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我的托儿也来了(1 / 1)

宋强装模作样地站起来,右手握拳在嘴边轻轻咳了一下,道:“女士,您好,我就是宋强!”

门口的女人看着许阳的脸,说道:“哇,原来您就是宋强医生啊,我是在我朋友那里听说您医术高明,所以特地慕名前来。”

宋强嘴角抽抽,你特么的聊天能不能看着我聊?

见人家是来找宋强的,许阳也就没管那么多了,继续坐下来看书。

张可撩着一群小妹妹还抽空抬头看了一眼那女人,搞什么鬼?宋强也来回头客了?这是找他治病的还是推拿的?他不是只有推拿按摩的回头客吗?

宋强忍着不满,对那女人道:“既然是这样,那就快进来吧。”

那女人这才念念不舍地走进来,一步三回头,时不时扭头看一眼许阳。

可惜,许阳压根没鸟她,他的注意力全在书上呢。

女人在宋强对面坐了下来,显得有些无精打采的。

宋强大大咧咧地对女人说道:“来,把手伸过来,我来给你诊诊脉。你别说话,也不要说自己有什么病,我诊完了之后,我再跟你说,你就说我说的对不对就完事儿了。”

这话一出,连在看书的许阳的都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宋强见许阳回头看他,他轻轻地哼了一声,略带得色地昂起了头。

宋强伸手诊脉,定住了那女人左手寸口脉的寸关尺三部。

手刚搭上去,还没个放屁的功夫呢,宋强就开始说话了:“嗯……你这个脉象啊,是濡脉,沉濡之脉,小姑娘你气血虚弱啊。你晚上睡觉失眠吧?”

女人赶紧点头:“嗯嗯嗯嗯……”

宋强道:“对嘛,气血亏虚,你这气血少了,血不养心啊,而心主神明。所以你晚上才会睡不好啊,而且有可能心悸哦。”

女人做惊叹状:“哇,宋医生你真的好厉害啊,真的说中了。”

宋强面露得色:“那是!而且你肯定会感觉很累吧,经常疲惫,其实也是你气血亏虚导致的。”

女人问:“能治吗?”

宋强大大咧咧道:“能治,放心,简单,效如桴鼓嘛!”

许阳则是眉头大皱,他观察了一下这女子的面容,做了个面诊,这女人面色红润,明显不是气血亏虚的样子啊。

气血亏虚,要么面色萎黄;要不面色胱白,唇淡,就跟昨天的小章鱼似的;要不就是面色发青,有肝病导致气血亏虚。

这女的不像啊。

而且宋强刚搭上脉就出结论了,神仙啊?

还不等许阳怀疑清楚了,却听见门口有人一声爆喝:“小姑娘,你少听这个庸医胡说八道!”

这声一出,诊所内几人全都看了出去。

这一看,几人神色都是微微一怔,这人他们还真认识,就是前几天找宋强治疗口腔溃疡的那个中年男患者。

诊所内几人神色都变了变,这铁定不是回头客了,而是来找茬的。

张可都没工夫撩妹了,她有些慌乱地站了起来,这是她第一次遇到医疗纠纷。

宋强咽了咽口水,脸色有些不好看,他也没兴趣再装逼了,赶紧说道:“张先生,你可别乱说话。”

这位患者姓张,是他们县里的出租车司机,江湖人称张司机。

张司机大步迈进来,鼓着嘴怒气冲冲骂道:“就是你,胡乱给我开药,我现在口腔溃疡更严重了!”

宋强一愣:“导赤散没用吗?”

张司机喷道:“废话,有用我还来找你啊?”

宋强被噎了个够呛。

找他看病的那女人也有些紧张了起来。

宋强也有些迷啊,按照一般的套路和惯例来说,自己没给他治好,他不就骂两句街,然后再也不来了么。甚至再也不相信中医了,甚至变成中医黑了。

这哥们怎么还上门来找茬了,宋强别的本事没有,处理这种危机事件,他还有点忽悠的能耐的。

他道:“张先生,话可不能这么说。第一,没有哪个医生能保证一定能治好。第二,你也没证据说一定是我的药不对证啊。”

张司机怒了:“怎么就不是了?我告诉你,我另外找医生看了,人家就是说你在乱治。再说,药不好也就算了……还非要给我推拿,你这不是乱收费吗?”

宋强一愣,我靠,他居然在推拿上翻车了。

许阳也有些无语,你当自己是装修公司啊?一天到晚乱增项?

张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宋强咽了咽口水,道:“推拿……还不是为了帮你舒坦筋骨嘛,你不是还挺舒服的嘛。”

张司机道:“那你也不能乱来啊!乱给我开药!”

宋强问道:“怎么是乱治,哪个医生告诉你的?再说了,他给你开药了吗?”

张司机点头:“开了。”

宋强又问:“那你吃了好点没。”

张司机顿了一顿,才摇头:“没有。”

宋强顿时来劲儿了,他一拍手:“对嘛,那怎么还能赖我呢,他不是也没治好你嘛。还说我的药开的不对,我看分明就是他的药不对,影响我的药的疗效!他就是为了推卸责任,所以才冤枉我!”

许阳和张可同时一愣,我去,逻辑鬼才啊!

那张司机也被宋强唬的一愣一愣的,感觉好像说的也没毛病啊。

宋强语重心长道:“中医是治本的,但就是见效慢一些,你也不想一直口腔溃疡对不对。所以还是得吃中药,这样吧,我再给你开一点,这次吃了肯定没问题。”

“最开始开了知柏地黄丸……不是阴虚火旺。导赤散也不对,那就不是心经火热……不是上焦,也不是下焦,那就是中焦了。对,没错,你就是脾胃伏火!”

宋强一下子就自信了:“胃开窍于口啊,你口腔溃疡,肯定是因为有胃热啊,我给你清一清就好了,吃点泻黄散!”

张司机本来还被宋强唬的一愣一愣的,本来都快给宋强给忽悠住了。结果一听这话,他立刻炸毛了:“合着你跟我来排除法呢?”

宋强忙解释:“不是这意思……”

张司机大怒道:“不是个鬼,你就是个庸医。就是你给我乱开药,开好几次了,让我越吃越差!还强逼我做推拿,现在还想用排除法来给我治病?”

“你们把我当什么了,当成你们的试验品吗?一样一样来试吗?我告诉你们,我要去举报你们,我还要去媒体爆料,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们是黑诊所。”

众人闻听,脸色皆是大变。

这样一闹,那明心堂可就真的要毁了!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