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温病学派(1 / 1)

里面已经有几个医生在了,几人都有些错愕。医院里这些医生基本上都相互认识了,但也仅限于认识名字和长相还有所在科室而已。

所以见蒲老进来,大家还是有点意外的。

蒲老呵呵笑了笑,说“听说里面病人有点麻烦,我进来看一哈。”

里面几人更是皱眉,你一个妇科医生进来看这个病人干嘛?

虽然里面几个医生都有些腹诽,但也没明着说什么,毕竟都在一个医院里共事,把关系弄僵了也不好。

“呵呵……”

“呵呵……”

里面医生都干笑了两声。

里头的白大夫比较随和一些,他是中医,他道“那蒲大夫就一起过来看一下吧。”

蒲老点点头,带人上前。

那个西医看了看病人,又看了看蒲老,忍不住小声问道“外面那个家属是你亲戚还是朋友啊?”

“啥子?”蒲老一怔。

“没事没事,随便问问。”西医笑着摆了摆手,他以为蒲老是因为碍不过病人关系情面才不得已进来的。

蒲老呵呵笑了笑,问道“病人是啥子时候生病的?”

白大夫说道“昨天发烧,今天住院。这是病例本,蒲大夫你看看吧。”

蒲老接过来看了几眼,基本上都是西医的诊断和治疗过程。然后他看完之后,又把病历本递给了许阳。

那边那两个医生都微微一愣,这还带着教徒弟呢。

许阳也看病历,病人三岁,是个小男孩。昨天晚上开始发烧的,一直到今天早上都不退烧,而且病得越来越重,他们就赶紧把孩子送医院来了。

许阳看住院记录的相关信息。男孩发育营养中等,体温度,左肺后下浊音,呼吸音低,全肺很多喘鸣音,有散在中、小水泡音,心跳-次分,肝在右肋下厘米。

因为小男孩不合作,所以没做神经反射检查。剩下的就是血化验的信息了,白细胞、中性和淋巴的数据!

患儿昨晚发烧,到今日喘息烦躁,呼吸困难,面部发青,神识已经不清醒了,一直在嗯啊说着胡话,喘息急促,鼻子也因此快速煽动。

西医立即给与氧气吸入,和毛地黄毒甙肌注,也给与了链霉素治疗。

但是效果不佳。

现在这位白大夫刚刚给患儿十宣穴上进行了放血。

好像也没什么效果。

这便此前的全部诊疗信息了。

蒲老也上前查看患者。

西医大夫和白大夫则是到一边讨论了起来,这个西医大夫是内科的,白大夫则是医院中医儿科的。

许阳在看完了病例之后,把病例交给高华信,然后也上前查看起了患儿。

此时的患儿高烧烦躁,嘴里一直在说着胡话,神情烦躁不安,气息喘促。他面红,额头有汗,但身上却没有汗水。

许阳又压了压孩子的腹部,腹部满而不实。

蒲老掰开了患儿的嘴巴,观察他的舌象。许阳也凑过去观察。

舌苔白腻微黄。

再诊其脉。

患儿脉象为浮数之脉。

许阳思索了起来。浮脉主表病,腑病所居。有力为风,无力血虚。浮脉可主风热。

《伤寒论》也曰脉浮数者,法当汗出而愈,若下之,身重,心悸者,不可发汗,当汗出乃解。

中医治病的一个大原则就是不管什么情况,只要有表证出现,那必须一定要先解表,诸症需当先解表!其他误攻、误补、误下都会出事!

然后《伤寒论》又曰脉浮而数者,可发汗,宜麻黄汤……

许阳皱紧了眉,这个病人,似乎有点不一样。患儿烦躁若狂,身大热,看似应当用苦寒冰伏,但他表证未解,若是真用了,怕是立时会生变,尤其是他现在是重症肺炎,恐怕立马要出事。

伤寒论曾说太阳病脉浮而动数;浮则为风,数则为热,动则为痛,数则为虚。头痛发热,微盗汗出,而反恶寒者,表未解也!

可若是用麻黄汤……似乎也不对,患儿也不单纯是风寒之证。患儿脉象浮数,有风热……

患儿是很明显的肺气郁闭,所以才会如此呼吸喘急。而且大热而无汗,仅额头微汗。实则内热而外寒,肺气郁闭,因此而致如此重症!

我明白了!

许阳恍然大明白了,可随机他又皱紧了眉头,可为什么这样得病呢?

蒲老则是微微颔首之后,对许阳道“许阳,你出去问一哈患儿的婆婆,就是奶奶,问一哈患儿是咋个生病的?”

“好。”许阳答应一声,马上出去了。

高华信还在这里面一脸萌萌哒。

许阳出去询问之后,回来跟蒲老说了一下。

而那边白大夫和西医还在商量,白大夫想要写方子,可是真等落笔了,写了几个,却又犹豫了。

蒲老道“要不让我来一起会诊一下?”

西医扭头看白大夫,两人都微微有些错愕,你还真要来治?

白大夫点点头“那行,蒲大夫你也参谋参谋。”

蒲老说道“刚刚患儿奶奶说,患儿是昨日来京在坐火车的时候生病的,旅途很长,车内又很闷热,患儿先是受热又兼风寒,类似冬温……”

白大夫忍不住打断道“温病学派?”

蒲老被问的一怔“则个……也不算是……主要是这个病情啊,绝对不能用单纯的辛温法。”

白大夫皱眉问“那你打算用什么方子?”

蒲老答道“麻杏石甘汤加味。”

白大夫反倒是愣了一下“你温病学派也用伤寒的方子?”

蒲老一时无语。

许阳也无奈笑了,这就是学派之争,双方撕逼数百年了,互相看不顺眼。蒲老说的冬温,就是温病学派的提法,属于时病。

大概意思是什么呢,就是冬日本应当是寒冷的,但却感受温暖,人感其气而病,称之为冬温。

中医是讲究天地人和的,秋收冬藏,冬日本就应该要寒冷封藏。冬日不寒反温,其实反而容易得病。就像有些暖冬之年,冬天非常暖和,反而容易有疫情发生。

此为时病,温病学派治疗冬温的方子基本是桑菊饮和银翘散。

书阅屋。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