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上调(1 / 1)

可怕的乙脑终于还是被降服了。

这一场大考也终于落下了帷幕。

在这场大考里面,最为出彩的自然是蒲老了。去年蒲老刚进京的时候,还是不显山不露水,只是一个普通的妇科大夫。

这才半年多的时间过去,在这高手云集的京城,蒲老还是显露出了自己的实力,果然是强悍的出奇。

全国各省状元联考,蒲老拿了第一。

再没人敢拿他当成一个妇科中医了。

这也惹来了部里的领导下令把这些奉调入京的中医,再仔细调查一遍资料。他们差点错过这么一个大高手!要是没蒲老,今年这乙脑说不定真的很难办了!

这一役之后,蒲老名满京城,天下无人不服。

也是从这个时候起,渐渐地没人再叫蒲老为蒲大夫了,而是叫他蒲老。而蒲老目前待的科室还是妇科,但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工作要进行调动了。

再让他待在妇科,那就真屈才了。

院长本想重新安排蒲老的工作,但是部里却透露出消息,说是蒲老的工作由部里安排。

得,一听这话,院长顿时有数了,怕是要给蒲老安排到更重要的位置上去了。

院长提前去恭喜蒲老了。

蒲老也是呵呵一笑,不甚在意。

让蒲老更在意的还是那天院长为他垫上餐票的事情,蒲老说什么也要把食堂的餐票还给院长。

院长在哭笑不得之余,也就收下了。

……

这场乙脑,改变了很多人,蒲老只是其中之一,许阳的名气现在也非常响。基本上京城中医们就没有不知道许阳的,提到蒲老必然会提到许阳。

主要是蒲老的这个学生太优秀了,优秀的让人妒忌啊!这么年轻还这么优秀,更让人妒忌了。

一时间,许阳的名声也变得显赫起来了。

反倒是高华信显得平平无奇了,但许阳知道他只是这个时空的投影而已,这个时代,年轻一辈的风云人物其实是高华信,自己是虚假的。

而且高华信现在也确实很努力,应该也是被许阳影响的吧。毕竟许阳给他的压力太大了,他也不想别人一提到蒲老徒弟的时候,只会记得许阳,而没有他什么事儿!

高华信非常拼,基本都不做自己的事情,他的生活只有学医治病。

很多人都说中医用那么多古文,不易传播,太晦涩难懂了。其实这话是不对的,为什么呢?医学,本来就是非常专业性的东西,为什么要让人人都懂呢?

如果普通人都会治病了,那还要医生干嘛?

而且中医已经是最好懂的医学了,至少对中国人来说是这样的。你听过不少人自学中医了的,但你听过有人自学西医嘛?自学手术?自学呼吸内科?

不可能的呀!

究其原因,还是中医是最好学的,最好入手的。但其实中医是一门易学难精的学科,看起来人人都能入门,看几本专业书,看一点名医医案,学两句治病法则,就觉得自己能治病了!

差太远了!

许多中医,分析医案起来头头是道。真正治起病来,却是懵逼的,怎么治都不管用。

不是中医治不了病,是你这个学中医的没本事!

中医这行门槛在门的里头呢!

大抵任何一位中医,想要成为名医都是要付出极大代价的。就像蒲老自己说的那样,他说自己不过是中上之姿,靠的就是努力二字。

蒲老是完全没有任何兴趣爱好的,他牺牲了所有可以娱乐的时间,用着接近苦行僧的方式来学医,才能有这样的成就!

所有的名中医都是这样的,就像去年治好石家庄乙脑的郭可明老中医,也是如此。他们家也是祖传中医,他从小就跟着父亲学。

小孩子嘛,没个定性。偷偷溜出去听评书,还去借同学的通俗小说看。结果被郭可明老中医的父亲发现了之后,一顿胖揍,还要烧掉这本书。

郭可明苦苦哀求都不行啊,还说这本书是同学的,烧了之后,就没法跟人家交代了,他明天就去把书还给同学。

但是郭父还是把这书给烧了,他就让你没法交代,就让你丢人尴尬!谁让你不好好学医了,还干这种闲事!

所以郭可明老中医这一辈子也没有什么兴趣爱好,就是学医治病,仅此而已。每一个医术高明的中医,其实都非常纯粹。

你想要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首先就要有极致的热爱和极致的专注。医学更是如此,努力只能及格,拼命才能优秀!

连许阳这种有作弊器的选手,都那么纯粹,他也没有任何自己的娱乐爱好,连应酬吃饭也是一概不去,他连上网都不上,把手机都换成老人机了。

要说时间,别人可能时间不够,许阳的时间还能不够吗?他都偷了时间机器了!可还是那句话,不专注和极致的人,给再多时间都是不够用的。

现在的高华信就非常专注和极致,甚至许阳在想高华信之所以能成为国宝级的中医大师,是不是也跟这段时间的经历有关系!

不管如何,许阳自然也是不能落后的!

还有个家伙也很努力,那就是温三全的徒弟郝装逼同志。郝装逼是真的受到刺激了,原本他认为自己才是年轻一辈里面最厉害的那个人。

后来出了个许阳,望尘莫及的那种变态,他也就不跟人家比了。关键是他现在觉得这个傻乎乎的高华信也比他厉害,那他就不能忍了,自然要奋起直追的!

但不过注定他这辈子都要悲催,高华信也不是好惹的主儿啊。

至少许阳听过国医大师高华信的名字,但是从来没听过郝装逼的名字?诶,郝装逼的原名叫什么?

许阳现在才发现他现在连郝装逼的名字都不知道。

……

不久之后,蒲老的调令下来了,组织关系转到了部里,然后挂在中医研究院上。同时,蒲老的工作安排进入中央保健组,负责的领导的保健工作。蒲老服务的是周总。

而许阳也过上了跟着师父去领导家出诊的日子。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