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救活!(1 / 1)

这大话说的,旁边人都无语了。

白大夫更是一脸腻歪地看着许阳,他道“蒲大夫怎么教出来你这么个爱吹牛的徒弟啊!年轻人,你怎么这么没溜儿啊!”

高华信也有些尴尬。

许阳没跟他们争辩,病情危急,他哪里有时间跟人争辩这个啊。他拿起毫针就飞针点刺涌泉、合谷、人中,然后用雀啄法刺素髎穴。

白大夫看的一呆,这孩子怎么不听劝,还越来越起劲了?

白大夫一摸脑袋,完了,这都开始治上了,这次是真的没得推了,这小孩是真的要接手了,但就怕救不活啊。

事已至此,白大夫有心责怪许阳也来不及了,他就只能问旁边站着的高华信“你师父呢,到底去哪儿了?”

“啊?”高华信这才回过神来,他前面看许阳都看的有些呆了。

“我师父……我师父……”高华信话还没说完,却听那边急诊医生惊呼“哎,你们快看,孩子醒了!”

“什么?”白大夫顿时一惊。

众人又都围了过去,只见许阳还在用针刺素髎穴,但患儿已经苏醒了,只是还在啼哭。

“哎?”

众人纷纷惊愕,许阳还真用针灸把人给救回来了?

刚刚这孩子的情况多么凶险啊,现在居然已经苏醒了。

高华信道“你们看,他已经不抽搐了。”

白大夫问旁边医生“几分钟了?”

旁边医生看了一下时间,说道“距离上次抽搐已经过去八分钟了。”

说完之后,他又过来给孩子测体温。

众人都是一怔,难道真的控制住了。

许阳这边的针刺也停了下来,他看了一眼患儿的情况微微颔首。

白大夫也有些惊疑,过来观察患儿的情况,然后他惊愕抬头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其他人也在看许阳。

许阳回道“救急之法,最快不过针刺。小儿稚阴稚阳,脏腑娇嫩,脏气轻灵,传变最速,所以很容易变成垂危大症。”

“所以像这种急症,一定要急症急治,要及时阻断病情。我刚刚就立刻用针刺解热开窍止痉,以阻断病势传变。针刺一毕,病退一半,记住了吗?”

前半句话,白大夫还听得不停点头,觉得许阳说的挺有道理,可最后一句话出来,白大夫肯定愣了一下,什么鬼?把我当学生教育了?

许阳自己也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之前带徒弟带习惯了,一不留神就脱口而出了,有那么一丢丢尴尬!

高华信则是惊叹地看着许阳,他现在不止觉得蒲老很厉害,他现在觉得许阳也很牛啊!搞的好像就他最不行一样。

那个给孩子测体温的医生有些振奋地说“这孩子的体温降了一度多,现在是384,而且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抽搐。”

大家再看许阳的眼神也不一样了,刚刚这孩子的情况还那么危险。许阳接手才几分钟啊,居然这么快就控制病情了!

还真是像他说的那样,针刺一毕,病退一半啊。

白大夫和急诊医生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有惊疑之色,但两人同时下了一个决定。

接!

这个病人要接!

前面是觉得太危险了,他们有些犹豫。现在见许阳这么快就控制病情了,傻子才不接呢!那边医院是因为病危,他们治不了,孩子父母才抱孩子出院的。

那边没辙,他们这边很快就治好了。

这得多露脸啊,大功一件啊!

急诊主任立刻拳头放在嘴边上,干咳两声,一本正经地说道“小李,你去带着病人家属办一下相关手续。”

立马跑出去一个医生。

而许阳已经开始开方子了。

白大夫还凑过来看,他还问“许阳,你这急救的法子都是蒲大夫教你的?”

许阳摇摇头“是之前的老师教的。”

白大夫道“你这针灸很厉害啊,跟谁学的啊?”

许阳岔开话题道“还是先开方子吧,救人要紧。”

“好。”白大夫点头。

许阳道“羚羊角3g,麝香1g,蝎尾12只,蜈蚣2条,磨成细粉。然后取来,给患儿先服用1g。”

白大夫听得有些疑惑“这是什么方子?”

许阳回道“羚麝止痉散,之前老师的经验效方,可急救小儿高热惊风,有开窍醒脑之效。”

“哦。”白大夫有些疑惑地点点头。

许阳又道“前师用此散剂治疗过百余例小儿而惊风,效果极佳,多数能在10小时内痊愈,无一有后遗症。”

“哦!”白大夫声音都变了一下“你之前的师父是哪位啊?”

许阳不语,现在的李老还在蒙冤坐牢中呢,也正在狱中积极学习中医。

他道“你不认识的,还是开方子吧。治法当以清热息风,宣肺涤痰,开窍之痉。因小儿合并了急性肺炎,为风热犯肺,所以用麻杏石甘汤为主。再用犀角……”

许阳看了看孩子身上的穿的衣服,也非常普通陈旧,甚至有些地方稍稍有些破漏。还是这么小的孩子,谁不心疼啊,要不是家里确实困难,谁不舍得给孩子用好的啊。

许阳改口道“算了,不用犀角了。用生石膏、紫草和丹皮代替,也可退高热。然后用蚤休清热解毒,息风定惊。竹沥、竺黄、葶苈清热泻肺涤痰,再用芦根清热养阴,再加上大枣。”

许阳写起了方子。

现在这个年代,还是可以用犀角的。犀角清热凉血,定惊解毒,尤其对退高热是有奇效的,但是很贵!

而且在1993年之后,国内已经禁用犀牛角了,所以后世都用不到了。

医者自然也在想办法代替。

蒲老以前在四川的时候就用过水牛角代替过犀角,效果虽然比不上犀角,但也还不错,主要是便宜。(这次疫情,也用了水牛角入药。)

生石膏、紫草和丹皮组合代替犀角退高热,这是李老的经验。不过要解毒定惊的话,还是需要配上其他药使用。

许阳把方子开完之后。

白大夫接过来一看,顿时微微一惊“这才是四个月的孩子,你这个剂量有些大了吧?”

许阳却道“辨证既准,自然见机立投,而且也没让你尽剂。剂大,所以要多次少量服用,以保持血药浓度。掌握分寸,中病则止。”

“剩下的药弃之不用,不要怕浪费。不能等着需要急用了,但手上却没有准备。这种婴幼儿的病情传变很速,容易反复。说不定立马会余热复炽,我们要多备一些。”

白大夫有些犹豫,他嘀咕道“师父开药那么轻灵,徒弟怎么这么猛!”

许阳也没管白大夫的牢骚,他道“赶紧的吧,等着用药呢!”

白大夫也不再犹豫了,反正是少量多服,多盯着一点应该无碍!

书阅屋。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