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啥子是辩证法(1 / 1)

千万不要相信狗能改掉吃屎这个毛病,就像千万不能想一个热爱装逼的人突然有一天就不装了。

如果他不装了,那一定是现场有比他牛很多的人存在。记住,这个牛很多的,只是装逼者本人的认为,只要他认为自己天下无敌,那他真就天下无敌了。

所以到了这间诊室,郝装逼立刻又下意思地下巴抬高了几度,虽然不是很明显,但很能说明问题!

他觉得自己虽然比不过许阳这个变态,但总是比高华信这个傻乎乎往桌子上倒鸡蛋的强!

……

到了诊室这边,温三全听高华信说明了情况,然后又听说许阳已经来把过关了。温三全点点头,就准备签字了,他也很忙,就不细看了,有许阳把关他也很放心。

可都把笔拿起来了,温三全却又对郝装逼道:“你不是不服气吗?要不你这个病人也上手看看?”

“看就看。”郝装逼还真赌气了,直接就来了。

反倒是把房间里面几个人弄得一愣。

郝装逼上前诊断,然后又听了高华信的描述之后,他也很快就得出了表郁里闭,表里俱闭,这不是跟刚刚那个病人一样嘛!

郝装逼刚想说大小承气汤,前面许阳刚给他们开过小承气汤,他现在倒是也敢用了。但是还没张嘴,突然又意识到换阵并未大实满,还不能用承气!

他又皱了眉,现在表里俱闭,需要双解。想要发表,可是现在患者舌津已干,胃阴被劫,已经不能再发表了。

“额……”郝装逼一时间怔住了,因为他也想不到比较完善的方子了,总觉得差点意思。

要是他遇上这情况,肯定还是要找老师来镇场子的,事实上,现在的制度也是这么要求的。

温三全没好气地哼了一下:“说呀,怎么不说了?”

郝装逼低下头不敢言语了。

温三全则道:“不逞能了?说你两句,还不虚心接受!”

郝装逼撇了撇嘴:“我想不出来,也不怪我!那他们还不是找许阳帮忙的!”

温三全又把眼睛瞪了起来了,他这徒弟啊,别的都还好,就是这性子太傲了一些。一直都没能给他磨下来,现在年轻一辈里,他也就服许阳一个人。

旁边那个酱油中医却插嘴道:“这可不是,这个方子许医生只是帮我们审了审,没给出任何修改意见!”

温三全和郝装逼同时一愣。

郝装逼则问:“那这个方子谁给拟的?这个病房不是我师父负责的吗?哪个老师过来了?”

温三全也露出了疑惑之色。

酱油中医道:“没有,就是高华信自个人辨证之后拟的,许医生也说这个方子很不错!”

温三全和郝装逼都诧异地看向了高华信。

高华信也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

郝装逼错愕无比:“他?”

酱油中医好笑地反问:“难不成我啊?”

郝装逼惊呆了,就这个往桌子上倒鸡蛋的二傻子也能治这病?也能开出来这样的方子?

温三全也是震惊无比地看着高华信,他又仔细地看了一遍方子,心中吃惊不已。暗道自己真是打眼了,许阳着实太光芒万丈了,年轻一辈里面根本没有能跟他相比的,连他们这些老一辈的专家,很多都比不上他。

所以在许阳的光芒下,所有人都黯然失色了。最黯然的就是跟许阳师出同门的高华信了,所有人几乎都忽略了许阳这个小师弟了。

可今日温三全才发现这个平平无奇的小师弟,居然也这么厉害!就单从这一个案例就能看出来,如是没有许阳,这小子绝对是年轻一辈里面的第一人啊!甚至可以说远超年轻一辈!

温三全都有些妒忌,蒲大夫这是什么好运啊,居然有两个这么厉害的徒弟!

温三全再看郝装逼,眼神中都带着嫌弃之色了。都这样了,你特么还有脸装逼呢!

郝装逼也尴尬不已,脑子都不会转了,他都呆了!

温三全嫌弃地看完自己徒弟,又回过头,不禁开始扪心自问,难道是我的问题?

……

忙,是这段时间许阳他们主题。

但兴奋和欣慰却是所有医生心里共同的感受,因为住进来的那些病人,他们基本上都用中药控制住了。

随着现在大家辨证的熟练,许多初诊病人就得到了很有效的治疗。轻症不会转成重症,过上几日,就能康复出院了!

重病人经过专家组的治疗,转轻率和康复率也在大幅度提高着。虽然乙脑病情来的很快,但现在并没有那么可怕了!

中医再一次用自己的能力证明了在抗击疫情中的价值!

外界的那些质疑声也很少能听见了!

毕竟这个年代没网络,没那么多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也没有那么多二傻子被人一忽悠就被被带着去尬黑了。

1956年9月4日,头版报道了这次中医药大战乙脑的成果。

再后,这次乙脑之疫,基本已经被控制住了。

大批住院病人陆陆续续地出院,已经天气入秋,渐渐变得干燥,入院的病人也骤然降了下来。

这一次,医生们胜利了。

可诸位医生都很脱了一层皮一样,许阳等人都瘦了好几圈,连蒲老这样的高龄老人也神色憔悴了很多,也苍老了许阳。

但成果是喜人的!

……

“来,来,大家排好队啊。那个许阳同志,你就站在第二排,就在蒲大夫后面。等会儿领导就要来接见你们了,按照之前说过的,要有秩序哈!”

中医研究院的老专家们站成了两排,这一次专家组主要是中医研究院里的专家组成。而许阳则是年轻一辈里面唯一一个有资格来现场接受领导接见的。

众人脸上都扬着掩饰不住的兴奋和喜悦,就连蒲老也是如此。

许阳也一直翘首期盼着。

……

很快,领导来了,他们只属领导来的是李德全部长,另外周总也来了……

李部和周总过来跟老专家们握手,亲切问候。

被握手接见的老专家们一个个都兴奋的脸红了。

许阳的心更是扑通扑通的跳,都快送胸腔里面跳出来了。

“这位就是蒲辅周大夫!”李部跟周总介绍。

周总看着蒲老,不停点头,伸出了手:“蒲大夫,久闻大名啊,这次抗击乙脑,您辛苦了!”

蒲老忙跟周总握手,连道:“不敢当,应该的,应该的,都是医者本分。”

周总微微颔首,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蒲大夫的治疗方案,我也看过了。蒲大夫是用发展的眼光看待这次疾病的,不为过去现有的经验所困。”

“非常注重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人制宜,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就是辩证法啊。没想到蒲大夫不仅是高明中医,还懂辩证法啊!”

蒲老听得一脸迷惑,一时间没忍住回头小声问许阳:“啥子是辩证法!”

许阳回道:“就是说你很厉害!”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