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但愿世上无疾病(1 / 1)

其实今年的双黄连事件,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那事儿一出,铺天盖地所有人都在骂中医,我相信诸位的朋友圈肯定也有不少人在骂。

可这特么关我们中医什么事儿?这药是那两个研究所得出来的结果,这两个研究所里面有一个正经中医吗?

双黄连是什么药?中医管它叫劫剂,什么是劫剂,只管降热清毒,不问病邪来龙去脉,也不顾扶正祛邪,配伍非常不合理,完全没有中医思维。而且这个药里面全是苦寒药,非常容易伤人体的阳气。

今年的疫情属于寒湿之疫,用全是苦寒药的方子对付寒湿之疫?你找个成绩很差的中医学生他也能告诉你,这药用不得。

这就是没有中医思维指导下验药才会出现的问题。因为这药不顾人体,不辩证病情,只管清热降温,所以在实验室里效果特别好,所以才能通过药检,进入药典,做成中成药上市销售。

这个中成药在13年和14年药品不良反应检测报告上,分别位列第二名和第一名,所以这个药一直是给牲口用的多。而那些真正的好方子,却是通不过他们的药检。

而这事儿一出,没人骂那两个研究所,所有人都在骂中医。直接导致了中医对这次疫情的贡献,成为了笑话!后续网上发布的中医抗疫贡献,一片群嘲!

中医在此次疫情可以说是大展身手,甚至绝对可以像03年那样,成为中医复兴的一个契机,结果彻底泡汤了!连后来的莲花清瘟胶囊都没能救得了!

说句题外话,我写这本书的目的就是为了写真正的中医是怎么样的。后续我也会写到这次疫情,我会仔仔细细,非常详实,不偏不倚地告诉诸位。

中医在这次疫情里到底开了那些方子,去了哪些医生,用了哪些诊疗手段,起到了什么样的效果,而不是简简单单一句,总参与率和总有效率达80%以上。如果到时候被中医黑霸屏整个评论区,也请诸位铭记我的初心!

……

明心堂内。

陈夏又急忙问:“不接受检验,难道您不担心在应用于患者身上出问题吗?”

许阳反问陈夏:“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把西药用中医的评价体系来划分会怎么样。比如阿莫西林,属于温凉寒热哪一性,升降浮沉哪一特点,酸甘苦辛咸哪一味。你会听我们的评价和分类吗?”

陈夏摇摇头,没说话。

许阳道:“既然你们不听我们对西药的药理评价,为什么要我们中药来接受你们的药理检测?我这不是抬杠。”

“而是从一开始,你们从心里早就已经认为中药不科学,不正确,需要用你们那一整套药理研究来对它进行评价。”

“只有符合你们那套标准的中药,才是正确的,才可以用在病人身上。你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把中医和西医放在同等的地位上。”

对面几个人都怔住了。

马鹿喃喃道:“可是……可是……没有经过严格检验的药怎么可以直接给病人用?”

许阳道:“我们在几千年前就已经检验过了,跟你们不一样,你们是先做药理实验,然后在动物身上试,最后在人身上一次次试,出现问题再打回去,研制出来药物有一多半是要打回去的。”

“没错,你们很严谨。但我们却是跳过了之前所有步骤,直接在人身上做的检验,一直检验了几千年,也总结了千年的药理经验,这是直接从人身上得出来的。”

“结果今天突然你们来告诉我,我们在人身上试验几千年的药理经验是不对的,要先做体外研究,再给动物用,最后再在人身上试!”

马鹿问:“那如果你们中药在人身上是正确的,那为什么通不过药性实验,也通不过动物实验?”

许阳回答:“原因我也不清楚,既然你们的药通过了前面种种关卡,却在人身上翻车了。那我们的药自然也有可能在人身上管用,却在前面翻车。”

“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也许是科技发展的还不够,还不能发现。也许是二者理论天然不同,也许是人身上的奥妙吧!”

陈夏疑惑地问道:“那总不可能这世上存在着两个标准答案吧?”

“不,标准答案只有一个。”许阳往正在扭腰的马波室友一指:“答案就在他身上。”

马波室友正一边扭腰一边听得起劲呢,现在看到许阳指向他,他顿时一懵:“卧槽,这么重大的医学难题落到我身上了?”

大家都有些哭笑不得,这活宝。

许阳问道:“腰还疼吗?”

“啊?”他这才回过神来,他都快忘了这茬了:“哎,好多了呀,你看,我都能转过来了诶。”

他的那些同学也都是微微一愣。

马波也有些惊讶。

许阳回过头,对陈夏说道:“疗效就是唯一的答案。”

陈夏愣住了。

许阳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时间,刚好三十分钟,他过去取下了马波室友人中穴上的针,然后道:“去,那边趴下。”

马波室友趴在诊床上。

许阳又取了针过来。

马波室友大叫道:“卧槽,你别是想扎我屁股吧?”

许阳宽慰道:“放心吧,只扎你菊部。”

“哎哟,卧槽。”

“别动。”许阳压住了他,然后取了酒精棉在马波室友的膝后区消毒,然后道:“这里是委中穴!委中曲腘里,横纹脉中央,腰痛不能举,沉沉引脊梁,酸痛筋莫展,风痹复无常,膝头难伸屈,针入既安康。”

许阳用直刺法刺入15寸,他道:“强痛脊背泻人中,挫闪腰酸亦可攻,更有委中之一穴,腰间诸疾任君攻。”

“你们可以不信中医的经脉穴位理论,但在看到疗效的时候,请承认它。”

“我们不接受中药的西式检测,但是我们接受患者用药后的康复检测。治好了,那就是治好了。”

许阳拍了拍马波室友的屁股:“别乱动,留针30分钟。”

许阳走回来道:“我不反对西医,其实我很崇尚西医,因为你们一直在快速发展,而我们中医这么多年一直在退步,能治病的真中医越来越少,骗子却是越来越多了。”

“我很希望有一天,现代医学发展到一个很辉煌的地步,到那时候它能完美地解释我们所说的困惑。”

“如果真到了那一天,那就是现代医学彻底全面地超越中医的时候了,那时候,中医也可以进博物馆了,其实这也不是件坏事。”

对面几个学生又是一愣。

许阳微微一笑道:“但愿世上无疾苦,宁可架上药生尘,这是我们中医人的追求。如果真到那一天,那中医也就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但肯定不是现在。”

许阳看着几人道:“我能接受中医进博物馆,但绝对不是被打压消灭,委委屈屈的进去。我能接受的是它在轰轰烈烈、光芒万丈,真正发挥出自己价值的时候进入博物馆,因为那将是整个人类的幸事!”

对面几人全都被许阳的话给震住了。

陈夏也半晌都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眼前这医生的思想高度居然这么高。

张可则是怔怔地看着许阳,这一刻,她突然懂了。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许阳当初甘愿冒天大的风险去做那件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事情,去做那件差点毁掉他一生的事情。

因为他是一个医生!他是一个真正的医生!

……

最后,这群学生回去了,他们的交流采访结束了。马波室友在取针之后,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已经没什么影响了。

许阳又给他开了些理气活血的药。

而许阳在下班之前,却被张可叫住了。

“许阳,把你的微博账号密码给我。”

许阳问:“要……扣工资吗?”

张可微笑道:“不用!”

许阳也笑了,还有四年多时间才能第二次进入系统跟师学习,不知道张可需要运营多久才能帮自己抵消掉这些缓冲时间!不过,肯定比自己强了!

夜晚,三十万粉丝的医学科普博主“江医师兄”转载了许阳的微博,并付文:“感谢许医生的指导与教诲,这是我认识的第一位真中医!也是值得我敬佩和学习的一位真中医!”

马波回到寝室之后,删除了他之前所有质疑中医的评论和发的微博,他重新发了一条微博:“我为我的无知而道歉,也为我伤害过的所有中医道歉。从今天开始认真学习医术,做一个真正的医生!”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