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为乙脑立法(1 / 1)

这话一出,旁边专家都愣住了。

什么叫做今年的天地变了?

秦组长也问蒲老:“蒲大夫,您说的仔细一点。”

蒲老指了指桌子上的这两份资料,他道:“你看去年的石家庄乙脑前后的天气情况,那段时间都是大太阳天,都是高热的天气,还无雨水。”

“所谓外感致病,都是这方天地自然使人生病。六淫外邪皆是天地之邪,所以我们在治疗外感疾病的时候,一定要必先岁气,毋伐天和。”

“去年石家庄久晴无雨,气候偏热,人感其气而病,所以去年的乙脑患者多属暑温范畴,立白虎汤治疗是非常合乎时宜的!”

“包括一系列的寒凉药物,都是非常对证的,所以这就是去年石家庄中医治疗乙脑取得重大成果的原因。因为药物是很对证的!去年各个医院推广使用,反馈都很好,就是这个原因。”

闻听此言,众人都相互看了看,眼中都有惊疑之色。

原来这个大夫是按照这个思路来辨证的。

有些通晓五运六气的大夫则是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秦组长也非常慎重地点了点头。

来的何部长也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他总算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同时他也松了一口气。

石家庄的治疗经验今年应用却无效,其实部里也背负着很大的压力,因为是他们向全国医院推广的治疗方案,同时也是他们向全世界通报的。

这不都是他们的责任啊。

他们也一直想弄懂到底怎么回事呢!

现在可算是有解释了,换做平时,这解释他还得质疑几分,可现在这解释是蒲老提出来的,他也不敢多质疑,至少不会往胡扯的方向想,毕竟人家的战绩在这儿呢。

秦组长又道:“蒲大夫,您继续说,那今年怎么不一样了?”

蒲老翻开了北京这边的天气报告,他说:“虽然我们这次的乙脑发病时间跟去年石家庄的时间比较接近,都属于暑季。”

“但是今年北京立秋前后雨水较多,气候偏湿,湿热蒸腾之下,人感其气而病也。所以这个病属于湿温的范畴。我们也的确看到了好几个湿盛的病人。”

“若是还按照去年的治疗方案,还是按照白虎汤等寒凉药去治,就会更加导致湿遏热伏。不仅高热退不下来,就连病情都会加重的。你们可以看一哈,之前救治失败的病例,是不是这样子的?”

众人再度怔了一下,之前的一手资料已经发到他们手上了,他们也都看的差不多了,还真的是跟蒲老说的很接近。

而且再想到蒲老昨天治的那两个病人,都是按照湿温去治的,用通阳利湿之法,效果就特别好,很快就控制了病情,而且全部一剂而愈。

这就是明证。

这一番话说的在场众人豁然开朗,之前蒙在众人头上的那块用来蒙骗他们的布匹已经被掀开了。

“原来是这样。”何部长郑重地点点头,他有些明悟地说道:“原来去年的方子只能治去年的病啊。”

蒲老也立马回应道:“说的很对,我还是那句话,中医的病跟西医的病肯定不是一回事情,我们治病绝对不要被西医的病名所困惑。”

“他们说去年是乙脑,今年还是乙脑,还是一模一样的病。但这是他们的看法,我们中医辨证一定不要先入为主,不能用之前的方子简单去治。”

“去年跟今年的情况,是不一样的。我们要重视时令节气对疾病的影响。去年多是暑温,今年却多是湿温,这是二者的不同之处。”

秦组长问道:“那蒲大夫,您昨天用的三仁汤就是您对今年乙脑的治法?”

蒲老回道:“可以这么说!”

秦组长又问:“那我们是否也可以按照这个方子的思路去治乙脑?”

众人又看向了蒲老。

连部长都看了过来,怎么治才是最关键的。现在乙脑已经有蔓延之势了,而且重症和致死率都很高,一定要控制住才行。

蒲老却摇头:“不得行。”

众人都是一怔。

秦组长也露出了意外之色:“不能用吗?”

蒲老道:“还是那句话我们一定要抛弃掉乙脑这个医学名词,这个病可以包含很多中医的证。”

“我们治疗乙脑绝对不可以按照一法一方去治,一定要辨证论治,每一个病人的证到底是什么,我们就要按照那个方向去治!”

秦组长和何部长都皱起了眉。

其他大夫相互看了看。

何部长有些担忧地说道:“如果没有确定的治疗方案,恐怕很难操作下去啊,并不是所有的大夫都有您这份功力啊!”

“而且现在的病人越来越多,医生,尤其有高水平的医生是不够的。我们把专家组这些大夫全撒下去,每个人也管不了几个!”

“若是不能为治乙脑立法,这个疾病肯定还是难以控制的。至少治疗后果我们无法保证,病人也只能碰运气看看能不能碰见名医!”

其他人也郑重地点头。

秦组长皱眉对蒲老:“蒲大夫,您能根据辨证的不同给出相应的治疗方案吗?我们要的是为治乙脑而立法!”

其他人也都很期待地看着蒲老。

蒲老也不负众望地点点头:“有!”

众人皆大喜。

何部长催促道:“蒲大夫,快说说!”

蒲老:“首先石家庄按照温病学去治乙脑,这个思路肯定是没得错的,我也是按照这么来的。这个病很类似于我们中医的暑病,但我们治暑病不能按照一法一方去治,治乙脑更是不能如此。”

“一定要根据病人的情况,病邪的特点,病情的轻重,寒热温凉等情况的不同,随证而治。为此,我根据我得到资料和相关医学经验,一共立了八法去治这次乙脑之疫。”

“有辛凉透邪法,有逐秽通里法,有清热解毒法,有开窍豁痰法,有镇肝息风法,有通阳利湿法,有生津益胃法,有清燥养阴法。”

“这只是初步的治疗方案,细节我们还需要讨论。然后具体使用之后,我们还要在治疗病人身上逐步完善起来!”

众人也听得一喜。

何部长和秦组长也赶紧看了过来。

蒲老露出笑容,朝后面一挥手,大声道:“把我们整理的资料拿过来!”

许阳和高华信在后面早就听得兴奋不已了!

一听这声招呼,许阳立刻提起自己放在地上的背包。但他刚拎起来,却见高华信已经拎着包上去了。

许阳顿时愣了一下,然后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包。

高华信小伙子则是激动上头,再加上一晚上没睡,现在又是兴奋又是迷糊。他一听招呼,立马就冲上前了。

所有领导和专家都在用期待的目光看高华信。

蒲老也含笑鼓励点头!

高华信露出了大大的笑脸,然后伸手一掀背包。

哗……

鸡蛋滚了满桌。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