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补土伏火(1 / 1)

中医诊断是要求四诊合参的,为什么呢,就是为了减少失误,万一你诊脉诊错了,也可以从其他几样上面发现不对劲。

像许阳先做了其他几样诊断,然后用结论来做问诊,这样是很容易翻车的。

那么许阳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还不是因为患者对他们已经不信任了,他得亮一亮本事,取信于患者。

那么许阳为什么敢这么做呢,一个是因为之前被钱老训练过一整年,经常被要求去掉问诊之后,做出诊断意见来。

他有这个经验,也有这个水平。

另外很重要一点,那就是宋强帮助了他。这种病,西医叫口腔溃疡,中医叫口疮,中医认为导致口疮的,无非是心、脾、肾三脏。

宋强之前已经给许阳去掉了两个错误选项,许阳翻车的概率就大大降低了,所以他是有这个把握的。

只是没想到宋强已经去掉了两个错误选项之后,他特么的还是翻车了。

张司机已经被许阳的本事折服,再不敢轻视许阳,这个年轻医生可是一句话都没问过他,就能准确地说出他这么多症状,这可太厉害了。

张司机问许阳:“他说的是真的吗?”

“额……”许阳沉吟一下:“不……完全是……”

“啊?”宋强顿时一愣。

他小姨子噗嗤一笑。

宋强顿时就尴尬了。

张可也无奈摇摇头。

许阳也很无奈啊,他是想帮宋强兜一兜的,所以只说了是脾胃问题。宋强好死不死地非要说泻黄散,那特么是治脾胃伏火的。

自己说了半天的症状,全是脾胃虚寒的。你没听见患者吃了冰凉的东西,肚子会不舒服吗?

许阳真想拎着宋强的耳朵,问:“你特么聋啊?”

“哼!”张司机一声怒哼,瞪了宋强一眼。

宋强顿时又尴尬起来了。

张司机吐了两口气出来,也没再跟宋强置气,反倒是认真地问许阳,他算是看出来了,眼前这个小大夫是有真本事的。

张司机问道:“医生,我这口腔溃疡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反反复复六年了,好了又发,发了又好,一年到头没几天是清净的。”

“你都不知道我这满嘴泡有多难受,我是吃也吃不了,喝也喝不了。我喝热的,嘴巴受不了;我喝冷的,肚子又受不了。你让我怎么活啊!”

张司机有些激动了起来。

许阳忙宽慰道:“你先别激动,慢慢说,你这口疮最开始是怎么样的?”

张司机急切道:“最开始还行,就几个月发一次,有时候一个月就会来一次,反反复复的,那时候吃黄连上清片,还是很管用的,口腔溃疡一下子就下去了。”

“后来就没用了,我吃了也不管用啊,我再又去医院看,给我开什么什么维生素,什么消炎药,吃了倒是有效果,可是也还是反反复复,好了没多久又复发了。”

“我都被折腾死了,你都不知道,我现在连鸡蛋都不敢吃,我都是吃鸭蛋,白天泡的也都是菊花茶,我特么连枸杞都不敢加呀!”

许阳压了压手,说道:“口腔溃疡呢,中医把这个病叫做是口疮,引起口疮的,主要是心脾肾三个内脏。”

“我们老是说上火,上火呢,也有实火和虚火,有阴虚火旺,也有虚寒阳浮,还有其他好几种。一般来说,口疮最开始是实火,什么是实火,那就是火多了,你把火给打下来就行了。”

“所以一开始,黄连上清片是管用的,但是如果没有治好,病情会开始传变,会由实火转变成虚火,这时候再用黄连上清片就不管用了,再用的话,这些苦寒药就会伤到你的胃气了。”

“所以你的脾胃虚寒也可能跟你吃了过多的苦寒药有关系,再加上你的饮食不规律。开出租车的,总不可能按时吃饭吧?”

张司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嗨,我们开出租的,都这样……都这样……”

许阳道:“饮食不节,也易伤脾胃,所以你的病情又进一步传变了。而你在这个时候,却还以为自己的口疮是上火,你越吃寒凉的东西想把火降下来,结果却是越吃脾胃越伤,脾胃越寒,越会导致口疮久治不愈。”

张司机结结巴巴道:“可……可为什么会这样?上火了,我吃点凉的东西,不对吗?”

许阳解释道:“上火,也有虚实之分,中药是一定要对证下药,才有效果的。如果吃错了,是很有可能会加重病情的,并不是见火就降火。”

宋强脸色有些尴尬了起来,他可不就是见火就降火么?

同时宋强也对许阳有些恼怒了起来,这小子怎么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留?他不会真的想把自己给赶走吧?

许阳又道:“刚才说了,心、脾、肾三脏与口疮紧密相连,明代的薛己在《口齿类要》里面说:‘口疮,上焦实热,中焦虚寒,下焦阴火,各经传变所致。’

“上焦实热,多是因为心经火热或者心脾积热,心开窍于舌,直接会导致你的口疮,所以这也是宋医生会给你开导赤散的原因,也是想为你降心火。”

宋强一愣,嗯?

张司机也扭头瞥了瞥宋强。

许阳接着道:“我们肾脏五行属水,肾水能上济心火,如果一旦我们肾水少了,这叫阴虚,就无法克制心火了,所以就会导致口疮,这也是为什么宋医生给你开知柏地黄丸的原因。”

宋强怔怔地看着许阳。

许阳道:“其实宋医生没有乱开药,只不过你的病情比较隐秘,宋医生没有辩证正确。”

张司机喃喃几下,有些呆了。

许阳道:“最后一个就是脾,脾胃开窍于口,若是脾胃伏火,当然也会导致口疮。不过你的原因却正好相反,你是因为脾胃虚寒。”

张司机一愣:“这怎么相反也会这样,我都寒了,也会得口腔溃疡?”

许阳点点头:“没错。元代的朱丹溪在《丹溪心法》中说:‘口疮服凉药不愈者,因中焦土虚,且不能食,相火冲上无制,用理中汤。’”

“理中汤……这是热药啊……上火了也用热药?”宋强有些茫然。

张司机没懂:“什么意思?”

许阳解释道:“我们身体里面有君火和相火,君火藏在心内,像一个太阳一样,高高挂起来,有了太阳,万物才能生长、孕育和收藏,我们体内也一样。”

“相火一般认为藏于肝胆肾内,但是其根源在命门,也就是肾内。在相火上面,有脾土,有肝木,你看为什么南北极没有植物啊?因为太寒了。相火藏在土下,温热之力能促进万物生长。”

“你可以把它比作是农村冬天烤火用的火盆,火盆里面炭火很热吧,你得往上盖一层厚厚的灰,才能压住它的火热,不那么烫。”

“但如果你的灰盖的太少了,那火热之力不就蹭的一下就上来了?这就是你的脾胃太虚了,土不伏火,相火冲上没有了制约,一下子就导致了你的口腔溃疡了。”

“哦!”张司机终于听明白了。

其他几个人也明白了。

宋强的小姨子也惊叹道:“哇,你好厉害呀!”

张可立刻皱眉盯着这个女人。

宋强也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张司机问:“那药怎么治呢?”

许阳道:“刚才说了呀,用温中汤。你的病机在于中焦虚寒,用温中汤健脾温中,中焦建运,元气充沛,脾胃得暖,肾中的虚火浮阳自然可以得到潜藏,这叫补土伏火。你的口疮也就好了。”

“好,那我就再试一次。”张司机点了点头。

“可可,抓药。”许阳大喊一声。

“好嘞。”张可忙答应一声。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