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温胞饮(1 / 1)

李晴看了看阿程的表情,然后岔开话题道:“许医生,为什么宫寒就不容易怀孕啊?”

许阳也看了看阿程的脸色,他道:“你夏天都这么冰冷,冬天就更不用说了。常年冰寒之地,连草木都难以生长,就更别说是孕育人类生命了。”

阿程则是有些惊讶,她都已经结婚三年多了,婆婆一直在催赶紧生孩子,可是她就是怀不上啊。

她跟她老公也去医院检查过,生殖的各项指标都是正常的,但是就是难以受孕,她以为她就是难孕之体。

阿程有些将信将疑地问道:“那……我为什么这么寒冷……我冬天手脚跟冰块似的。”

许阳跟她解释道:“我刚刚给你诊断过了,你主要是肾阳虚。肾脏为先天之本也,亦是气血之根,还是冲任二脉之本,亦是五脏阴阳之根本。肾脏中有元阳和元阴,健康人的肾脏是阴平阳秘,负阴而抱阳的。”

“肾阴肾阳有滋润和温煦各脏腑阴阳的能力,肾阴是人体阴液之根本,对各脏腑起到滋养濡润的作用;而肾阳则是人体阳气之根本,能温煦各脏腑。

“肾阴少了,各脏腑得不到阴液濡润,就会有阴虚火旺之证。肾阳少了,就是你这种情况了,它就不能温煦各脏腑,就会引起虚寒之证。所以你手脚冰寒,少腹冷痛,肾阳虚亦会导致腰困如折。”

“还有,肾脏与胞宫通过冲、任、督三脉跟相系,你的肾脏如此虚寒,跟个冰块似的,跟它相连的胞宫还能暖吗?”

“而且肾阳不足,不能上温心阳,导致心肾阳虚之证。心五行属火,为阳中太阳,太阳都不暖和了。而且胞宫上系心,下系肾,上下都不暖了,胞宫能暖吗?”

“胞宫虚寒,不荣则痛,胞宫不煦,淤阻经脉,经血下注的时候能不痛吗?而且你脾阳虚,气血生化不足,经后气血更虚,所以经后也会疼痛。更关键是宫寒,则不孕啊。”

还有句话许阳没说出来,一般来说正常健康的人是不太容易让肾阳虚到这个地步的,肾为先天之本,要不就是先天不足,要不就是后天的原因。

而对于女性来说,除去生活环境,最大的可能就是流产或者小产过,大伤肾气,再加上后期没有调理好,就会肾阳虚了。

李晴没怎么听懂。

宋强和张可都还是有点基础的,两人则是觉得好像许阳有点东西的样子。宋强觉得很奇怪啊,这个四物汤大王怎么突然变这么厉害了?

阿程则是听得一愣一愣的,然后小心问:“那……能治吗?”

许阳道:“情况不算特别严重,我先给你开个方子,你先吃一段时间,到时候我再给你看看。”

阿程问道:“那我该吃什么?。”

许阳微微一笑,神态自信了许多:“《傅青主女科》的种子篇正好有一方对证。”

李晴好奇问道:“是什么?”

许阳道:“温胞饮。”

“温胞饮?”几人都是一脸茫然。

许阳朗声道:“妇人有下身冰冷,非火不暖,交感之际,阴中绝无温热之气。人以为天分之薄也,谁知是胞胎寒之极乎!夫寒冰之地,不生草木;重阴之渊,不长鱼龙。今胞胎既寒,何能受孕?”

“虽男子鼓勇力战,其精甚热.直射于胞宫之内,而寒冰之气相逼,亦不过茹之于暂而不能吐之于久也。夫犹是人也,此妇之胞胎,何以寒凉至此,岂非天分之薄乎?”

“非也。盖胞胎居于心肾之间,上系于心而下系于肾。胞胎之寒凉,乃心肾二火之衰微也。故治胞胎者,必须补心肾二火而后可。故……方用温胞饮。”

几人听得一愣一愣,有点不明觉厉的感觉。就连宋强也差不多这样,他的医术可不怎么的。

张可则是发现许阳变得不一样了,之前的他忧郁怯懦,像是要把自己关在一个没人看得见的小黑屋里一样。

可是现在的他,除却忧郁之外,自信了许多,像是一夜之间换了个人似的。

张可眸中闪着异彩,看着许阳低声喃喃道:“那个你……终于回来了。”

许阳背诵汤头歌:“温胞饮暖子宫寒,参术桂附巴戟天。山药杜芡补骨脂,心肾火衰付之痊。”

然后解释道:“方中人参益气;白术健脾固气以利腰脐;巴戟天、补骨脂温肾暖宫;杜仲、山药、芡实、菟丝子补肾益精,亦治腰困;附子肉桂为大热之药,补你的元阳命门真火。”

“这方子的精髓在于补心又补肾,温肾又温心,心肾之火生也,则胞宫之寒自然散去,胞宫既然暖了,那自然不会痛经了。而且胞宫暖了,受孕的机会也就大了。吃一个月,胞宫应该就会暖了。等下我再给你加减几味药,效果会更好一些。”

阿程呆呆道:“虽然不是很懂,但是觉得很厉害。”

李晴则问:“吃这个都会提高怀孕机会吗?”

许阳道:“当然不是,这方子是治胞宫虚寒的,胞宫有热的就千万不能用。中医治病,一定要辨证论治,不可以胡乱吃药。”

“哦。”李晴小声答应一声。

阿程则道:“那您快帮我开方子吧。”

许阳给她开了方子,给她开了十剂药。第一剂,先在诊所喝了,其他的,下班打包回家。

在等煎药的时候,李晴问道:“许医生,阿程的痛经严重吗?她要吃多久的药才能好啊?”

阿程也看了过来。

许阳回道:“对证的话,自当效如桴鼓。”

李晴却道:“可是为什么我以前吃中药很久都没效果啊?”

许阳闻言愣住了。

李晴和阿程都疑惑地看着许阳。

许阳则是脑子突然一个机灵,对啊,自己不是一直不知道应该发什么微博来宣传中医嘛,这不就是一个很好的点儿嘛。

现在所有人都觉得中医见效慢,这就是大家对中医的固有印象,可事实并不是这样的,自己完全有必要做一下科普。

李晴又提醒一声:“许医生?”

许阳回过神来,道:“哦,没事,见效慢只能说明那个医生水平不行!”

“这么直接吗?”李晴有些惊讶。

许阳却道:“事实如此。”

而在一旁斗地主的宋强也忍不住摸了摸下巴,怎么感觉好像这句话有点意有所指了呢。

很快,阿程喝了药,也走了。

……

下午了,宋强斗地主怎么都斗不痛快了,他感觉到自己明心堂医术第一人的位置受到威胁了。

张可则一直在看许阳,露出若有所思之色,良久后,她过来问道:“你……很擅长治痛经?”

许阳想了一想,道:“妇人病的话,都会一些!”

“哦。”张可又回去了:“怎么一下子变厉害了!”

然后张可走到柜台里,偷偷看一眼许阳,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神情也有些兴奋。

趁着许阳上厕所的时候。

宋强终于忍不住了,他冷哼一声,连地主都不斗了,他对张可道:“可可,你可千万别信他,这肯定是他找来的托,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水平,除了四物汤他还会开啥?”

“还擅长治妇人病,谁敢这么说话?中医院的专家敢这么说吗?他以为他是谁,他以为他是刘明达教授的徒孙啊?”

张可白了宋强一眼,没好气说道:“你懂什么,人家是天才!”

宋强都听乐了:“什么玩意儿,就他?就他这个连医院都考不进去的大学生?还天才?”

张可没好气道:“管好你自己吧,赶紧多争取些客户来。别等我诊所开不下去了,裁员到你头上。”

宋强脸色都变了,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安全的,这怎么还要裁员到他头上了,他急了:“可可,你可不能信他,那就是他找的托儿!他就是怕被你给裁掉才这样的,你可得要明察秋毫才行啊。”

张可翻个白眼,压根没理宋强。

宋强脸都绿了,他也没想到张可居然这么糊涂。

女人啊!

太容易上当受骗了!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