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阴阳转换之枢机(1 / 1)

许阳见几人压根听不懂,他直接将难度降维到幼儿园级别:“就是说健康的人受风寒是先在体表,我们的体表是有第一道防线的。”

“但是气血虚弱之人,第一道防线没防住,病邪直接进来了,第二道防线就在这里了,我们体内的正气与邪气开始做斗争了,要防止邪气直接从表入里,正邪相争结于胁下,所以胸胁苦满。”

“因为少阳经属于胆经,所以外邪来到了胆腑之处,寒邪入里化热,到少阳经,就成了邪热犯胆腑,胆热上炎,所以导致口苦咽干。”

“此时正邪相争,胆腑为之侵犯,因此胆气不抒,以至于不能疏泄胃土之慵滞,导致不欲饮食。而且肝胆互为表里,胆病也会影响肝气不舒,导致胁下胀满。”

“而肝胆气郁化火,木旺则乘土,横逆犯胃,胃失和降,胃气上逆,造成了呕吐或者干呕的症状,且会导致腹部疼痛,这就是邪在高而痛在下。这就是少阳病的症状,病邪在半表半里。”

高细雨的老公还是没听懂。

高细雨则是明白了一些,她问:“这跟我例假有什么关系?”

许阳答道:“妇人中风,七、八日,续来寒热,发作有时,经水适断,此为热入血室,其血必结,故使如疟状,发作有时。”

“我刚才说了血弱气尽,你们妇人什么时候容易血弱气尽,那就是例假的时候,还有就是产后,皆为血室空虚,容易被外邪所犯。所以我刚才问你之前例假时候有没有感冒过。”

“哦。”高细雨点点头:“可是我肚子不疼,胸肋也不胀满啊。”

而高细雨的老公还是一脸懵逼。

许阳道:“妇人血室空虚之时,易被外邪侵犯。同时,血弱气尽,热入血室,血室亦循少阳经,所以你是热入血室,不是结于胁下。不过你这也是少阳病,病邪在半表半里之间,所以你也有上面说的一些症状。”

高细雨问:“那为什么我会怕冷,然后又发烧,又退烧?”

许阳道:“少阳病的一个特点就是往来寒热,为什么呢,因为邪气与我们体内的正气相互搏斗,双方力量差不多,互有胜负,一旦邪气赢了,病会往里传,邪胜则发热。”

“若是我们正气胜了,邪从表走,就会恶寒,太阳病都会恶寒,所以这是往来寒热,如果双方势均力敌的话,那就不会有症状,所以这叫休作有时。”

高细雨的老公本来是不信许阳的,但是听着听着……虽然听不懂吧,但是感觉很厉害,很有道理的样子,古文一句又一句的,他之前认识的风水大师也是这样的:“我好像也有点明白了。”

许阳又道:“不,你没有。”

“啊?”高细雨的老公顿时一怔,他突然觉得许阳更欠扁了,这次不是因为颜值。

许阳解释道:“妇人经期,热入血室,所以会在经水适来适断的时候发病,平时你正气旺盛,双方势均力敌,没有症状,可一旦经期气血虚弱,邪气就来作怪了。所以这就是你一到经期就会开始发烧又退烧,续来寒热如疟疾一般的原因。”

高细雨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许阳道:“这还算是轻症,若是更重一些的话,就会变成昼明而暮则谵语,如见鬼状,白天清醒,晚上胡言乱语跟见了鬼一样。”

高细雨脸色突然一凝,原本高冷艳丽的面孔竟然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一直觉得自己像中了邪一样,没想到还真有这种中邪的表现?

高细雨的老公也有点吃惊:“这……真的吗?”

许阳宽慰道:“放心吧,你们一般到不了这个情况的。”

高细雨的老公又问:“能治吗?”

许阳回道:“能治,两千多年前就能治了。”

“哦。”高细雨夫妇这才放心。

高细雨咽了咽口水,又问:“那为什么我晚上开始发烧,然后后半夜又退烧了呢,每天都是这样。”

“额……”许阳顿时一滞。

高细雨小心地问:“你也不知道吗?”

许阳皱起了眉头……

高细雨的老公脸色亦是很难看:“不会真是中邪了吧,不然怎么半夜后反而自己会退烧呢。”

这话一出,高细雨的脸色更难看了,脸上倒立起来的鸡皮疙瘩也在微微颤抖。

高细雨的老公问:“要不要我们去找个驱邪的大师看看?”

张可则是在盯着许阳看,他还能解释出来吗?

宋强也是一脸懵,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我……”高细雨一时间有些乱了方寸。

许阳下意识地抓了抓自己的手,脑子里面急速转动着。

高细雨的老公道:“老范之前跟我说过有个风水大师很厉害的,要不我们去找他看看?”

“不用,不是中邪。”许阳突然喊了一声。

大家又都看向了他。

许阳看着两人道:“少阳胆经,居荣卫之内,脏腑之间。少阳经为阴阳转换之枢机,入里则为阴,出则为阳,此经脉一病,就会导致阴阳不和,阴郁则恶寒,阳郁则发热。”

“一年之内有阴阳盛衰。一日之内,也有阴阳盛衰。子时为阴最盛的时候,但却也是一阳初生的时候,随后阳愈盛,阴愈衰,所以你的发烧在子时之后会逐渐消退,后半夜就自己退烧了。”

“在午时,阳最盛,但是一阴初生,随后阴越盛,阳越虚。到了傍晚之后,你就开始发烧了,一直会发烧到子时左右。”

说完这些,许阳也松了口气,这些是古中医学的知识。阴阳升降盛衰和五运六气,现在都被视作是封建迷信了,很多学校都不教了。

许阳也是在课外拜读过《圆运动的古中医学》,再加上在西苑医院里一年多的所学,相互印证才得出准确的病因。

高细雨的老公听得有点懵:“这么神奇吗?”

张可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宋强也听得有些惊奇。

许阳道:“其实中医一点都不神奇,这只是人体和自然的规律罢了。以前有个病案,有个小孩偷偷跑去上网,一连包宿三四天。少阳为阴阳之枢机,他的生活作息伤到了少阳,枢机不利。”

“后来一到子午阴阳转换时分就会昏迷,非常准时,没有缘由,甚至老师上课都不看钟表,直接看他了,他一晕,那就到点下课了。

“家里人也带他去大医院查过,什么都查了,可什么都查不出来。都说是怪病,没办法了,后来找中医碰碰运气,吃了两三剂小柴胡汤就好了。”

“这事儿还被一些科教栏目拿去做成了素材,弄了好几集的诡异连续剧。还有些人午时牙疼,过后就好;子时磨牙;还有人一到节气交替之时就无故眩晕,这也是枢机失利所致。”

听到不是中邪,高细雨神情也放松了不少,她问道:“那要怎么治啊?”

许阳答道:“都是一样的,半表半里的治法在于和;枢机失利,阴阳失调也在于和解,都是以小柴胡汤主之。”

高细雨问道:“我也是吃这个药吗?”

许阳点头:“对,刘河间在《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中云:妇人经水适来适断,往来寒热,先服小柴胡汤去其寒热,后以四物汤调治之。如寒热不退,勿服四物,是谓变证,表邪犹存,不能效也。”

许阳又想到了对于热入血室的治疗原则,因为血海本已空虚,不论是热被血截或邪热瘀阻胞宫,都不能妄用破血之法。

即或是热迫血行,也不能单纯清热凉血,因为,清热凉血的药物,虽然能够解热清血,但不能透邪外出。所以要给邪热找出路,使之能以透达外出,是当务之急。

所以这也是她之前为什么吃药都没用的原因,并不是单一的清热退烧就行的。

足厥阴肝经在血室的外围,应当从厥阴肝经着手,可透达血室的邪热。又因肝、胆互为表里,所以,治厥阴必须治少阳,从少阳以解厥阴之邪热。

一方面提透下陷之邪,清解内陷之热,清透兼施;另一方面,也要照顾到正气,使之能够鼓邪外出。

中医从来讲的不是对抗和消灭,而是扶正祛邪,驱邪而不伤正气。要给病邪找出路,邪之来路,便是其出路。

把病邪赶出去,人体自然就健康了,而且因为在治疗的时候不停扶正气,所以患者治愈之后,也不会元气大伤,后续恢复起来也很快。

许阳开始思索起了如何开方。

许阳道:“柴胡汤和解功,半夏人参甘草从,更加黄芩生姜枣,少阳万病此方宗。柴、芩,清泄半表,使不入于阳明;参、甘,温补半里,使不入于太阴,则邪解于本经,而无入阴入阳之患,是谓和解表里也。”

“再加几味药,丹皮凉血;竹茹和陈皮清胃降逆,治你的干呕;青蒿芳香逐秽,解你的疟疾;当归活血理气;白芍平肝养营;郁金疏肝。嗯,差不多了。”

高细雨问道:“那我要吃多久?”

许阳反问:“你还有几天来例假?”

高细雨道:“三天。”

许阳道:“那就先开三剂吧,日一剂,吃完了再过来,我再看看。”

高细雨点了点头,扭头看了看她老公,突然说道:“老公,你这几天能陪陪我吗?我……有点怕……”

旁边几人都是一怔,连要开方子的许阳也停了下来。

高细雨的老公皱着眉头,露出为难之色。

高细雨却偏过头,立刻又道:“我说着玩的。”

大家又都看高细雨的老公。

“唉……”高细雨的老公轻轻叹一声,拿出了手机:“喂,是我,那个项目……我不去谈了。”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