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为情所困的刘明达(1 / 1)

出现了两个诊断结果,病人也有点纳闷。

许阳和刘明达对视了一眼。

钱老道:“说说你们的诊断依据,谁先说?”

刘明达扶了扶自己眼镜,对许阳道:“许阳,要不你……”

许阳点点头:“好,没问题。”

刘明达一个长音落下:“让我先说。”

许阳顿时无语,这货还真爱玩大喘气的烂梗:“行,那就你先来。”

刘明达微微点头,往前跨了一步,微微一笑说道:“患者面目浮肿,肢体亦是浮肿,很明显是水湿不运。再诊其舌象,为舌苔白腻,亦是湿浊内困之证。再诊其脉象,诊断为沉滑略迟之脉。”

“沉脉主里证,迟脉主寒证,滑脉则是患者妊娠的脉象。适才我曾触碰患者手足,发现其四肢略冷,有肢寒之象。”

“综上,我判断患者乃是脾肾阳虚,阳气不足,阳气被水湿所遏伏,所以中焦健运失司,不能运化水谷,导致水湿集聚,而成泛滥之势,因此导致患者妊娠水肿!治法当以温补肾阳,健脾行湿。方用真武汤加减。”

刘明达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钱老不置可否,然后又扭头问许阳:“说说你的看法。”

许阳道:“其他的我都跟刘明达医生看法一样,患者为水湿不运。但是患者的脉象不是迟脉,而是缓脉。患者左手沉滑之脉,右手缓滑无力。”

这话一出,刘明达顿时一怔,缓脉?迟脉主寒证,迟而无力是虚寒;而缓脉是主湿证,多是脾虚。

许阳接着道:“患者是脾虚,脾阳不振,所以不能运化水湿,导致水气停滞,侵浸于肌肤四肢之间,所以患者肿胀处皮薄光亮,按之凹陷。治法当以健脾除湿,行水消肿。方用白术散加减。”

钱老对着刘明达说道:“刘明达,患者到底是什么脉象啊?”

刘明达尴尬道:“那许阳……许阳都说了缓脉,那肯定是缓脉了,他反正比我厉害!”

钱老没好气地哼了一声:“那你知道缓脉和迟脉的区别吗?”

刘明达挠了挠脑袋,尴尬道:“一息三至为迟脉,一息四至为缓脉。缓脉来去徐缓,迟脉举按皆迟。”

钱老瞪了刘明达一下,说道:“缓脉和迟脉本就是极其相似的脉象,非常容易弄错,但是二者也有明显的区分,便是在脉搏之上。”

“许阳诊双手脉,用了十分钟;你倒好,连五分钟都没到!我从医六十年了,都不敢低于五分钟,你怎敢如此孟浪?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结果连个缓脉和迟脉都分不出来!”

刘明达被钱老骂的满脸通红,尴尬不已。

许阳偷偷看了一眼刘明达,他也没想到刘明达教授年轻的时候这么不谨慎。

其实妊娠水肿的致病原因在于肝、脾、肾三脏。说白了,就是气滞、脾虚、肾寒。

气滞则升降失司,清阳不升,浊阴不降,故始肿两足,渐至于腿。木克土,肝的正常疏泄能克制脾的慵滞和水湿,肝气郁滞了,水湿就不化了,导致湿气内停。

这就是妊娠水肿里面的水气,重在理气化湿。肝气顺畅了,疏泄有度了,自然克制脾的慵滞,让脾脏健运,浮肿自然消除。而气滞导致的妊娠水肿,一般只会腿足浮肿。

脾虚导致水肿则是因为脾主运化,脾虚则运化不及,导致水湿停聚。且脾主肌肉和四肢,所以会导致水湿会泛滥于肌肤四肢,故患者会面部浮肿、甚则遍身俱肿;而水溢皮下,故会皮薄光亮,按之凹陷。

脾虚则中阳不振,故脘腹胀满,气短懒言;脾虚不运,水湿内停,故口中淡腻,食欲不振。

脾属土、肺属金,土生金,脾虚则肺气不足,肺主宣发肃降和调通水道,肺气不足,则水道不利,所以会小便短少。水湿流走与肠间,故大便溏薄。

脾虚导致的妊娠水肿,叫做子肿。除了外表看见的肌肤状态,还有很多其他的症状,若是能加入问诊的话,估计刘明达就不会翻车了。

最后一个是因为肾阳不足,肾阳虚衰,气化无权,开合失度,则发为水肿。

因肾为先天之根本,肾阳为命门之火,能温煦全身各脏腑。一旦肾阳虚衰,命门火衰,就不能温煦脾阳,所以也会导致脾阳虚,所以许多患者都是脾肾皆是阳虚,需要健脾温阳、行水利湿。

其实二者都有温阳的药,只是侧重不同,前者更重健脾祛湿,温补脾阳。

而后者则是更重温补肾阳,同时健脾祛湿,因为肾阳才是根本病机。等阳气正常了,气化也就正常了,水自然蒸腾全身,浮肿自然消去。

中医治病的逻辑,不在于治人之病,而在于治病之人。平人者,不病也。健康的人是不会生病的,你病了,那你身体一定出现了偏差。

我用药把你身体的偏差调整平衡了,你这个病自然也就好了。以药性之偏,纠身体之偏。

其实用刘明达的方案治疗患者,也会有效果。不过不是很对证,所以见效会慢一些,效果会比较差。

所以很多时候不是中医见效慢,而是医生根本没辩证正确,没开对方子,药不对证,见效怎么能快?

只要是药方对证,通常都是有桴鼓之效的。甚至许多是一剂下去,立起沉疴!

钱老一边给患者开方子,一边还嘱咐两人:“治妊娠水肿,总的思路都是健脾祛湿为主,但是也要分清水气、水肿的区别,侧重用药,方能效如桴鼓。”

“用药尤要注意利水之利,不能用滑利之药,不然恐伤于肾,而影响胎元。妇人用药,当以平和为主,尤其是妊娠病,更要慎用温燥、寒凉、峻下、滑利之品,以免伤胎,当慎之又慎。”

刘明达和许阳皆是认真点头。

钱老把方子写好,交给患者,然后扭头瞥了刘明达一眼,没好气道:“尤其是你,最近怎么回事?毛毛躁躁的!静不下心来。”

刘明达尴尬的满脸通红。

诊断结束了,两人往宿舍走。

许阳问刘明达:“我也想问你呢,你最近怎么了?”

刘明达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没什么!”

许阳有些好笑:“连我都不能说了?”

刘明达有些害羞。

许阳看见他这幅样子,问道:“怎么,搞对象了?”

刘明达害羞地摆摆手:“还没呢。”

许阳立刻明白了:“得,单相思。”

许阳摇了摇头,难怪最近这家伙状态不对,敢情是为情所困。

刘明达恼怒道:“哎呀!你就会说风凉话,也不帮我想想办法。”

许阳问道:“你看上哪个女同志了?”

刘明达小心地看了看四周,然后小声对许阳道:“就……内科的护士王佳。”

许阳想了想,没想起来是谁。

刘明达悄咪咪道:“哎,你搞过对象没?你知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帮帮我呗?”

许阳立刻心中一凛,长江学者刘明达教授请自己帮忙,这个忙,赴汤蹈火也得帮啊!

再说了,他也得帮着刘明达教授进步啊,要不然再这么为情所困下去,那以后中国就少了个妇科大国手了。

许阳道:“简单啊,你去跟人家说你喜欢她,想跟她结婚生孩子就行了呗。”

刘明达顿时吃了一惊,脸一下子就红了:“啊?这……太直接了吧?”

许阳道:“这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刘明达扭扭捏捏道:“那万一人家不同意怎么办?”

许阳大包大揽道:“我教你怎么说,保准你成功。”

“真的啊?”刘明达顿时眼睛一亮,立刻盯着许阳:“要是真的能成,你以后就是我亲大哥!”

“咳咳!”许阳清了清嗓子,停下了脚步,扭头看着刘明达认真问道:“刘明达,你累不累啊?”

刘明达也停了下来,他有点懵:“不累啊?”

许阳道:“你在我心上跑了一整天,都不累吗?”

“啊!”刘明达张大个嘴,脸蹭的一下就红透了。

许阳又问道:“刘明达,跟我结婚好吗,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第二幸福的人。”

刘明达红着脸,结结巴巴道:“为……为什么是第二。”

许阳回道:“因为有了你,我就是世界最幸福的人。”

刘明达懵住了,这一刻长江学者,全国名中医刘明达感觉自己的心脏要从胸腔里面跳出来了。

“嗷!嗷!嗷!”刘明达一下子就蹦了起来,在地面上乱蹦乱跳,手舞足蹈,嘴里还发出狼叫。

这臭小子兴奋坏了,他都不知道这世上居然还有这么勾人的话语。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刘明达兴奋极了,开心坏了,立刻手舞足蹈地冲了出去。

许阳摇头笑了笑,对着刘明达的背影喊了一声:“加油啊,刘明达!”

然后许阳独自回了宿舍,他坐下来打开医书,还没看多久呢,就听见门口有人急促拍门:“许阳,快开门,不好了,不好了,刘明达耍流氓被保卫处抓了。”

“啪嗒……”许阳手上的书掉在了地上!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