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过用寒凉(1 / 1)

去年一共从全国各省调了30位名中医入京。

大概类似于高考,各省都有状元榜眼,都是本省最顶级的优秀学子。但因为各地用的都不是同一张试卷,所以你没办法给他们分个高低上下。

等到大学,这些状元都到了清华北大。然后再发给他们同一张试卷,这就能分出这些状元的高低了。

这次的乙脑,就是一张试卷,一次最好的测试。

全国奉调上来的30位名中医,这次也来了不少。除了一些的确不擅长这类疾病的没过来。

现在争论不出来具体的方案,就只能先诊断病人,先对病人进行辨证,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专家组这边分成了三组,分别去三个病房。

结果好巧不巧的,蒲老和郝装逼的师父温三全分在了一组。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别的几个医生一起。

医院领导带着他们这些专家去病房看病人。

郝装逼同志见跟许阳分在一起,他更开心了,一直对着许阳和高华信挤眉弄眼。两人没一个想理他的。

到了病房。

病房里面已经有医生在了,是这个病人的主管医生。

见到中医专家们进来,他赶紧给专家们介绍一下床上病人的情况。

这个女病人30岁了,1956年8月25日住院,被诊断为流行性乙型脑炎。已经病了六日了,初起头痛如裂,身微痛,高烧恶寒,食欲不振。

这边医生按照原先石家庄的治疗经验,给与患者大剂的辛凉甘寒之品,还用犀角、羚角、牛黄、至宝丹、紫雪丹、安宫牛黄丸等品。

但病势始终不减,反而迅速发展,转成了重症!

主管医生把病历发下来,过来的专家也在传阅。

主管医生神色有些凝重:“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我们也是按照之前的治疗经验治的,但是效果很差。几位专家,你们看看吧。”

这边的带队领导则安排道:“这样吧,李大夫,您已经看完了病历,就您先来吧。其他大夫先看病历,看完了再过来诊断。”

其他几人也都点头。

这边有条不紊地诊断和传阅。

蒲老是最后一个看病历的,看完之后。蒲老非常顺手地就把病历递给了许阳,许阳也非常自然地接过来查看。

这一举动,让旁边的一众小徒弟们顿时艳羡不已。

郝装逼同志也有些羡慕,他都没看着呢,但这里领导这么多,他也不好直接过来看,不然就显得太没规矩了。

很快就轮到蒲老诊治了,之前的问诊情况,前面的几位医生都已经问的很详细了。

蒲老上前诊断病人,许阳也跟在了后面,高华信则拿出本子,在一旁记录了起来。

现在病人持续高烧,神情非常疲倦,眼睛也很疲累和干涩。脑袋剧痛无比,身上微微有些疼痛。

头有微汗,但是身上却没有汗水。时时呕吐,下利灰白稀水。腹部不痛,小便短黄。心中烦闷,口苦,口渴但不想喝水。

蒲老对病人说:“舌头伸出来我看一下。”

病人皱着眉头,神色疲倦地吐出了舌头。

许阳也看了过去,舌苔薄白,中心黄腻,边质红。

病人是女性,月经在十日前已经过去了,但是现在却又出现了。

蒲老给患者诊断脉象,稍顷之后,蒲老说道:“患者脉象两寸浮数,右关沉数短涩,左关弦数,两尺沉数。”

高华信一一记录下来。

蒲老这话一出,也惹来旁边中医的关注。他们也不禁多看了蒲老几眼,这个医生诊脉非常细致啊,双手寸关尺一共六部,都非常仔细地诊断到了。

各家也都讨论了起来。

蒲老皱眉思索了一下,问道:“许阳,你觉得怎么样?”

许阳想了想,则道:“后夏至为病暑。夏至后,热盛于上而下迫,湿蒸于下而上腾,湿热交蒸,风行其中,人在气交之中感之而病,为暑病。”

“暑温和湿温都是季节流行病。暑和湿是六气之一,都是外邪致病因素。一年当中六气主事各六十天。但春分到秋分的一百八十天,是君火、相火和湿土三气错综为用。”

“也就是热、湿、火混合为一,所以夏秋之间病人发病急速,传变也快,但是病人的症状却并不一样。”

“就以此患者而言,观察该患者的脉证可知,患者之前应该是暑温夹风。其头身、脉浮是因为风。其心烦,舌赤苔黄,口渴发热是因为暑。”

“但现在患者因为服用寒凉太过,冰伏其邪,所以导致病邪留滞不解。所以才变成这样,病情反而更加重了!”

许阳还没说完呢,之前的主管医生忍不住了,他打断道:“小伙子,你的意思是我们的用药不对才导致她病情加重的?”

许阳皱眉点点头,的确是用了太多寒凉的药了,之前的剂量就已经那么大了。后来又还用了那么多寒凉丹剂,甚至还有安宫牛黄丸!

举个简单例子,这就像是地面上燃起了一堆小篝火,没那么厉害。结果你拿来了高压水枪还不算,还给上面扔了二百斤冰块。

太夸张了。

不仅火没灭掉,反而是把地面给伤了,看似表面没火了,但其实火热已经被你这个恐怖的态势给全部砸进地面下了。

情况更严重了!

见许阳还点头了,主管医生立刻脸沉了下来,他有点不高兴了。

郝装逼的老师温三全也沉声道:“这个小伙子说的没错,的确是寒凉太过。你不因势利导,疏风驱邪。一下子用这么多寒凉药,唉,真的是!”

其他专家也不无责怪地看着这个主管医生。

这主管医生脸色一下子就难看起来了,他急忙解释道:“不是,我这可是按照之前部里给的治疗标准治的。我……我……我是按标准来的!”

许阳眉头也皱了皱,标准?若是标准管用,这次就不会这么难了。

蒲老也道:“中医应当辨证论治,不是见火灭火。一看发热了,就拼命用寒凉之药,一点不行,再继续加,这能不出问题吗?现在情况比之前棘手太多了!”

原来的主管医生竟一时喃喃。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