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几个小时就痊愈了(1 / 1)

白大夫拿着方子就出去煎药了。

许阳嘱咐了服药方式就出去了,这里有这么多医生看着,他也没有必要再守在这里了,而且现在这孩子也没那么危险了。

出门之后,许阳对着小孩父母微微颔首。

小孩父母还很惊慌失措,他们也不知道是许阳救了他们孩子,都没顾得上许阳呢。

许阳也不在意地笑了笑,往回走。

高华信跟在许阳身后说“哎哎哎,许阳许阳,你之前到底跟谁过学医啊?很厉害啊。”

许阳笑而不语。

高华信见问不出什么来,他又有些气馁“唉,你怎么就这么厉害呢!以前咱俩在一起的时候,我还觉得你挺普通的,合着你这么深藏不露!”

“说来也奇怪,我一直觉得我资质还可以啊。我已经很努力了,怎么还是比不上你啊,真的是奇了怪了!你这么年轻,怎么可以厉害呢?你就像一座高山,挡在我面前!”

许阳听得都乐了“怎么,你打算推翻大山啊?”

高华信无奈道“我是说你太厉害了,让我看不到你的项背!”

许阳却道“不能这么比的,就像以后,我也看不见你的背影。咱们差着岁数呢!至少二十多岁的时候,我远远不如你。”

高华信听得一脸懵“什么玩意儿?咱们不是一样大吗?”

许阳呵呵笑了笑。

高华信觉得许阳奇奇怪怪的。

许阳看了看老宝藏高华信同志,突然又问“哎,你有没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怪癖,或者秘密啊?”

“哈?”高华信一懵。

许阳道“就是那种你这辈子都不可能会告诉别人的,打死都不肯说的那种。”

高华信狐疑道“你都说这辈子都不会告诉别人的,我干嘛要告诉你?”

许阳一怔“哎?有道理啊!”

高华信看许阳的眼神更奇怪了。

许阳干咳两声,他道“你就跟我说说嘛,我保证我这辈子绝对不会说出去,我这辈子要是说出去的话,我不得好死!”

高华信古怪地说“你有病吧!”

然后,高华信挥了挥手,一脸嫌弃地走了。

许阳跟在人家屁股后面道“说说嘛!哎,商量一下咯!”

……

许阳开的方子很快就熬好了,一共熬了毫升。

按照许阳说的那样,少量多次服用,一直到了傍晚,给患儿服用下了毫升。羚麝止痉散也用了三次。

傍晚时分,此时患儿已经基本痊愈,孩子母亲已经进去给孩子喂奶了。

孩子父亲也是抹着眼泪对医生们千恩万谢。

许阳过来复诊,的确诸症皆平了。所以剩下近乎一半的药汁,全部丢弃不用,但是散剂还要给孩子服用两次,以防止余热复炽。

孩子父母也是这时候才知道是这个年轻的医生救活了他们孩子,两人又是对着许阳感谢不已。

他们之前真是绝望极了,现在总算看见孩子无恙了,他们激动的眼泪都出来了。

而高华信却是看的更迷惑了。

两人出去之后。

高华信眉头紧锁,他大惑不解问“许阳,这孩子为什么会好的这么快?上午的时候还那么吓人,几乎垂危了。这才过去几个小时,竟然就好了?怎么会这样啊?”

许阳贱兮兮地笑了笑,说“想知道啊,拿你的秘密来换呀!”

“烦人!”高华信一跺脚,气呼呼地走了。

许阳又追在后面。

许阳来到这个时空,就特别喜欢逗高华信。高华信有些萌萌哒,长得又很嫩又很秀气,就很可爱,跟个小正太似的。

许阳现在的心态就跟大叔似的,大叔逗小正太!

也就在这个时空,他才有机会逗高华信。等回到现实世界,高华信还是那个国宝级的中医大师,而许阳不过偏远县城的一个晚辈而已。

也就现在有机会,许阳可不得可劲儿造嘛!

两人打打闹闹就回到了诊室,刚进门却见蒲老在里面。

两人吓一跳,立刻不敢玩闹了。

蒲老已经开完会回来了,他手上拿着一张处方单正在皱眉看着。

许阳抬眼看了看,发现是上午他开给那个四个月大孩子的。

高华信也好奇地抬起自己的脑袋,看着那方子。

蒲老皱眉思索着。

许阳见蒲老脸色有点不太对,在一旁小心地问“老师,方子有没有什么问题?”

蒲老摇摇头“方子倒是没什么问题,看似剂量很重,不适合这么小的幼儿服用。但是配伍却丝丝入扣,很是巧妙。”

“刚刚我也去那边看了一下,患儿的病情基本痊愈了。剩余的药汁,也可中病则止,弃之不用了。”

“很不错啊,你虽然走得是大开大合的路线,但挥舞起来也很是精妙!既有大开大合,又有严丝合缝,自有一套章法,不错!”

见蒲老又夸许阳了,高华信舔了舔嘴唇,很羡慕呀!

许阳道“不过我的用药之法跟老师您的不完全是一个路子。”

蒲老却放下方子,笑着摇了摇头“中医博大精深,遣方用药也有千法万法,我跟叶天士的用药思路类似,但并不要求所有人都同我一样。”

“尤其是你这样,已经有一套完整章法的,用药法度也是极为巧妙和精准的,更是没有必要更改。”

“我反对的是不顾病人病情,滥用重药!更反对不管配伍,胡乱加入各种药材,导致药力相互抵消,反而无效。”

“而你的方子,药力纯正且宏大。透过方子,我似乎看见了一种大气魄和大格局。着实不简单呐!所以你没有必要学我,我的用药法度你适当参考即可。”

“你真的很不错!”蒲老再度用赞赏的眼神看许阳。

高华信柠檬了!

蒲老笑了笑,道“看来别的东西,我也没啥子好多教给你的了。明天开始,我着重教你五运六气和诊治温病、瘟疫之法。”

许阳开心地笑了。

高华信更酸了“师父,那我呢?”

蒲老道“你先打好基础噻,不要着急嘛!”

高华信觉得有点委屈“那……那为什么许阳可以在这么短的几个小时就能把垂危病人不止救活,还治好了呢?”

许阳也有些无奈地看了看高华信,得,这小宝藏还是不肯拿秘密来换这个知识点,他居然开始直接问起了蒲老。

蒲老则是疑惑地扭头看许阳“你没跟他讲噻?”

许阳笑着摇摇头“还没来得及呢!”

高华信没好气地瞪了许阳一下。

蒲老也没想那么多,就道“婴孩儿是稚阴稚阳之体,脏腑过于娇嫩,所以病情传变极速,病势来的很快。”

“尤其是这种急惊风!但是只要你及时阻断病势,用药控制病情,然后往回一拨,他痊愈也非常快的!不过,这也很考教医生的水平!”

高华信再一次柠檬了,你咋又夸他了呢!

书阅屋。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