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地道个锤子(1 / 1)

“中医治好石家庄乙脑就是一场惊天骗局”这个论调,说了没多久,就说不下去了。

为什么呢?

因为说这个话的人是想把功劳揽到西医头上的。

当时卫生部先后派了三次专家去石家庄调查,为什么,就是要确定到底是谁的功劳,他们到底是怎么样把这个疫情控制住的。

当时就有很多专家说是西医的功劳,因为他们觉得当时西医也改进了治疗方案,所以才会有这么好的效果。

后来功劳基本上都被中医拿了,他们心里就不爽了,现在见中医翻车了,这个论调又被拿出来了。

但他们马上就聊不下去了。

为什么?

因为西医也翻车了。

这个病,现在谁都治不好了。

得,他们也不敢强行把功劳归在西医身上。就干脆忽略掉这个事儿。

不管怎么说,这个病是没有控制住的,但中医却把强行偷了功劳,欺骗全国人民!

巴拉巴拉一大堆。

领导们一下子就头疼起来了,倒不说头疼功劳不功劳,这个先放在一边。现在最头疼的问题是这个疫情怎么办?

之前的抗疫经验真的不行了吗?难道之前抗疫经验是错的?不然怎么才隔半年时间,就不管用了呢?

领导们都懵了。

更关键的是这个经验已经推广到全国各地的医院去了,要是经验是错的,那其他地区遇到乙脑疫情该怎么办?这个经验用是不用啊?

更关键的是他们还向全世界宣告了中国的抗疫成就,这尼玛才半年时间,国内就翻车了,这不是要闹国际笑话吗?

卫生部门的领导们头皮都炸了。

他们内部也讨论的非常激烈,各种意见都有。

……

北京城内的医护人员也不安宁,所有人都在关注这件事情。

京城的普通老百姓更是人心惶惶,都不敢让自家孩子出门了,生怕染上这个要命的疾病!

北京传染病医院和儿童医院的接诊量也在快速上升着,不停有新的乙脑病人入院。原先的病人不仅高热不退,而且病势还越来越重,新的病人又在不停增加。

医生们急的头都炸了。

这些医院也是用中西医合作治疗的,但始终效果不好。养阴清热解毒之法,不奏效。用上白虎汤、犀角和羚羊粉,高热也退不下来。青霉素和输氧,也起不到什么效果!

疫情根本控制不住,且大有蔓延之势。

……

医院职工宿舍。

蒲老走到了院子里面,伸了伸懒腰,又捶了捶自己的肩膀。深深地吐出来一口气,然后开始原地练起了八段锦。

许阳和高华信就站在蒲老后面,他们两人都知道这段时间蒲老很累。虽然没有让他接诊相关病人,但他也一直在翻阅相关资料。

蒲老还是放心不下这些乙脑病人的。

许阳和高华信对视了一眼。

蒲老打完了一套八段锦之后,长出了一口气,神色也有难掩的疲惫:“老咯老咯,体力比不上以前咯,脑子也没得以前转的快了。”

说完之后,蒲老又咂巴咂巴嘴,抱怨地说道:“北京真的没啥子好吃的,半年多了,嘴里淡的没味道。一天到晚,就知道说这个菜地道,那个菜地道,地道个锤子哦!”

许阳和高华信同时怔了一下,他们跟着蒲老也半年多了,还是第一次见蒲老说想吃点家乡菜。不对,他没说,是暗示。也不是暗示,很明示了!

许阳问道:“老师,要不我去力力餐厅带点菜回来?”

蒲老抚着长须,点点头:“要得!”

其实奉调北京的,不仅仅只有各省名医,还有各省的名厨。后世的川菜自然是遍地开花了,但是在这会儿。

川菜厨子进京还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后了,当时是奉调了一批四川名厨上来,在北京开了个饭店,叫力力餐厅。

为什么叫力力呢?

因为当时文盲特别多,这个字好认,也好转播。奉调进京的这些厨子不是给领导们专门享用的,而是对老百姓开放的!领导想吃饭,也得去餐厅!

说完,许阳就想去拿钱。

高华信则说道:“我去吧,许阳你在这儿陪老师吧。我家有个亲戚在后厨帮工,我能进后厨,让人给多打点菜。”

许阳道:“那也行,老师,你想吃点什么吗?”

蒲老咽了一口口水,说道:“来个回锅肉,宫保鸡丁,再来碗担担面!然后你去外面切面铺买点切面回来,剩下的汤汤菜水,明早可以下面吃!”

许阳笑了,果然不愧是四川人。四川人对一道菜的最高评价,就是第二天拿这道菜的汤水下面吃。

“好。”高华信忙记下来。

蒲老又道:“你们两个想吃点啥子,也都可以买。你们吃不吃的来四川菜?”

许阳道:“吃得来的!那你帮我买个夫妻肺片,豆花肥肠,小碗牛肉,毛血旺……”

蒲老急忙道:“你少要点噻!真不客气!”

……

半晌后,高华信把饭菜带回来了。除了蒲老点的那几样,他只给许阳带了一个豆花肥肠,这是最便宜的。这年头,下水都是最不值钱的,都是劳苦大众吃的!

蒲老吃完饭之后,摸着自己肚子,缓缓地舒出一口气,满足道:“真安逸啊!”

许阳也吃的差不多了。

高华信小伙子还在吭哧吭哧地吃饭!

蒲老还嘱咐道:“莫吃太多了,不要过饱,但也不要忍饥。”

高华信这才放下碗筷,擦了擦嘴,满足说:“老师,这川菜真好吃,以后我天天给您买!”

蒲老却摆了摆手:“那倒也没得这个必要,我也不是那么好吃的人!只有时间久了,嘴巴里没得味道,稍微换换口味而已!”

“中医之道,博大精深。我们这行,易学难精,门槛在门的里头,入门容易,会治病太难。想要有所成就更是难上加难。”

“我也不过是中人之姿,有现在这点本事,靠的只有勤奋二字。所以我基本没得啥子爱好,只有读书治病而已!你们要想有所成就,也要记得这一点!”

许阳和高华信同时点头。

蒲老站了起来,拍了拍手:“吃饱喝足了,要开始工作了!”

高华信有些担忧地问:“老师,您说这次的疫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之前的方子不管用了?”

蒲老摇摇头:“现在还不清楚,我看不到一线的资料,也没得诊断病人。唉,只能是先做一点准备工作了。”

许阳和高华信也都纷纷皱眉,就目前来说,北京城收治乙脑患者的医院就传染病医院和儿童医院,并没有他们医院。

“哟。”门口传来声音:“蒲大夫您这儿吃着饭呢?”

房内几人都往外看。

“院长。”屋内几人都有些诧异。

院长笑呵呵走进来,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饭菜,他问:“这是四川菜吧?”

高华信回道:“对,我去力力餐厅买的!

院长关心地问:“是蒲大夫的家乡菜啊,蒲大夫从四川调来北京,是不是吃不惯北京这边的饭菜啊?”

蒲老摆了摆手,笑着道:“没得这回事情,吃得惯的,吃惯的。北京的这些个菜呀,真的是很地道啊!”

“嗯?”许阳和高华信同时扭头看蒲老,哎,你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

院长也放心不少:“那就好,那就好。”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