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小儿急惊风(1 / 1)

许阳让小医生赶紧带着自己过去。

急诊那边中西医也都在了,现在还没有中西医结合的提法。但是因为石家庄抗疫中西医合作治疗效果很好,所以现在医院里也都在推行这种合作治疗。

蒲老几次出手都是跟西医一起治的,就像是上次治疗那个重症肺炎的孩子,要是没有西医的急救铺垫,蒲老面临的情况会更棘手,效果自然会有影响。

所以,合作治疗,这条路是可行的。

但那边医生见到这个小医生把许阳给带了过来,大家都是一愣。

白大夫是老熟人了,他常过去找蒲老,自然是认识许阳和高华信的。但是他对这两个人也没有多在意,毕竟是晚辈,他不会那么上心的。

这次也是白大夫让去请蒲老的。

白大夫疑惑地问:“许阳,怎么是你过来?你师父呢?”

许阳道:“蒲老开会去了,听说这孩子情况紧急,我就赶紧过来看看了。”

房间里面的医生自动把许阳最后一句话给屏蔽掉了。

白大夫紧皱着眉头,有些焦急地说道:“蒲大夫不在啊,这种小儿急性热病,蒲大夫是很擅长治的呀,现在可真麻烦了。哎,蒲大夫去哪儿开会了,能不能打电话把他叫回来啊?哎,人呢?”

一抬头,白大夫发现许阳不知道去哪儿了。

白大夫扭头寻找,发现许阳已经到这个患儿跟前了。

许阳一看,床上躺着一个很小的孩子。许阳问:“多大了?”

“啊?”旁边医生一怔。

许阳眉头紧皱,呵斥一声:“多大了!”

旁边人被许阳的架势吓一跳:“那个……四个月了。”

“病历给我。”许阳出声。

旁边医生下意识就把病历递过去了,许阳赶紧看了几眼,发现这孩子是因为高热抽风兼有高热肺炎入院,历经一昼夜未能控制,反而被医院认定病危。

然后孩子父母听人说许阳他们医院的这边有很厉害的中医,所以他们抱着最后希望,赶紧抱着孩子赶过来了。

再然后,白大夫就让人去请蒲老了,因为这么棘手的病人,他是没把握的,但他相信蒲老还是有办法的。

只可惜,蒲老没来,小徒弟倒是来了。

许阳神色也一下子就凝重起来了,这是急惊风啊!儿科四大症之一,是儿科里面比较常见的危急重症。多发于1-5岁的婴幼儿,尤其是1岁以内,发病最多。

这种急惊风来势极其凶险,瞬息万变。非常考验医者的能力,要是一时处置不当,轻则转成慢惊,而后演变成癫痫、弱智或者痴呆。重则危机生命,患儿会丧命而亡。

尤其这孩子急惊风还合并了肺炎。

难怪白大夫不敢接手,想请蒲老压阵了。

高华信也很快就赶过来了。

许阳缓缓吐出一口气,很快就把情绪稳定下来,他可不是新手,他治过的危急重症多了去了。

尤其是在救活孙卫香之后,去处了心中执念和阴暗,现在念头通达,心思纯净,治病之时思绪更是没有了半点掣肘之处。

许阳蹲在了病床边上,给患儿诊断了起来。

这4个月大的孩子已经昏迷了,而且高热,体温是牙关紧咬,头和脚拼命往后仰,就像是一把反向张开的弓,这叫角弓反张。两只小眼睛一直在往上翻,痰已经壅滞了鼻,而且这孩子还频频抽搐。

许阳沉声问:“他多久抽搐一次?”

旁边医生回道:“大概五分钟左右。”

许阳眉头又皱紧了几分,这么频繁,真不怪那边医院认定病危。

许阳继续观察患儿,孩子嘴唇和指甲都是青紫色。

许阳摸了摸他的手脚,发现他四肢厥冷,但身上却烫的跟烧红的炭火一样。

这婴儿牙齿紧闭,舌象是看不了了。

许阳拿起他的食指,用自己的大拇指推了几下,这是小儿食指络脉诊法。发现他的食指紫纹已经直透命关了。透过命关,这叫“透关射甲”,病情最重,会危及生命!

紫纹则是主证热盛!

辩证到这里,许阳已经明白了,这就是风热犯肺,痰热内结,热极动风,而且已经邪陷心包了。完全是垂危之证,病情非常凶险。

……

白大夫也管许阳,他则跟急诊那边商量起来了。

白大夫说道:“这个婴儿非常凶险,说不定会丢掉性命。那边医院治了一天一夜了,结果还都病危,咱们接手过来,恐怕把握也不大!”

急诊主任问道:“白大夫,你的意思是不接啊?”

白大夫却遥遥手:“我可没这么说啊!”

急诊主任道:“人家父母可是奔着咱们医院中医儿科的名声来的,人家可说了,你们可治了好几个重症肺炎的小儿呢。”

白大夫一时有些无语,这尼玛也不是他治好的啊,那么严重的病人是蒲老出手治好的。可关键现在蒲老不在啊,这么严重的病人,他不敢接手,他没这么胆气。

白大夫抓了抓脑袋,蒲老怎么这个关键时候不在了呢!

“许阳,你还没跟我说你师父去哪儿了?哎哟,许阳你在干嘛!”白大夫惊呼一声。

房内人都看了过去。

许阳完全没管别人的惊呼,他还在做自己的动作。他是带着针灸盒过来的,他取了三棱针,在患儿的手十指和足十趾、双耳尖、百会、大椎点刺放血。

“许阳,你在干什么!”白大夫声音一下子就大了起来,他正在犹豫接不接这个病人呢,因为他怕担责。现在倒好,这个愣头青直接上手了。

白大夫一下子就焦急起来了,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不稳重啊。这要是没救活,或者出点事儿,这责任算谁的,真是造孽啊!

许阳连头都没回,冷静地说道:“我在救人!”

白大夫一听之后更生气了,就想上去骂人。刚上前却听见突然哇的一声,有婴儿啼哭之声响起。w

白大夫顿时一怔。

屋内人也是一怔。

许阳则是松了一口气,刚刚孩子唇齿紧闭,危险之极,现在终于哭出来了。随着婴儿的哭泣声响起,孩子身上的汗水也慢慢流了出来,全身都出汗了。

许阳再摸孩子的四肢,发现婴儿的四肢已经开始回温了。

只是孩子双目仍然紧闭,神志不清醒,抽搐也没有停下来。

白大夫上前有些惊愕地看了看许阳。

虽然已经有些效果了,但白大夫还是非常恼怒地说道:“你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这种小儿的危急重症你也敢接手!我们正在想办法,你居然直接上手了,你胆子也太大了吧!出了点事儿怎么办,你个小年轻治过这样的危急重症吗?”

许阳取出了毫针,看着婴儿,淡淡地说道:“我治过的,恐怕比你见过的都多!”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