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中药的问题(1 / 1)

这一个大礼包确实让许阳有些错愕。

他也没想到浓眉大眼,一本正经的系统居然喜欢这调调。

许阳摇摇头,有些无奈,这系统还真是让人有些捉摸不透啊。

许阳抬头看了看张可,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怎么感觉张可的画风跟系统这么搭呢?

许阳稍稍思索了一下,决定还是在微博上解释一下,毕竟现在对中医了解的人太少了,各种乱七八糟的推论也都臆想出来了。

许阳打开手机,编辑微博:“前面发了一条微博,谈到了中药问题,也看到了某些人的揣测,这里科普一下!”

“经常听人说中药药力下降是因为环境污染了,人工种植了。一般说这话的,都是不懂中医的人。”

“那么这些因素会不会影响到药材的药力,会!但是影响很小,并不是最关键的,因为古人也是人工种植药材的。最关键的是产地和年份还有培育方式,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

“有些药材,只有在某一个产地,才有最好的效果。这个可以推论到某些水果和蔬菜上面,荔浦芋头就是味道好,怀山药才可以用作中药药材,药用的陈皮就得选新会的。要保证药效,必须要选用道地药材!”

“另外就是年份和种植方式,你养三四个月就出栏的吃饲料的猪,跟养足一年才杀的吃粮食的年猪,那味道就是不一样!为什么饮食上简单易懂的道理,放在中药上就不能理解了呢?”

“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那就是药材炮制问题。大多数药材都是需要炮制后做成饮片才能使用的,往往这个炮制却经常出现大问题。”

“举个简单例子,附子,这是纯阳的药物,通行十二经脉表里内外无所不至,为回阳救逆第一药也,也是火神派的命根子。火神派素来以敢治大病重病,危病急病所著称。”

“尤其是在患者亡阳暴脱,脉绝欲亡之时,大剂量的附子能在最关键的时候斩关夺门,破阴回阳,行雷霆霹雳之法,于生死顷刻之间挽救患者性命!”

“但是前些年附子产量大降,火神派一众大佬亲自去了江油产地查看,却发现其炮制有个非常大的问题。”

“附子被称作是过夜烂,挖出来第二天就烂了,所以药农都会把附子泡在胆巴液(氯化钙)里面,方便随取随用,慢慢炮制。”

“胆巴液是阴寒之物,而附子却是纯阳药物,寒热互消之下,附子的阳热被消耗完了,直接成药渣了。然后这药渣却被做成了中药饮片送到了各个中医诊所,这还能治什么病?而且因为蓄积了大量的胆巴,患者吃了不仅无效,反倒会肠胃不适!”

“许多学者教授也做了各种研究,什么乌头碱啊,笨甲碱,什么乱七八糟各种成分,泡了几个小时之后,变成多少了,最后结论是胆巴液泡附子很科学!”

“这是中医吗?这不是中医啊?为什么现在中医越来越没落,你用这种理论来指导中医,来指导中药,能行吗?这是一回事吗?”

许阳随手就发出去了,他也微微叹息一声,有问题的不只是附子这一味药,许多中药在炮制上都有重大问题。

黑心药商自古就有,中医跟黑心药商的斗争足有千年了,并不是现在才有。

中药的问题,现代跟古代的区别不大,我们无法保证药商的良心,但至少你药典要靠谱啊!

后来火神派也是被逼的没法子,直接揣了大一笔现金专门找了个药厂定制,包下一批药农,严格按照他们的要求进行种植和炮制,每年做一两吨供给他们使用,这才算是保住了火神派的命根子。

只是中医的问题又岂止是一味附子而已啊?

张可抬头问道:“怎么了?你为什么叹气啊?”

许阳摇摇头:“没什么,只是有些感慨。唉,想要振兴中医,还有许多的路要走啊。”

张可看着许阳,美眸中异彩连连:“你的志向真大!”

许阳却道:“先做好自己吧……”

许阳低下头,准备放下手机看书,却见微博提示有人回复。许阳点开微博一看,又是那个中医黑杠精马波波波。

许阳皱起了眉头,点开他的评论观看。

马波波波:“卧槽,你们中医真是害人不浅!你不知道附子里面的乌头碱有毒的吗?你们滥用乌头碱,尤其什么所谓的火神派,你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吗?”

“乌头碱对人的神经系统和消化系统都是有损害的,长期服用损害更大,肝肾都会出现损伤!你可别告诉我,你们就是靠着这玩意以毒攻毒啊!”

许阳鼻头重重呼出一口气,特么的,这中医黑是杠上他了吗?

“怼死他!”声音突然在许阳耳朵旁响起。

许阳吓一跳,扭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张可居然来到了他的身边,还弯下腰贴着他的肩膀在看他的手机。

“你干嘛?”许阳问道。

张可道:“我看你在干嘛?你以前可不喜欢玩手机的,原来是在玩微博啊,遇到中医黑了吧?”

“滴……请传承人有力回应质疑,将获得加倍奖励。”

许阳抿了抿嘴,只要是中医黑出现的场所,系统可能会迟到,但肯定不会缺席。

许阳问张可:“那你说该怎么回应他?”

张可想了想,道:“这……就不适合抖机灵了,最好能有真凭实据,让他无话可说。”

许阳问道:“什么真凭实据,要拿医案吗?”

张可却道:“中医黑能信你的医案吗?”

许阳又问:“那该怎么办?”

张可微微一笑道:“喝给他看!”

……

江滨医科大。

小胖子马波把手机一扔,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微笑,他总算把这个中医给辩论倒了,他都以为自己说不过这个中医了,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说附子,这特么不是自己找死吗?

马波嘿嘿一笑,然后去抖音上看小姐姐了。过了半个小时,拿起手机点了个外卖。又过了大半个小时,外卖才送到。

马波掀开外卖盒子,右手拿筷,左手拿手机,这是当代大学的吃饭的标准动作。马波随手点开微博,却看见许中医又发了一条微博,是一个视频。

马波顿时一怔,他点了开来。一个男的坐在了桌子后面,戴着口罩,看不清楚他的样子。

这就是许阳,许阳不想露脸,所以戴了口罩。

他坐在诊桌后面,说道:“刚刚有人说中医的附子有毒,那么我也回应一下。药典的现行规定制附子的用量是3-15克,我这里称了20克,已经超过药典规定用量了,大家可以看一下电子秤。”

“现在我就要把这些附子煮了喝。”许阳把附子倒进了煎药壶里面,开始煮了起来:“以往我们用附子,会在方子里加入甘草以监制其毒性,保留其药效。”

“但是今天,我只单纯尝附子。”视频显示加速,文字提示一个小时后,许阳把药倒了出来,说:“先干为敬。”

说完,许阳稍稍掀开了一点口罩,露出嘴巴,然后他仰头全给喝了。

此时,有个女声旁白插了进来:“网络前的小朋友们,千万不要模仿哦,因为叔叔是练过的。”

到此,视频结束。

而马波彻底看呆了,手上的筷子都没拿稳,掉了下来,他都懵了:“卧槽,哥们你也太狠了吧?”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