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集体荣誉感(1 / 1)

仿佛是灵魂狠狠地往下一砸,许阳感觉眼前的画面震颤了数下,有些不真实的抖动感。

“嗯?”等视觉画面平静下来,许阳却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环境变了,这是一间会议室,大家都坐在一起听前面那人说话,而身旁的这些人,许阳一个都不认识。

“你们几个小同志都是我们医院妇科新招聘的年轻医生……为了培育年轻医生成长,我们有一个老带新帮扶计划……”

许阳茫然地看了看四周,又似乎听见外面广播似乎在播放东方红……

许阳把目光投到台前在说话的那人脸上,这一看,他却是立刻一懵。

“钱老?”许阳顿时跟见了鬼似的,钱老不是86年就去世了吗?这……是他复活了?

钱老都出来了?还敢说我不是在做梦?

许阳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都没多想,抬手就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全场皆惊,所有人都愕然地看向许阳,就连在台前说话的钱老也惊愕无比地看了过来。

所有人都懵了。

而许阳的右脸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了起来。

钱老怪异地看了看许阳,问道:“许阳同志,你怎么了?”

“嘶……”许阳颤抖着脸,倒吸一口凉气,刚出手狠了。

可这一拍,也彻底把他的脑袋打清醒了!

许阳右脸在轻微地抽搐着,他强行厚着脸皮解释:“我……打个蚊子……”

在场众人互相看了看。

大家都皱眉寻找了起来:“有蚊子吗?”

这年代的人都很严肃和认真,你说在打蚊子,那就是有蚊子!

许阳有些疑惑地看了看他们,这些人都不懂这烂梗吗?

“等等,为什么我会在这儿?”许阳又赶紧闭上了眼睛,却见脑海中的系统还在,上面显示。

名中医跟师学习模块-中医妇科传承。

时间:1978年

地点:西苑医院

时限:一年

倒计时:364天23小时55分34秒

许阳顿时一愣。

西苑医院?

什么鬼?

1978年?

钱老?

中医妇科?

许阳赶紧扭头问旁边坐着的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医生:“哎,这儿西苑医院吗?”

那年轻医生小声回道:“不是西苑医院。”

“啊?”许阳一怔。

年轻医生奇怪地瞥了许阳一眼:“那还能是哪儿?”

许阳一时竟无语凝噎:“你们这年代的人都喜欢玩这种大喘气的烂梗吗?”

“什么?”那年轻医生没懂许阳在说什么。

许阳茫然地看看四周,又摸了摸这厚实的木桌子,科学常识告诉他,这一切都是不可能存在的,但是实际感受却告诉他,这就是真的!

钱老在台前道:“好了,不要交头接耳开小会了,认真听着。我们的老带新计划呢,是一个老中医带一个年轻中医,你们这次来了五个年轻中医,所以我们也安排了五个老中医,我也是其中之一。接下来宣布一下组织的安排。”

几个年轻中医都屏住了气,都有些紧张,尤其坐在自己身边这年轻中医,更是把脸都憋红了。无论哪个年代的中医都一样,跟什么样的师父真的能决定你未来的发展。

“跟师?我有机会跟师了?”

他本来就没师父可跟了,可没想到系统给他安排到了1978年的西苑医院,又要老带新计划,他竟然又有了跟师的机会,更何况钱老还是老师之一。

钱老那是什么人物,大国手级别的名老中医啊!当代八大妇科名医之首。

生于前清光绪年间,祖上三代行医,皆是吴中名医,真正的医学世家。年幼之时跟随前清太医之子学医,后随父习医,22岁悬壶济世,随即名满苏州。1955年的时候就上调北京了。

许阳一直以为自己未来的发展早就限定在他被开除的那天了,他这辈子已经完了,可没想到他现在居然还能有这样的机会!

许阳说过,如果还有机会跟师,他肯定会拼了命去争取的。更别说,这老师还有可能是钱老,这可是钱老啊!

哪家中医院也给不了这么豪华的待遇啊!

钱老开始宣读组织安排:“徐小琴,你的老师是我们李原医生。高惠芬,你的老师是我们牛亦祥医生……”

“不行,不能听组织安排,万一自己不是跟师钱老怎么办?”许阳心中一紧,然后他小声喊道:“系统!系统,能安排一下吗?”

没人鸟他!

也没系统鸟他!

许阳又抬头看了一眼正在念安排计划的钱老,心中顿时焦急起来,他急忙小声喊道:“系统!喂,大网红?安卓!真的不能黑箱操作一下吗?”

还是没人鸟他!

只有旁边那个戴眼镜的医生扭头奇怪地看了许阳一眼,他都不知道许阳在小声嘀咕什么。

许阳等不及了,他急忙站了起来,大声喊道:“钱老……额……主任……”

钱老停了下来,看向许阳,他有些疑惑:“许阳小同志,你又怎么了?”

许阳心思急转:“我……我……我觉得我需要跟您学习!”

“嗯?”众人都是一愣,这年头讲的都是集体主义,要服从集体,服从组织分配,不能讲个人利益,怎么还有人主动要求跟主任学习的?

钱老也脸色微沉,他正色:“许阳同志,你要服从组织分配!要注重集体利益,不能自己提要求。”

许阳急忙道:“我……我就是为了集体,我才这么要求的。”

“嗯?”众人都不解地看着许阳。

许阳忙解释道:“一个水桶能装多少水,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板。而我,就是我们这五个人里面最差的那个,所以我要跟主任学习,我们的集体需要补这块短板。”

“我不是为了我自己,我是为了我们整个集体。”许阳一想到自己这半年的悲惨经历,不禁瞬间悲从心来,眼眶一下子就红了,眼泪在眼眶里面转啊转。

大家都看呆了。

许阳一咬牙,一跺脚,一甩手就彻底把脸皮给扔出去了:“我知道我没用,但是我不可以给我们这个集体抹黑……更不可以给我们医院抹黑……我要对医院负责,更要对患者负责,毕竟我也是个医生啊!所以我一定要好好学习!”

许阳说过,只要再有机会,他一定会拼了命去争取的,更别说不要脸了。

大家一看许阳这情真意切的模样,顿时都感动不已。

好好的一个大小伙子,为了不给集体拖后腿,不顾脸面主动承认自己落后,而且为了要求进步都哭成这个样子了!

这个年轻人真的好有集体荣誉感啊!

这年头的人,还都比较纯洁,很注重集体主义,很讲究牺牲和奉献精神,很少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戏精!

钱老也怔怔地看了看许阳,微微吐出一口气,他道:“好了,不管怎么说,都还是要服从集体分配的,先坐下。”

“是。”许阳委屈巴巴地答应一声,难道还是不行吗?

钱老又看了看许阳,继续念道:“马凤琴,你的老师是王德志医生;刘明达……你的老师……是何云宇医生;许阳……跟我……”

许阳立刻抬头。

钱老则是把那张纸折了一下,放进了自己口袋。其实他原本的安排是刘明达跟他,许阳跟何云宇。

宣布完了,会议也结束了。

许阳心中的大石终于落地了,坐在他身边的那个戴着眼镜喜欢大喘气烂梗的年轻医生也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扭过头对许阳感动地说道:“许阳医生,你……你真的太有集体荣誉感了,真的……我听了都很感动……”

许阳有些汗颜,这年头的小伙子还是单纯啊:“惭愧,惭愧,都是为了集体嘛。哦,还没请教您的名字?”

年轻医生道:“哦,我叫刘明达。”

“哦。”许阳也点了点头,扭头去找钱老,接下来他就要跟钱老去学习了。

“哎?等等,刘明达!”许阳豁然转头,盯着了刘明达。

刘明达被许阳这动作吓一跳。

许阳瞪大了眼睛,记忆中的两张面孔重合到了一起,只是眼前这张年轻的有些过分。

许阳看着刘明达的脸彻底懵了,长江学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全国名中医……齐省中医大学教授……全国中医妇科顶级专家……钱老最得意的徒弟……刘明达!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