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许阳医生(1 / 1)

我叫许阳。

职业是中医。

学历是研究生,以全系第一名的成绩毕业,是省优秀毕业生。毕业即入职市中医院,两个月后被开除。

今天是我被市中医院开除的第六个月零十七天。

天气:晴。

心情:依旧不好。

我现在供职于w县阳光新村小区楼下的一家民营中医小诊所,叫明心堂。工资两千五,无津贴,无饭补,无住宿,但有社保。

坐在我对面的是患者,这是这个月我接诊的第一个患者,她叫李晴,她找我治疗痛经。

“患者主诉身疲懒言,月经紊乱,或提前六七日,或延后六七日,经期前后少腹胀痛,欲呕,经期持续三天,量少色黑,夹有血块,得温痛稍减,血块下后痛减。大便干结,2-3天一行……”

许阳在电脑上记录好患者的病案。

李晴则是用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小腹,另外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着许阳,她很好奇眼前这个小帅哥为什么眉宇之间总有一丝化不开的忧郁。

许阳看了看李晴的脸,发现对方的妆容太厚了,无法通过面诊看出什么来,他道:“舌头伸出来,我看一下。”

李晴吐出舌头。

许阳又道:“舌头翘上去,看看舌下。”

许阳皱了皱眉,有些犹豫地记录上舌淡红,苔薄白。他道:“伸手出来,我把个脉。”

李晴听话地把手放在脉枕上。

许阳伸出自己的中指在对方的掌后桡骨茎突处定关,然后齐下食指与无名指,定好寸、尺二部。许阳闭上眼睛,三指按在对方手腕寸关尺三部,然后细细诊起脉来。

李晴则是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满身忧郁气质的许阳,痛经的时候就要多看帅哥,这可是缓解痛经的有效偏方呢!

很快,许阳就松开了李晴的右手,他道:“左手拿过来。”

李晴又拿过来了左手,许阳诊左手脉用时亦是很短,松开对方后,本应该在病案上记录脉诊信息,许阳双手放在键盘上,却什么都写不上去。

李晴歪着脑袋问道:“许医生,怎么了?”

许阳摇头道:“没事。”

许阳皱眉思索,病人应当为寒凝血瘀导致的痛经,女子痛经在中医看来无非是两种原因,一则不荣而痛,二则不通则痛。不荣而痛是虚证,不通则痛是实证。

病人少腹胀痛,得温则减,且有血块,应是下焦受寒,寒邪客于下焦,形成血瘀,导致气血运行受阻,不通则痛。而等血块落下,气血畅通,则痛减。

经前疼痛多是实证,因为气血下注的时候,遇阻不通而痛。经后疼痛多是虚证,经期气血大失,气血不足,不能濡养胞宫,不荣则痛……

患者经前经后都有疼痛,难道虚实兼有?

她应该是以实寒之证为主的,实则泄之,寒则温之。所以应当以少腹逐瘀汤主之,少腹逐瘀汤既有温经散寒之能,又有活血化瘀之效,应当是对症的。

“理论上应该没错。”

李晴看见许阳思索的认真又忧郁的迷人模样,不禁内心荡漾了一下,经痛立刻缓解了不少,她问:“许医生,我这病怎么样?”

许阳回道:“我帮你开个方子吧。”

李晴答应:“好。”

一听许阳要开方子,柜台旁边站着一个绑着马尾辫的女孩也看了过来,盯住了许阳。

许阳双手放在键盘中,正欲开方,可双手却是忍不住颤了颤,嘴唇抿紧了,眼中也闪过紧张之色。

“可她其他症状是怎么回事?”

李晴见许阳迟迟没有动作,她提醒一声:“许医生?”

“啊?”许阳茫然回头,然后立马回过神来,他咽了咽口水,有些犹豫地说道:“我……开点四物汤给你喝吧。”

听到又是四物汤,柜台旁站着的绑着马尾辫的女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李晴也是一愣:“啊?四物汤,我喝过,没什么用啊。”

许阳神色稍稍有些慌乱:“要坚持喝,再喝喝看看……嗯……”

“好吧。”李晴悄悄撇撇嘴,但心中却是已经失望,早知道去找个老中医了。小帅哥就是中看不中用,银枪蜡烛头。只能靠外表治痛经,这玩意儿治标不治本啊!

许阳快速给她开好了药,面色有些难掩的颓然。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虽说他读到了研究生,可他空有一肚子理论,临床的本事却没有多少,单一的病证他还会一点,复杂的合病他就不会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根本不敢治病!那件事对他影响太大了!

许阳往后面看了看,坐在他后面的是宋强,是明心堂另外一个医生,今年三十五岁,本科学历,从医十年,这人……也不会治病……但有一点他比自己强,那就是他能忽悠。

宋强也在接诊,那中年男患者坐在宋强对面,鼓着嘴说道:“宋医生,你上次给我的药不管用啊,我还是满嘴口腔溃疡,一点都没好。”

跟许阳的谨慎相比,宋强则是大大咧咧多了,他道:“上次给你开了什么药,哦,知柏地黄丸……之前是怀疑你肾阴亏损,阴不抱阳,导致阴虚火旺,才有的口腔溃疡嘛,男人嘛,总是肾上面有点问题的。”

“哎,我没有啊,你别瞎说。”患者立刻急了。

宋强摆摆手,道:“我是说病情,阴虚火旺,所以我给你开点知柏地黄丸,地黄丸滋补肾阴,知柏二味药是清虚火的。那现在看来不是了,不是肾火,那就一定是心火了。”

“对,没错。”宋强点点头,肯定道:“一定是心火,心开窍于舌,舌为心之苗嘛,你看你口舌生疮,一定是心火上炎了,而且会灼烧津液,你肯定有感觉到口渴吧?”

“没有啊。”患者摇头。

“啊?”宋强则是一怔,然后立马道:“那你肯定喝过水了呀。”

“对哦!”患者若有所思,感觉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宋强又道:“心与小肠互为表里,而且小肠主液,如果你的心火移于小肠,那心火灼烧小肠津液,就会导致你的小便短赤,色黄,对不对?”

患者又摇头:“没有啊。”

“啊?”宋强又是一怔:“那……肯定是因为心火还没有移于小肠嘛,你运气好。而且你爱喝水啊,所以把小便冲淡了嘛,你早上起来第一泡尿肯定很黄吧。”

“是哦。”患者又觉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宋强道:“好了,给你开点导赤散吃吃吧,降火还滋阴,而且对症口腔溃疡。”

“行吧。”患者点头。

宋强开完方子之后,对患者道:“来吧,去治疗室给你推拿推拿。”

患者一愣:“啊?我上火也要推拿?”

宋强没好气道:“才三十块钱,你去车站付费按摩椅也不止这么点了,而且还能进医保,有什么得不得的?”

说完,宋强拉着患者进了治疗室。

许阳摇了摇头,苦笑一下。他知道宋强辩证错了,患者肯定不是实热证,大概率也不是阴虚之证,但是他也说不出所以然来。

宋强不会治病,许阳也不会,两个人半斤八两。

许阳微微叹了一声,神色有些忧虑。有件事儿,所有人都不知道,那就是他除了不会治病之外,他还有病。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切正常,但只要他闭上眼睛,他就能看见一行字“系统已加载99%”。

从他被开除的那天开始就这样了,只不过最初是1%,加载了半年才终于到了99%。

他也从最初的惶恐不安,夜不能寐,到后来的好奇困惑,再到现在,许阳已经能跟这玩意儿和平共处了,再处下去,估计能处出感情来。

许阳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这加载了半年的系统到底是什么,看这磨叽的加载速度,八成是山寨版安卓的。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