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王见王(1 / 1)

清晨,许阳起床刷牙,然后看了看系统,乐了。一晚上过去,加速快两年了,这效果杠杠的!

这铁定是系统出bug了,他微博到现在为止才三十多个阅读呢,按照之前的计算,那才几分钟呢。

他只希望这bug持续的时间能长一点……

他现在也开始服用逍遥丸了,这是逍遥散改的丸剂。逍遥散出自宋朝《太平惠民和剂局方》,这方子是从仲景古方中的四逆散中化裁加减来的,主治肝郁之证。

他现在抑郁的心情也舒缓了不少,再加上药的效果,肝郁的情况好很多了。

许阳洗漱了一下,就出门上班去了。照例,小区门口买了两个包子。然后到明心堂诊所,结果发现张可已经到了。

“早啊,可可。你怎么了?”许阳有些惊讶。

张可猩红着眼睛,脸色很差,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头发也有些毛躁,尤其是黑眼圈又黑又大,她扣下手机正面,然后对许阳打招呼:“早啊。”

“没睡好啊?”许阳问。

张可点点头:“还行。”

许阳提醒一句:“多注意休息。”

“知道了。”张可答应。

许阳回到自己座位上吃包子。

张可又拿起手机聊起天来。

许阳美滋滋地看着系统不停送来加速包,这bug还挺持久……

宋强也很快就到了。

马虎不马虎:“小哥哥这么帅,真的没女朋友吗?”

孤独的许医生:“我之所以洁身自好,还不是为了等你嘛。”

马虎不马虎:“小哥哥好坏啊。”

孤独的许医生:“好了,不聊了,我要上班了。”

马虎不马虎:“小哥哥擅长治什么呀?”

孤独的许医生:“调理痛经呀!”

马虎不马虎:“真的吗?我每次痛经都很厉害呢,好疼的呢。”

孤独的许医生:“那你快过来,我帮你调理调理,还是比较有用的,试过的都说好。”

马虎不马虎:“小哥哥帮多少小姐姐调理过了?哼!”

独孤的许医生:“调理过再多的人,还不是为了让自己变的更好,以便让最好的自己遇见现在的你……”

马虎不马虎:“哼!”

独孤的许医生:“记得要来哦,痛经的事情不能拖,早调理早好,等真痛了就没办法了。”

马虎不马虎:“那我等下就过来。”

孤独的许医生:“好,但你记住一定不要说我们是在贪贪上认识的哦。”

马虎不马虎:“为什么?”

孤独的许医生:“我们诊所里面的人超级烦的,尤其是有个中年医生,跟个八婆似的,他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到处说的,到时候就不好了。”

马虎不马虎:“知道啦,等下我就说是慕名而来!”

孤独的许医生:“谢谢啦,木啊。”

……

张可放下手机,有些心虚地看了宋强一眼。

玩着斗地主的宋强见张可在看他,他也扭头看去,对着张可微微一笑。

张可也露出了心虚的假笑,然后赶紧低下头,拍了拍自己的波涛汹涌。

张可继续拿起手机宣传。

痛经这事儿,每个女人都经历过,所以这个市场是很大的,只不过张可没钱做宣传。

哪里年轻女性最多?当然是交友软件上了,都是附近的人,都是小妹妹,肯定都有痛经,这市场多大啊。

关键宣传便宜啊,才花了几十块钱。谁让许阳的颜值这么能打呢,要是换成宋强,嗨,彻底白搭。

张可也想正经宣传,可关键这种交友app,你不哄着人家,谁愿意来啊,大家还以为你是骗子呢,张可也不知道怎么哄着哄着,宣传话语就变成情话了。

而张可也没想到竟然哄出事儿来了,她也没想到这种交友app上的爱情,居然来的这么秃然!

张可有点猝不及防,始料未及。

昨晚上战果斐然啊,许阳一夜之间就成渣男,女朋友一晚上几十个了,张可这会儿真是有点虚了。

……

“许医生!”门口响起了一个女生的声音。

许阳正埋头看医书呢,听见有人叫他,他抬起了头,见是一个很年轻的瘦弱女生,他微微一愣:“你好。”

女生上下打量了一下许阳,见许阳真人比照片还帅,还要更忧郁,更有气质,这女生轻轻咬下嘴唇,内心有些荡漾……

张可打量了一下女生的相貌,陷入了回忆,这是哪个?加的人太多了,记不清了。

张可赶紧翻开app,一个个找了下去……

是小章鱼!

第一个加的!

小章鱼走进来有些害羞地看了看许阳,又往后看了看正在努力斗地主的那个很八卦的很招人烦的中年男医生。

小章鱼大声喊道:“许医生,我是慕名而来,我是来找你调理身体的。”

说完,小章鱼对着许阳挑了挑眉毛,意思是她都照着许阳的吩咐说了。

许阳有些奇怪,挑眉?

张可则是更心虚了。

认真斗地主的宋强也抬头瞄了一眼,然后眉头大皱,立刻没心思玩游戏了,他也没想到许阳套路这么深,这托儿没完没了了!

宋强也盯着小章鱼看了一会儿,好好的姑娘干什么不好,当托!

小章鱼撇了撇嘴,这人的眼神真的好讨厌呢,难怪许医生不喜欢他,说他是八卦中年男人,哼!坏人。

许阳招呼人坐下:“来,坐吧。”

许阳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小章鱼大声道:“既然是慕名而来,当然是找你治疗痛经啦。”

许阳也暗自松了一口气:“好,没问题。”

小章鱼又对着许阳挑了一下眉毛,露出了你懂得的笑容。

张可在一旁心虚又紧张地看着。

许阳则是有点疑惑,这姑娘怎么这么爱挑眉毛呢?是身体哪里有问题吗?抽筋吗?

肝主筋,若是肝血不足,血不养筋,则见肢体麻木,屈伸不利或者手足震颤,甚者拘挛震颤。难不成是热邪过盛,燔灼肝筋,劫夺肝阴,导致手足抽搐?

也不对,肝风内动就算抽筋也是四肢抽筋和项直啊,没见谁不停挑眉毛啊?

许阳百思不得其解。

许阳暂时按下心中疑惑,他问:“痛经的时候有什么感觉啊?”

小章鱼嗲声嗲气道:“就很累啊,头又晕又疼,还有心慌的感觉。肚子也疼啊,就一直疼,连绵不断的那种感觉,好惨的啦……”

许阳又问:“疼的时候,按着会舒服点吗?”

小章鱼回道:“会的。”

许阳问:“经前疼还是经后疼,经量怎么样啊?经期正常吗?颜色,有没有血块?”

小章鱼道:“经来了倒是不怎么疼,经后反倒是疼的比较厉害,经量少,一般都是提前一个星期来例假的,颜色比较淡,血块的话很少有吧。”

许阳又看了看对方的面色,面色淡白,应是气血虚弱之证。

《胎产证治》云:经止而复腰酸痛者,血海空虚,气不收也。

经后疼的,也多是虚证,不荣则痛。气血虚的话,血少了,那经量自然少了。而且患者素来气血虚弱,经期更是大失气血,不能上荣于脑,所以会头晕和头疼。

经期提前也会跟气血不足有关系,气虚则无力统血,统摄无力故导致月经提前。

许阳暗暗点头,对她道:“看看舌头。”

小章鱼伸出小舌头。

许阳皱眉道:“不要缩在一起,自然张开。”

“哦。”

许阳记录下舌象,舌淡白,也是气血虚弱之证。

“手伸过来,我诊一下脉。”

“好。”小章鱼乖乖听话,伸手过来。

许阳伸手过去定好寸关尺三部,还不等他开始诊脉,小章鱼就突然弯曲自己的手,用小拇指在许阳的手心里面偷偷挠了两下。

许阳顿时一愣。

小章鱼则是咬着嘴唇,红着脸窃笑不已。

此时,门口又来了一个女人:“请问……许阳医生是在这里吗?”

张可闻声看去,倒吸一口凉气,我尼玛,王见王!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