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少阳病(1 / 1)

张可也没想到这人的怪病居然找了许多专家也没能解决,而现在这个难题却落在了许阳头上。

他能解决吗?

张可并没有什么信心,她并不认为许阳能治疗这样的怪病,毕竟那么多专家都没办法,连抗生素都治不了,许阳难不成比抗生素还厉害?

他不过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年轻而已啊。

可现在明心堂的全部希望都在许阳身上,张可是真希望许阳能治愈这些病证,毕竟以前的许阳是那么的优秀。

张可的双手紧紧抓在了一起。

尽管她知道这不太可能,可她还是心存了幻想!

……

“来,看吧,治病吧。”中年男子双手一交叉,盘在一起,盯着许阳看。

许阳缓缓吐出一口气,说实话,他还是有点压力的。这段时间他都是在学习妇人病的诊治,经行发热自然也是诊治过的。

什么是经行发热,就是女子每逢经期或行经前后,都会出现周期性发热,一般经净发热自退,而无外感头痛和身痛等症状。

一般来说经行发热,证也有虚实之分。或是实热或者阴虚,实则泻之,虚则补之,但是患者经期一日之间往来寒热,恐怕并不是简单的阴虚或者阳盛啊。

除了经前经后辨虚实之外,还可以从“发热无时察客热”、“潮热午后审阴虚”。除了阴虚发热,也会有气滞发热、血瘀发热、还有热入血室。

许阳回忆了知识点,眉头微微皱起,问道:“你这病持续了多久?”

高细雨回道:“差不多四个月吧,每个月的经期都这样。”

许阳又问:“经期发热的时候还有别的什么不舒服吗?”

高细雨回道:“还有干呕想吐,吃不下饭。”

许阳顿了一顿。

高细雨的老公也扭头看她,他的眉头也皱的很紧。

许阳眸子微微动了动,又问道:“感觉口苦吗?”

“嗯,口苦。”高细雨回答。

“哦。”许阳微微颔首,心中隐隐有了猜测,他又问:“胸肋胀满吗?腹部疼吗?”

高细雨答道:“一点点吧,不明显。”

许阳对高细雨道:“看看舌头。”

高细雨吐出舌头。

许阳仔细看了一下,发现对方舌色黯,苔薄黄。舌体坚敛苍老,纹理粗糙,舌色暗淡,证见病邪侵袭,正气未虚,邪正抗争之证。

而苔薄黄,则是邪热轻的表现,多见于风热表证,亦或者是风寒化热入里。

许阳眉头皱了皱,对高细雨道:“高女士,把手拿过来,我诊一下脉。”

高细雨依言伸手,许阳搭脉诊治。

大家都好奇地看着,连小章鱼都没走。

高细雨的老公皱着眉头,有些不满地看了看许阳,只是什么都没说。

许阳诊脉是非常仔细的,就像钱老说的那样,为医者应当如履薄冰,瞻前亦要顾后,决不可随意孟浪诊治。

这一诊脉,又是十几分钟过去了。

高细雨的老公都快沉不住气了,不停看时间,他憋了一肚子火,都想骂人了,他真搞不懂高细雨为什么要在这个小诊所浪费时间!

但是看到高细雨这可怜兮兮的模样,他又有些于心不忍,他知道再过几天,他老婆又要跟中邪一样发烧退烧了。

这完全是遭罪啊!

可他也没什么办法。

所以这会儿他也只能是忍住火气。

半晌后,许阳诊完了双手脉,脉象为弦脉。许阳眼神中稍稍有些振奋,因为他知道这个怪病的原因了。

高细雨的老公见许阳终于松手了,又见对方眼神中的振奋之色,他都想骂街了,你特么振奋个鬼呀?

“看完了吧?行吧,咱回家吧。”高细雨的老公直接来了这么一句,他可不认为许阳能治这怪病。

高细雨却看着许阳,问道:“我这病怎么样?”

高细雨的老公没好气道:“什么怎么样,你还真以为他能治这个病啊?”

许阳却点点头:“这个病可以治。”

高细雨的老公喷道:“吹吧你,那么多专家都治不了,你能治?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吗?”

许阳道:“此病在少阳。”

高细雨的老公差点没笑出来:“少阳?你以为你用六脉神剑呢?还少阳?我等下用少商剑戳死你。”

许阳当时无语。

“少阳病?”宋强陷入了思索和疑惑之中。

高细雨也有些恼怒了,她对自己老公道:“你能不能让人家把话说完?”

“行行行,你让他说。”高细雨的老公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又不停地看着时间。

高细雨对许阳道歉道:“不好意思许医生,请您别介意。”

许阳温和地笑了笑:“没事儿,还是说回病情吧,我想问你一下,你在四个月前有没有感冒过,尤其是在经期,或者产后……”

高细雨陷入了回忆之中。

高细雨的老公则是无语,真够能扯的,居然扯到四个月前去。

高细雨回忆了一下,道:“有,有感冒过!”

高细雨的老公顿时讶异:“你什么时候感冒过,我怎么不知道?”

高细雨却道:“你什么时候关心过我?”

高细雨的老公振振有词道:“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高细雨冷漠道:“有些话……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我去。”高细雨的老公低声爆个了粗。

许阳也不管两夫妻的争吵,就问:“高女士,那次感冒是什么情况?”

高细雨回忆了一下:“也没什么情况吧,就例假的时候淋了点雨,当时有点发烧,然后吃了点感冒药就没事了,我也就没管它了。怎么,我这怪病跟那次感冒有关系。”

“没错。”许阳肯定地点了点头。

“啊?”高细雨一愣:“为什么?”

许阳道:“血弱气尽,腠理开,邪气因入,与正气相搏,结于胁下,正邪分争,往来寒热,休作有时,嘿嘿不欲饮食,脏腑相连,其痛必下,邪高痛下,故使呕也。”

高细雨和她老公相互看了看。

她老公愣愣的问:“什么意思?”

许阳解释道:“从正常情况来说,风寒外邪侵袭在我们的时候,是先到肌肤腠理的,我们的肌肤有卫气相抗,此时则变现为风寒束表,正邪抗争,营卫失和,以恶寒、脖子痛、头痛、脉浮为主要特征,这在中医上称之为太阳病。”

“此为六经辩证,而后病邪未解,则继续向里传,由太阳经转入阳明经,若还不从表解,则继续传入少阳经。少阳病证为半表半里之证,再往里就要由表及里了。你的病就在少阳经上,为少阳病。”

高细雨等人一脸懵逼,压根没听懂。

小章鱼则是露出了崇拜之色,虽然听不懂,但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