他们上上课。

这事儿,昨晚上就说过了,只是许阳和刘明达这两个货居然睡过头了!

县医院中医科的年轻医生都诊治结束了,西苑医院的那两位年轻医生也弄完了,就剩这俩货了。

刘明达和许阳一阵狂奔,都快跑吐血了,才跑到诊室。

刘明达隔着老远就鬼叫道:“刘明达……许阳……前来报道!”

带刘明达学习临床的何云宇医生早在门口焦急地等着了,他见这两个王八蛋终于来了,他赶紧催促道:“快些快些,就等你们俩人了!”

“嗷嗷嗷……”刘明达嗷嗷叫着就拖着许阳闯进去了,许阳的胳膊都被他拽疼了。

两人跑进了诊室,所有人都在看他俩。

这俩货扶着膝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竟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可累坏了。

钱老看的有些无语,这两人搞什么鬼!

县医院的刘院长也看的好笑,这俩年轻人。

许阳抬头看一眼,所有人都在看他们,而现在也没人在给患者做诊治,难不成就剩他们俩了?

许阳又把目光挪到了钱老脸上,看着钱老这熟悉的模样,许阳心中也泛起了感慨的意味,终于又回来了。

钱老微微摇头,他道:“刘院长,要不我们先休息十分钟吧。”

刘院长忙道:“好,好,钱老您这边请。”

刘院长对钱老特别客气。

刘明达和许阳顿觉尴尬。

钱老看俩人一眼,哼了一声:“还不快去洗把脸,算什么样子!”

“是、是……”

刘明达和许阳来到了旁边的厕所,两人洗了洗手,又洗了把脸,这才终于把气喘匀了,心也慢慢定了下来。

许阳终于回过神来了,怎么感觉跟上次不是无缝连接啊?钱老怎么突然要收徒了,他忙问刘明达:“刘明达,钱老怎么突然要收徒了?”

刘明达小声道:“钱老年纪太大了,估计也治不了几年病了,所以想趁着现在再收最后一个徒弟,这可是关门弟子啊。”

许阳心中顿时有些激动,但同时他却是眉头一皱:“就收一个徒弟?”

刘明达道:“对啊。”

许阳看着刘明达,神情顿时一怔。那岂不是说自己跟刘明达只能有一个人能成为钱老的弟子?而前世,就是刘明达成为了钱老的关门弟子。

刘明达大大咧咧地拍了拍许阳的肩膀,说道:“没事儿,咱哥俩谁跟谁啊,甭管谁拜师了,另外一个人就拜他为师。到时候徒孙跟着一起学习,那总说的过去吧。”

许阳没好气道:“那你来当孙子吧。”

“去你的吧!”刘明达喷一句,然后赶紧挥挥手:“得了,进去吧。”

俩人又赶紧走了进去。

钱老看了两人一眼,说道:“这就是患者,你们俩对她进行诊断,然后把诊断结论和用药方子写出来就好了,这是对你们的一次考核,看看你们的水平怎么样。”

刘明达先上去对患者诊治,中医的诊治手段无非望闻问切四种,一番诊断过后,刘明达回来了,在病例上仔细地写了起来。

许阳看的眉头微微一凝,看刘明达这架势不简单啊。他上次回去之前,刘明达的水平就跟他差不多了,这次回来怎么感觉刘明达更厉害了。

许阳心中也感受到了巨大压力。

钱老翻看刘明达的诊疗意见,对许阳说道:“许阳,到你了。”

“是。”许阳答应一声,走上前去给患者做诊断。

一项一项仔细诊断过去,四诊合参,不可偏废。

医术从来都不是用来炫技的,医生诊断一定认真仔细,四诊合参的目的就是为了减少失误漏诊的可能。

许阳也诊断完毕了,在本子上写下自己的诊断,交给了钱老。

钱老也在看许阳的诊治意见,只不过什么都没说。

那大姐却是有些等不及了,她都在这儿待半天了,她焦急问:“不是我这到底什么病啊?我都纳闷半天了。”

钱老看着许阳的诊治意见,随口答道:“癥瘕积聚。”

旁边有几个年轻医生“啊”了一声,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刘院长也没好气瞪了这几个小年轻一眼!

而许阳和刘明达则是悄悄对视一眼。

钱老抬眼看了一眼这几个学渣,继续道:“为癥积,阴虚血热所致,病在血分。阴虚阳盛,血分积热,以致血热妄行。”

“火热面赤,头痛头晕,目花耳鸣,心烦失眠。月经量多色深,舌苔薄黄,质红有刺,脉象细弦……”

钱老还没说完呢,就被大姐打断了。

磨叽了半天,大姐很烦躁了,急躁地问道:“不是不是,大夫,什么积?我什么病来着?”

钱老回道:“就是西医说的子宫肌瘤,不过你等下最好去做个b超,看看到底有多大。”

钱老接着看许阳的治疗方法,除了三甲煎加减的方子之外,他还写了针灸的治疗,这就让钱老有些好奇了。

“什么?我有子宫肌瘤?”那大姐一下子就激动起来了。

钱老都没看完许阳的诊疗意见,就被那大姐吓一跳,钱老抬头看了过去。

那大姐拿起自己的包,不耐烦道:“原来是个子宫肌瘤,费了我这么半天劲儿,我走了。”

钱老纳闷问道:“同志,您不治了吗?”

那大姐站起来,起身要走:“治呀,哪能不治啊。可我是子宫肌瘤,我得找个西医做手术去呀。”

刘明达插嘴回道:“同志,我们也能治。”

那大姐翻个白眼:“得了吧,甭拿我寻开心了。您以为我是那些没文化的村里人呢?你们中医不是调养身体,治治痛经的么?这得开刀,你们可治不了这病,你们蒙不了我!”

房间内众人一听这话,顿时全无语了。

大姐挥了挥手,嘴里嘀嘀咕咕地说道:“得了,我还得去西医那边再查一遍,又得多花一次钱。废了我这半天时间,得了,回见,几位!”

大姐这就要出门。

突然间,门口冲进来一人,差点没跟大姐撞个满怀。

大姐吓一跳:“干嘛呢!你!”

那人却是没工夫理大姐:“院长,不好了,出事儿了!”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