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定还有办法的(1 / 1)

现在的中医诊所都有中药代煎服务,许阳给李晴开了五剂的量,第一剂许阳给她熬了,当场就喝了,剩下的几服药,等下给她熬制好了,她下班了就可以过来拿了。

李晴则是一直在纠结晚上吃什么,还过来问许阳的意见。

许阳告诉她:“叫外卖。”

然后李晴喝了药,气呼呼地走了。

宋强打完了一盘,这才抬头问许阳:“哎,我说你怎么没开四物汤了。这方子能治好人家吗?有把握吗?”

许阳道:“应该没问题,辩证正确,用药没错,那见效就会很快。”

“哦。”宋强虽然应了一声,但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他认为许阳是有夸张的。现在谁不知道中医见效慢啊,中药调理,不吃两三个月药,好意思说自己在调理?

还立起沉疴,效如桴鼓?真够能吹的,那些名老中医也不敢打这样的包票吧。

宋强摇头笑笑,又开了另外一盘。

……

张可也回来了,她刚上楼去给她爸喂药了,倒是没看到这一出。

回到诊所之后,张可依然是黛眉紧蹙,愁容满面。

许阳则是又拿出了手机在研究怎么加速。

宋强依然在忘我地斗着地主。

稍顷之后,店里来了来了一个戴着大粗金链子的中年男人,中年人进来就道:“哟,可可,你在这儿呢?”

张可看他,也是一愣,这人就是诊所的房东,张可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了:“潘叔,您来了。”

“对。”潘房东点了点头,又问:“你爸爸身体怎么样了,好些了没?”

张可回道:“好些了。”

潘房东呵呵一笑,摸了摸自己的金链子,道:“今天我来啊,也没别的事儿,就是想跟你确认一下,这店面你们还租不租了?”

张可皱眉道:“我不是跟您说过了吗?我们还是要继续租的。”

潘房东忙点头:“我知道,我知道。就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嘛,有个老板想把这里盘下来做个洗脚城,毕竟我这儿也是中心地段了,对吧?”

张可顿时神情一滞。

听到这里,许阳和宋强两人也看了过来,宋强连地主都不斗了。

张可脸色有些难看:“那你想怎么样?”

潘房东干笑两声:“不是我想怎么样,就是跟你们商量商量嘛。我看你们这儿买卖也做的不容易,而且人家出的价儿也挺合适,人家挺有诚意的,还愿意给转让费呢。”

张可沉下了脸,严肃地说道:“我说了,明心堂我不会转让出去的,我是一定会开下去的。”

潘房东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是……是……不过,这主要对大家都好,我也挣更多,你们也能省点压力。我这不也是为你们考虑嘛,咱们这都多少年的交情了……尤其你妈还在的时候……”

张可出声打断道:“您还记得我妈呢?我妈治好你老婆的不孕症,你怎么不说?我妈治好你的老胃病,你怎么不说?我妈治好了你岳母的几十年的偏头痛,你怎么不说?我妈在的时候,你们来看过多少次病,我们收过你钱吗?”

张可顿时咄咄逼人了起来:“这些年,你一直在涨房租,我们说过二话吗?我们少交一分钱了吗?你看看你脖子上戴的金链子,还不是拿我们的租钱买的?”

“好家伙,现在为了一个破洗脚城,就想让我们诊所关张,你好意思说跟我们家有几十年的交情吗?你好意思说跟我爸妈是老朋友吗?”

“我爸中风到现在,你除了涨房租,还干过别的吗?你来看过他吗?当初你赌钱欠下一屁股债的时候,不是我家提前给了你三年的房租,你早被追债的人打死了。”

“我也不求你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但你也不至于为了个破洗脚城,就要把我家的诊所逼死吧?这是我妈一辈子的心血,我告诉你,谁来了也别想动!”

潘房东被喷的有些无地自容。

宋强和许阳也有些面面相觑,他们知道张可战斗力很强,但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强。

潘房东顿时尴尬不已,只能勉强说道:“我这……我这也是为你们考虑嘛。那既然你们想继续开下去,那就开,我肯定支持你们的。”

“至于租钱,就按照昨天咱们说好的那样,好吧?额……月底前给我,我就去回了那个开洗脚城的。哈……我……我先走了。”

潘房东逃似的跑了出去,连二度涨价也不敢提了。昨天他已经说要涨价了,今天本来想借着这个洗脚城再来谈谈的,要不让他们走人,要不就再涨涨价。

现在却被张可喷跑了。

许阳和宋强都在看张可。

张可回头瞪着两人,烦躁地怒吼道:“看什么看,干活去,再没营利,大家一起完蛋!”

吼完之后,张可气冲冲地快步跑了出去。

宋强忙催促许阳:“许阳,你快跟出去……哎?”

他话还没说完呢,却见许阳已经跑出去。

宋强摸了摸下巴,小声嘀咕道:“这回是真要裁员了,哎呀,可怜的小许!”

宋强摇了摇头,然后点开了另外一盘,继续斗起了地主。

许阳跟了出去,见张可已经进了小区,他也赶紧跟了过去。

然后一路跟着张可来到了小区的绿化角,张可寻了个没人的地方,一屁股坐在了草坪上。她双手环抱着膝盖,然后把头埋进去,身子也在微微抽动。

许阳就站在不远处,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上前。

他踌躇了一下,问道:“诊所资金有困难吗?”

张可微微抬起了头,看不见她的脸,但听她的声音却是有些哽咽:“就剩最后一点了,交了租就没钱给我爸治病……给我爸治病……那明心堂就要关张……”

许阳则是微微一怔,他是在老板张三千病倒之后才被张可招进来的,从他入职的那一天开始就没见过这女孩还有这么柔弱的一面,她可一直都是很强横霸道的啊!

“一定还有办法的。”张可轻轻念叨一声,像是给自己打气,她迅速擦了擦眼睛。

许阳顿了一顿,道:“可可,要不……我……”

张可立刻转头盯着许阳,她的两只眼睛已经通红了,她大声道:“你别想着弄辞职给我减轻负担那套破事!”

许阳道:“不是,我是想说我……”

张可再次打断道:“想说什么呀?就你这样的四物汤大王,除了我要你,谁还能要你啊?”

许阳顿时无语。

张可烦躁地挥挥手:“行了,赶紧回去上班。再瞎磨叽,我扣你工资!”

张可又恢复到原先那副蛮横强势的模样,仿佛刚才的柔弱只是错觉……

许阳轻叹一声,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扭头先回诊所了。

张可搓了搓自己的脸庞,脸上尽显疲惫,她又一次念道:“一定还有办法的!”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