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辨证治疗(1 / 1)

尴尬呀!

再没比这更尴尬的了!

全场专家领导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傻眼了。

高华信也惊呆了,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蒲老也顿时看呆了,这是什么鬼?

许阳则是用手捂着脸,我尼玛,你瞎激动个球啊,你拿的是早饭,我拿的才是资料啊!

郝装逼同志也非常错愕地问许阳:“我说同志,你们的资料挺别致啊!”

许阳翻了个白眼,无语了。

而高华信更是憋的满脸通红,他都想当场去世了,这也太尴尬了吧!

温三全也忍不住问道:“蒲大夫,难道鸡蛋是治疗乙脑的一味必不可缺的要药?”

这话一出,桌上的专家们纷纷皱眉慎重地思索起了鸡蛋的药理和暑病之间的关联,嗯,蒲大夫肯定不会做没意义的举动的!

蒲大夫被他们说的一愣。

何部长拿起桌子上的一玻璃瓶牛奶,他问:“难道这牛奶也是必须要用的?”

专家们又是一愣,又开始思考起了牛乳的药用!

许阳的神色一下子就精彩起来了。

高华信更尴尬了。

就连蒲老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尴尬之色。

谁能想到,谁他妈能想到在这么严肃的场合上居然会来这么一出喜剧的场面,这都是什么鬼啊?这他妈什么鬼!

蒲老都想问高华信,你特么在搞什么鬼!

高华信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脸比猴子屁股还红,他嗫嚅道:“领导,您小心点,这玻璃瓶我还要还给食堂呢,押着饭票呢!”

“啊?”何部长愣了一下。

高华信脸都不知道往哪儿搁了,他尴尬的泪眼都快掉出来了:“我……这是给我师父带的早点,他都没吃饭呢!”

“这些鸡蛋是我们……医院的职工给凑的,我这一下子激动,我就拿差了。那些资料,都在都在许阳包里呢!”

许阳也不禁用手捂脸。

众人在一怔之后,全都发出了哈哈大笑之声。

这还是乙脑疾病袭扰京城以来,大家第一次笑的这么开心,几乎都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了。

蒲老也哭笑不得。

许阳看向高华信,他也不停苦笑。原来国宝级的中医大师高华信年轻的时候还有这一出,还不肯跟自己说秘密,这不就是现成的黑历史嘛!

……

这一出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

接下来就是商讨方案了,蒲老已经把框架定好了,大家按照他的框架来就行了。不会像昨天那样,所有人都吵个不停,弄半天,什么正经的结论都没出来。

就像蒲老说的那样,总得有个说了算的。

蒲老用他的实力争得了话语权,这次的专家会就是以蒲老为主导的。

大家也根据蒲老的框架,完善里面的辨证要点和相关有效的方子,一直讨论到傍晚。中午饭,他们也是办公室里面吃的,食堂师傅直接送了饭菜上来。

到了傍晚,基本上的要点都讨论结束了。

领导那边也把组织结构整理好了,按照每个老专家带几个成熟的中医,管理几个病房的模式来进行治疗。同时,西医进行配合治疗!

没错,这一次治疗也是中西医合作治疗,但却是以中医为主的!

用老配新的模式,主要是为了提高辨证的正确率。他们都已经把方子讨论出来了,只要辨证没有错,那方子下去肯定是有效果的。

当天傍晚上开始,这些老专家一个都没睡,全都扑向了病人。

蒲老也是如此。

方子的效果怎么样,还是要看使用之后的情况的。一切的讨论都是为了临床服务,具体的方子还要在临床之后再进行调整!

所有人都扑在一线。

现在已经有很多乙脑患者了,而且还在不停地增加。这个疾病传变迅速,很容易就会变成垂危大症,会危及生命的。

所以时间就是生命。

这些老大夫没有一个年纪小于六十的,但全都是整宿整宿的熬夜治病。不停有辨证的信息反馈上来,诚如蒲老说的那样,今年真是湿温为主。

大多数乙脑病人都是湿温致病,所以用蒲老定好通阳利湿的方子。病情的不同阶段,也有不同的方子应对。病情的不同,也有不同的方子!

若是湿热并盛。湿暑伏暑,三焦均受,舌灰白,胸满闷,潮热呕恶,烦渴自利,汗出溲短者,用杏仁滑石汤。

若是热盛于湿,选用三石汤。

若是湿盛于热,选用三仁汤。若是太阴湿盛,喘促者,用千金苇茎汤合金杏仁滑石汤加减。若湿郁经脉,身热身痛,汗多自利,选用薏苡竹叶散。

……

随着辨证论治,病人用药之后的反馈情况也逐渐出来了。专家们又在不停地完善治疗方案,根据病人用药之后的病情变化,又立了很多细致的方子出来。

而且专家们发现这一次的病人是湿热并重的居多,但是湿热并重的这个框里面,不是一个方子就能通用的。

他们又在蒲老的牵头之下,不停完善湿热并盛里具体的方子。

若脉缓身痛,舌淡黄而滑,渴不多饮或不可,汗出而解,继而复热,徒利湿不退,徒清热而热愈炽,治宜清热利湿并进,选用黄芩滑石汤。

若阳明湿温,气壅为哕者,选用新制橘皮竹茹汤。若湿聚热蒸,蕴于经络,寒站热炽,骨节烦疼,舌色灰滞,面色萎黄,病名湿痹,选用宣痹汤。

若三焦湿郁,升降失司,脘连腹胀,大便不爽,选用一加减正气散加减。若湿郁三焦,脘闷便溏,身痛,舌白,脉象模糊,选用二加减正气散加减。

等等。

随着不停的治疗,治疗的方案也在不停完善着。病人的疾病也在迅速被控制着,跟之前的那种动辄转成垂危大症的危险情况,完全不同了。

郭可明老中医也很快就从石家庄赶来了,他到儿童医院病房里面亲自诊断了一批乙脑的患者,他也认可了蒲老这边出具的方案。

在这段时间,医护人员都忙疯了。

这些老专家都好长时间都没能好好睡觉,蒲老也在儿童医院和传染医院两头不停地跑。

许阳和高华信也扑到了一线治病救人!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