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少腹逐瘀汤合六君子汤(1 / 1)

脉诊时候是最忌讳患者跟医生的聊天的,因为会很容易打扰到医生。

许阳对李晴道:“你先别说话,平心静气,让我先诊完脉。”

李晴微微一怔,小帅哥这么认真的吗?

许阳刚回到现实世界的还有点懵,但是现在开始诊治病人了,他就立刻完全投入了进去。

许阳在李晴寸口脉上用举、按、寻、推、竟五种手法诊脉,举按寻三法是诊浮沉缓三脉的,推法是诊芤脉的,竟法是诊长短脉的,脉象除了这些还有二十几种,但是手法基本上就这五种。

李晴看着许阳那认真又忧郁的模样,还有对方在自己手腕上不停地用各种手法按压着,李晴不禁心神摇曳起来,还时不时嘿嘿笑两声。

许阳眉头大皱,松开了李晴的手,对她说道:“走吧,去床上躺着。”

李晴顿时一怔:“啊?太快了吧!”

“不是。”李晴赶紧往回找补:“为什么要躺着?”

许阳解释道:“躺着气血运行顺畅一些,脉象也更清晰些。”

“好吧。”李晴只得答应。

两人进了诊疗室,李晴仰卧在诊床上,手臂自然平展,放在柔软的脉枕之上,许阳坐在一旁细心诊脉。

宋强抬眼好奇地瞥了瞥许阳,然后继续斗地主,也没跟进去看。

中医对脉诊是很认真的,《素问脉要精微论》曰:“诊法常以平旦,阴气未动,阳气未散,饮食未进,经脉未盛,络脉调匀,气血未乱,故乃可诊有过之脉。”

古人诊脉是要求患者早上起来连饭都不能吃的,就跟现在验肝功能抽血似的。这样自然是最精准的,只不过这要求有些不现实,后来也就没人守了。

而且候脉时间也有要求,《灵枢根结篇》中曰:“一日一夜五十营,以营为五藏之精,不应数者,名曰狂生。”

所以诊脉时每一部的脉搏都至少要跳动五十下,寸口脉上有寸关尺三部,两只手一共有六部,再加上初期三指齐按的时间,就算是技术纯熟的老中医诊脉,也至少需要五分钟。

那些技术不怎么纯熟的中医,则是需要十几分钟时间,要反复诊断才能得到准确的结论。

至于那些左右手加起来连五分钟都不到的中医,别想了,他肯定不会诊脉,搭脉只是做个样子罢了。要不就是过于自信,只粗诊双手脉,并没有仔细诊断寸关尺每一部的脉象。

还有那些武侠剧甚至某些历史剧里面的悬丝诊脉,他娘的就是中医黑,多特么扯淡?

许阳要不是跟钱老学习了一年,他也不会诊脉。

十分钟后,许阳诊完了双手脉,他长长呼出来一口气,脉诊的结果出来了,是沉细之脉。沉脉为里证,细脉主湿,亦主虚!

细脉的特点是细而小,如丝线不断,应指细直而软。而微脉的特点是极细而无力,似有若无,欲绝未绝。两者的区别就是一个是应指不断,一个是似有若无。

这两种脉象很容易弄错。

还有弦脉,跟细脉也很像。不过弦脉是按之如弓弦,细脉是按之如丝线。这种细微的差别是很考验中医的水平的。

二十八种脉象,每一种脉象都有三四种与其极其相似的脉象,你说时间短了能诊断出来吗?

许阳前前后后确定了许多遍,才确定是沉细之脉。

细脉主湿,亦主虚。可患者李晴是寒凝血瘀啊,寒凝之证分明是实证,怎么会是虚呢?而且细脉也可以是湿证,湿证?

难道我之前的判断是错误的?

许阳陷入了沉思。

李晴则是从床上起来了,问许阳:“许医生,怎么样?”

痛经有实和虚证的分别,痛在经前和经时多是实证,乃是不通而痛,治疗方法为实则泻之。若是经后还疼的话,那一般是虚证,不荣则痛,所以虚则补之。

许阳想了想,问道:“你月经来后还疼吗?”

李晴回道:“有时候提前就疼了,有时候来了之后还疼。”

许阳微微点头。

许阳又对李晴说道:“舌头伸出来我看一下。”

李晴吐出了自己的舌头。

钱老是很重视舌诊的,所以这一年的跟师,许阳的舌诊功夫也进步飞快。

昨天他只看出了舌淡红,苔薄白,这可以说是正常人的舌象,但是今天一看,不对了,还有舌体胖大,他之前没看出来。

舌胖大,苔薄白,为脾虚,水湿痰饮之证。

许阳又对李晴道:“把舌头翘上去。”

李晴又听话翘舌。

“舌下络脉曲张!多是血瘀之证。”

“我明白了。”许阳恍然大悟。

细脉主虚证也主湿证,脾主运化,脾虚则运化不利,自然有湿证,她的舌象也正好印证了这一点。患者不是寒凝血瘀,而是脾虚宫寒,气虚而滞则血瘀。

没错,她有寒证,她少腹胀痛也冷痛,得温痛减,乃是寒邪客于下焦。但最重要的不是寒证,而是她有脾虚。

脾为气血生化之源,脾虚则气血虚弱,你源头都不生产了,气血怎么会充沛?

再加上水湿困脾,所以见身疲懒言。她本就气血虚弱,经期又大失气血,胞宫失去濡养,则更是不荣而痛,所以经后也疼。

而且脾虚则气虚,气为血之帅也,是气统摄血在人体中健康运行的。没错,她是有寒证,血因寒而凝,可却是因气虚而滞啊。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女生洗冷水澡吃生冷食物,都不会痛经的原因,人家气血充沛,就算寒凝了,有气统摄血液,根本不会产生血瘀滞留经脉的情况。

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同样也是因为脾虚所以才导致了脾胃失和,胃失和降,所以胃气上逆,才有干呕的症状。

而且脾主升清,胃主降浊。一升一降,运行有度,现在脾虚导致胃气上逆,所以患者有欲呕之症。且浊气不降,停滞于中,所以导致了脘腹胀满,大便秘结。

所以她的大便干燥,两三日才行一次。

这都是脾虚导致的。

所以她的辩证是里、虚、寒,妥妥的阴证啊。

中医讲究八纲辩证,阴阳为总纲,里、虚、寒三者为阴证,表、实、热为阳症。擅诊者,察色按脉,先别阴阳。

阴病用阳药,阳病用阴药,就不会有什么大错了。

所以中医必须要会辩证论证。如果许阳不懂脉诊,也不懂舌诊,单靠问诊是很难准确发现脾虚之证的,那就很难根治。

所以这也是许多人看完中医发现没效果不好的原因,不是中医不行,而是你看的医生不会辩证,他不会治病!

许阳有些懊恼地拍拍脑袋,昨天真的辩证错了,辩证成了寒凝之证,以为是实寒之证。不过少腹逐瘀汤也是对证的,能温经和逐血瘀,她吃了会有效果。

但是欲呕、恶心和便秘,还有身疲懒言,腹胀等脾虚之症,这方子就不能治疗了。寒凝血瘀只是标,而脾虚才是本啊。

他治寒凝血瘀,只治了个标。若是脾虚不治,下次再遇寒,下焦依然会血瘀。

症状一样会出来,所以他昨天若是只开少腹逐瘀汤,那就会变成吃完了只能缓解痛经,但是下个月很有可能恢复原状,而后久治不愈,疗效甚差。

脾虚之本不治,难为良医。

这就是有师父跟没师父的区别,要是靠着许阳自己,临床真的会抓瞎。

许阳吐出一口气,对李晴说道:“昨天开的药不对证,我再帮你开点吧。哦,昨天给你开的四物汤先别喝,等新开的药喝完了再喝吧。”

许阳心中也暗暗自责,昨天辩证错了,四物汤中有川穹这位药,这是行气的。气虚者不可复行气,气虚者妄自行气只会更伤气,需要先补气后行气,或者补中有行!

“行吧。”李晴也答应了,心里却是在盘算晚上吃什么。

见许阳又要开方子,宋强也有点讶异,难道这货又要开四物汤?

许阳双手放在键盘上,神色又有些紧张起来了,那些冷漠和嘲讽的眼神再度浮现,向他袭来。

“呵……”许阳摇头笑了笑,这些画面瞬间消失不见。

许阳摇摇头,敲着键盘道:“我给你另外开个方子,方用少腹逐瘀汤合六君子汤加减。气滞郁结和水湿困顿则宜去六君子中的白术与甘草;大便秘结,则加大黄、焦槟榔与消痞散。方中有热药中和这些苦寒药,不用担心它们损伤阳气。”

许阳之前是只会背诵经典,是不会根据患者实际情况配伍用药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李晴面色有点垮:“这次又要调理多久才能见效啊?”

许阳微微一笑,自信道:“药既对证,自当立起沉疴,效如桴鼓。”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