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湿胜于热(1 / 1)

许阳是从后世来的,对蒲老的了解也仅限于文字材料,他知道后世医家对蒲老的评价是热病国手。对于治疗各种急性热病,蒲老是非常擅长的,也是非常厉害的。

只是眼前这个病人病情如此复杂。别的老专家都不敢打包票,蒲老倒好,直接说一两剂就能治好,还说这已经是很保守的说法了。

怎么着,你还打算一剂而愈啊?

就连许阳也有些惊讶。

他又回忆了一下蒲老方子上的配伍和剂量。蒲老的用药之道,讲究剂量轻灵,配伍得当,药理纯正!

蒲老最为推崇的就是补中益气汤,李东桓立此方,但这方子中每一味药的剂量都非常小,但是组合运用起来,其效力甚大。

用一个武侠的词儿来形容,绝对可以说是四两拨千斤。

这就是东桓用药的奥妙之处。

蒲老也甚是推崇这等境界!

许阳细细琢磨了一会儿,觉得自己还是有很大的上升空间,还是要多多研习。中医的用药之道真的是博大精深,探之无穷,妙用亦无穷也。

蒲老神色微微一黯,微微一叹。

高华信在一旁问道:“老师,为何叹气?是不是病情有什么变化?”

蒲老摇摇头:“那倒不是,只是这个病人是误治而坏的,最初是怎么样的,我也不敢确定。也没得办法根据最初情况诊治,所以还是需要看一批新的患者,仔细辨证一下才能知晓这次病情到底是啥子情况。还有就是……”

高华信问:“什么?”

蒲老皱了皱眉,抱怨道:“天气报告到底啥子时候才能给我送过来哟!”

……

蒲老这边刚抱怨完。

他们的带队领导就过来说:“几位大夫,秦组长那边邀请你们一起去会诊一个病人。”

几个老大夫相互看了看,都跟着他过去另外一个病房。

这次患病的是一个5岁半的小女孩。

病房里已经有不少医生在了,秦伯末组长也在。

蒲老等人走了进来,这边病人原先的主管医生也过来跟他们说明病情。

蒲老他们的带队领导则是跑到秦组长那边去,跟秦组长贴耳小声地说了一下刚刚那边的情况。

秦组长听闻之后,露出了很明显的诧异之色。扭头有些郑重地看了看蒲老,眼神中有些惊疑之色。

秦组长又小声地问那个带队领导:“这个蒲大夫就是刘院长推荐过来的那个妇科医生吧?”

“对,就是他。”带队领导。

秦组长又看了一眼蒲老,像他这种做组长的,对专家组的这些专家的情况自然是很了解的,对蒲老的了解也肯定不仅仅只局限在妇科医生上。

事实上,蒲老他们院长早就把蒲老新的资料递交上去了,包括这半年多时间,蒲老出手治的那些儿科和内科的病人。

不然单一个妇科医生的来头,怎么样也不能进这样的专家组,毕竟专业不对口啊!

……

蒲老他们这些医生也在看病历。

这个小女孩,因为发烧两天,头晕,抽风,所以在三天前住进了儿童医院。

住院检查。

体温397度,脉搏140,呼吸30/分,血压100/60发育正常,营养中等,口唇发绀,下腹部和臀部有三、四个针尖大小的出血点。

前额有2乘以3的青块,肌张力增强,抽风状态,四肢抽动,口吐白膜。听诊:心尖部2级吹风样杂音。肺(-)。

神经系统检查:神志半昏迷,颈项强直,布氏征(+),克氏征(+),巴氏征(+),膝(双侧)反射亢进,瞳孔对光反应存在。

脑脊液检查,外观毛,蛋白微量,糖1-5管(+),细胞数12400/立方毫米,中性97,单核3。血化验:白细胞22000,中性96,单核4。补体结合试验结果(-)。

临床诊断:流行性乙型脑炎(重症)。

病程与治疗:入院前二天感觉头晕,发烧达392,伴有寒战,精神尚好。曾给与解热药后热退。次日体温复升高至39度,仍感头晕,又给退热剂。

但正常玩耍,到中午突然晕倒,问话不能回答,未见抽搐,历时十分钟方清醒。入院前四小时抽风两次,口吐涎沫,持续十分钟缓解。神志尚清,但不愿回答问题,因此来医院就诊入院。

曾给与青霉素和氯霉素治疗,但仍嗜睡明显,且持续高热。到第三日,神志渐昏迷,病情逐渐加重。

这就是全部的病例了。

许阳也看向了病床上躺着的小女孩,已经昏迷不醒了,脖子却挺得笔直,四肢时不时抽动一下。

这不过才5岁半的小姑娘的,正是活泼可爱的年纪,现在却病成了这个样子。许阳心中也甚是不忍。

小女孩的父母家人坐在病床旁边不停抹眼泪,担心极了。

他们新来的医生这边把病历都看完了,然后上前进行诊断。

许阳跟在蒲老后面。

这小姑娘已经高烧五天了,许阳伸手摸了摸她额头四肢和身上,没有汗水,高热但无汗。

“小英,小英。”许阳用手轻轻拍小姑娘肩膀,同时叫她名字。

但此时的小女孩已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了,根本不会回答任何问题。但她却稍稍睁了一下眼,但却不看任何人,就只是睁眼而已,然后很快又闭上了。

许阳的眉头皱紧了几分。

许阳再度摸了摸女孩的四肢,虽然现在高热,但小姑娘的四肢却是冰凉的。

许阳跟主管医生医生交谈得知,小姑娘的已经四天没有大便了,也不想喝东西,已经先后抽风三次了。许阳按了按她的腹部,腹部是不满的。

蒲老掰开了小姑娘的嘴巴,看了看她的舌象,舌质淡,舌苔秽腻。

蒲老诊完脉象之后,道:“脉浮弦数。”

这个小姑娘没有经过中医治疗,西医也只是检测而已,用药不过是青霉素和氯霉素。可以说是初诊病人。

见这边已经诊断完了,秦组长主动点了蒲老的名:“蒲大夫,您觉得这个病人病情怎么样?应该怎么辩证治疗?”

蒲老闻言看向秦组长,他道:“哦,秦组长。这个病人啊,病情的确很严重。是比较明显的湿盛而致阳郁,所以清阳蒙闭,因此才会昏迷不醒。”

“此时病人三焦被湿邪蒙闭,湿胜于热,高热不退,昏迷不醒,情况比较危险,所以急需立通阳利湿之法,宣通三焦,其病可治!”

这话一出,旁边医生纷纷窃窃私语,而且全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就连秦组长也很明显地露出了诧异之色,原因很简单,之前给的治疗乙脑经验全是按照暑温去治的,用的也都是寒凉之药。

怎么一到蒲大夫这里,立马就给推翻了,还不带犹豫的!

书阅屋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