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同学,你的腰也出问题了(1 / 1)

这话一出,连陈夏手上拿着的拍摄器都忍不住晃了一下,幸亏这是防抖动的,要不然画面都没法看了。

而马波的脸色也逐渐变得精彩起来。

他们来的这几人也全都傻了眼。

尤其是后面那俩女同学都捂着嘴笑了起来。

而马波的室友则是压根没忍住,立刻哈哈大笑。

马波脸都绿了:“你……你……你别胡说啊……我……我可没有!”

许阳摇了摇头。

张可也有些忍不住,她调笑道:“哎呀,现在年轻人真是精力充沛啊。”

马波都快疯了:“我……我……我没有啊。”

陈夏也有些惊疑地看着许阳,他把拍摄器对着许阳的脸,问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其他同来的几个医学生在笑完之后,也同时错愕,对呀,他是怎么知道的?他刚刚可什么都没问啊,就单纯把了个脉,这么厉害?

连马波自己也回过味来了,也很震惊地看着许阳。

张可看着许阳,一双美眸闪着异彩,果然不愧是许阳,都还没问什么呢,一出手就把这帮来找茬的人给镇住了。

许阳则问小胖子马波:“要不要让你的同学们回避一下?”

马波一愣:“为什么要回避?”

许阳道:“不管你们的来意是什么,到了这儿,挂了号,你就是我的病人,我们需要保护病人的隐私,所以……要不我们俩去里面的诊室聊?”

马波顿时神情一滞。

他的室友最先调侃道:“大波,你别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马波争辩道:“我才没有呢,我各方面很健康。”

马波对许阳道:“你少忽悠我,你们中医这一套我是不会相信的!还去里面,我看你就是心虚吧,你别是想在里面威逼利诱我吧?”

许阳顿时无语。

马波道:“我就在这儿看,你看出什么来了,直说就行,不用藏着掖着。你就把他们当成我家属就行,我不用避讳他们。”

许阳问:“你确定?”

“嗯!”马波重重点头,他可不信许阳能看出什么来,这儿摸摸,那儿看看,什么都没问,能看出个屁病来啊。

至于说他看两三个人演完的那种小电影,这特么的还用说,哪个男生寝室不看这种东西啊?

这算什么医学?

中医就是大忽悠!

马波轻轻一哼,一眼就看穿了许阳的所有套路!

许阳摇了摇头,道:“行吧,那我直说?”

马波道:“你看出什么来了,直说就行!”

许阳道:“你的脉象为沉细无力之脉,沉脉主里证,细脉主虚亦主湿。《频湖脉学》中云‘细脉萦萦血气衰,诸虚劳损七情乖,若非湿气侵腰肾,即是伤精汗泄来。’”

“又云‘寸细应知呕吐频,入关腹胀胃虚形,尺逢定是丹田冷,泄痢遗。精号脱阴。’刚才查你寸关尺三部,尤以左手尺部为细。左尺细,主证泄痢、遗、精。”

“你又是细小无力之脉,主证脾肾阳虚气虚,症见心悸、气短、自汗、乏力、泄泻、阳、痿、腰膝酸软等。”

马波都听傻了,尤其是最后那两个字出来。

其他同学面色也精彩了起来。

举着拍摄器的陈夏也呆了一下,感觉是个大新闻啊。

马波立刻争辩道:“我可没有啊,你们这些脉象都是假的,都是你们臆想出来的。这是脉搏,这是血液的流通循环……你胡说八道你!”

马波急了。

许阳却是冷静地说道:“我有没有胡说,你最清楚,因为病在你身上。”

马波顿时一怔。

陈夏抓紧问道:“许医生,你单凭把脉就看出来这些?”

许阳道:“当然不止把脉,他舌象为舌质淡嫩紫,舌苔薄白,症见畏寒肢冷,阳、痿早泄,头晕耳鸣,小便频数,腰膝酸软,精神疲乏!”

马波已经听呆了。

陈夏也是一呆。

许阳指了指自己的颧骨:“两颊颧骨附近为肾区,气色灰暗、灰褐,主长期房事劳伤。”

马波下意识伸手挡住了自己的颧骨。

许阳接着道:“眼睑晦暗多属肾虚。”

马波又是手一抖,伸手往上摸自己的眼睛。

许阳又道:“人中灰暗失荣,无光泽,主肾气虚寒,多见于阳、痿。”

马波彻底呆住了。

许阳道:“单凭一样,自然无法断定病证,中医治病讲究四诊合参,不可偏废。今日诸症皆明,为房事操劳所致,过于伤肾,他既然没有过女友,那想来是自己解决导致的。”

“怎么样,你这一套检查在医院里做,估计要几百块钱了。我这里只要二十,还能进医保,还嫌贵吗?”

马波闹了个大红脸:“我……我……我……”

张可插嘴道:“你要死不承认就没意思了,这位同学,你拍着也没劲儿吧?”

几人都扭头看马波。

如果这地面上有条缝,马波真想钻进去,不活了,他,关键特么的一起来的还有俩女同学啊。

他感觉他现在不是先要治肾虚,而是先要去看心理医生!

这一刻,他脑海中浮现出四个大字。

“公开处刑!”

许阳微微摇头,他道:“放心吧,不影响你找女朋友,肾无实证,全是虚证。男人嘛,基本上都有些肾虚的。”

“嗯?”马波的室友和陈夏脸色顿时古怪了起来,男人可不会承认自己虚!

马波也有些错愕,他没想到许阳竟然还帮他说话了。

许阳道:“你年纪尚轻,要懂得节制。克制一段时间之后,就会慢慢好转的,少吃些寒凉之物。如果用药的话,会好的更快些。”

马波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室友又凑过来,悄咪咪道:“哎,大波,你桌上那瓶撕掉标签的药是不是六味地黄丸啊?”

马波倒吸一口凉气,他想打死这个混蛋!

陈夏也回头看去,马波不是个中医黑吗?怎么还吃中药?

张可也无奈摇摇头。

许阳道:“吃错了,六味地黄丸是吃肾阴虚的,你是肾阳虚,肾精亏损,吃错药了。”

马波一愣:“真的吗?”

他室友大叫:“我靠,那瓶真的是六味地黄丸啊?”

马波急了:“我要杀你灭口。”

马波抡起拳头,就想锤死这个王八蛋。

他室友赶紧躲,这一闪,他却叫了一声:“哎哟。”

然后捂住了自己的腰。

许阳看了看,道:“这位同学,看来你的腰也出现问题了。”

他室友脸顿时绿了:“我可没有啊!”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