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你做到了呢!(1 / 1)

协议很快就传了过来。

他们诊所就有打印机,张可也马上就去打印出来了。

厚厚一沓,这是中医院根据中医治病的特点,专门请律师团队拟定的一份免责协议。后面附的药检报告,也是必须的。

因为你要充分履行告知义务,要让患者家属非常清楚每一样药物的检测报告,知道是否有毒,并且明确也许可能会造成的不良后果。

包括破格救心汤,在实际使用的时候也常常会在基础方里加上半夏,按照中药的药理来说,附子和半夏是十八反之一,很多药房都是不给药的。

不过十八反目前也有争议,也有医者认为这是相反相成,在某些时候,反药反而会有意想不到之效!

反正不管怎么说吧,这些可能存在的风险,都是一定要跟患者家属说清楚的。要让患者家属同意使用,并且保证自己承担治疗后果,不追究医生和医院的责任。

虽然说中医治病不能按照药检报告来用中药。

但万一到时候有纠纷,人家法官听得可不是你中医的四性五味,人家看的医药鉴定机构的药检报告。

所以现在协议都要附上药检报告,提前把这个口子堵上了。家属是同意了的,并且知道所有后果的,也愿意自行承担,也保证不追责……

张可拿了协议,对周立斌道:“要不要我给你读一遍?省的你到时候说你什么都没看就签字了。”

周立斌看着那么厚厚的一沓协议,他真崩溃了:“我求你了,我都签,我发誓我不追究任何责任,我求你了,求你了!”

张可还有些放心不下,最后只能说道:“那你签字吧,把每一页都签一下名字,都写上我已经全部阅读,并且表示同意!”

周立斌真疯了。

张可道:“这可不能退让。”

周立斌都想给自己一个嘴巴了:“我签,我签还不行吗?我求你们了,先救人吧!”

张可又看向了许阳。

许阳道:“我先用针灸救急吧,然后你们赶紧把药煎下去。”

张可又把眉头皱起来了:“这样会不会不稳妥?”

周立斌都哭了。

许阳有些无奈地说:“你可以先让他签针灸那两页,另外,药先煎下去。等他签字好了,再给她喝,先煎药总行吧?”

张可点点头:“这样还行。爸,宋强,你们放开许阳吧。”

张三千和宋强这才放开许阳。

张三千还拍了拍许阳的肩膀,鼓励道:“加油啊,小许。”

许阳点头上前,拿过了自己的针灸盒。

张可则是把那一沓协议扔给了周立斌,她非常严格地说:“赶紧签字!什么签完什么时候用药!”

周立斌悲催地签起了字。张可就站在他身边监督,并且拍视频留证据。

许阳用毫针重刺病人素髎和左中冲,然后对宋强道:“强哥,麝香05g冲服。”

“哦,哦哦哦哦哦!”宋强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扔下自己的包去找麝香了。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阵仗,心里也是稍稍有些慌的。

许阳在病人的左内关捻转提插,他道:“张叔,开方!”

“哦,好。”张三千忙去拿了纸笔:“你说,我记着!”

许阳继续行针,然后道:“附子150g。”

“嗯?”正在签协议的周立斌愕然转头,上次他外公用了80g,死了!这次倒好,都快翻倍了。

张可一看他这样,就气不打一处来,她问:“你到底用不用药?我告诉你,我们是没有绝对把握的。你要是不放心,你就直接等救护车来。”

周立斌欲哭无泪,要是救护车能赶过来,他还至于在这里哀求这么半天吗?

周立斌又看了一眼他母亲那可怕的垂死模样,他是真没任何办法了,他只能一跺脚:“用,我用!”

许阳继续说方子,这方子是破格救心汤的变方。

张三千一一记录好,张三千看着方子也不禁有些咋舌,许阳的用药果然够大胆犀利。张三千也没时间分析这个方子,他忙站起来就想去抓药。

张可却叫住了他:“等会儿,爸,你把方子拿过来,让他先签字确认。”

免责协议上的内容囊括了这个,但也稍稍有些不同,保险起见,张可还是要让周立斌签字确认的。

周立斌还能有什么好说的呀,只能签字了。

张三千拿了方子就赶紧抓药去了。

此时,宋强也拿着冲泡的麝香出来了。

许阳道:“给她喂服!”

宋强抬起孙卫香的头,小心地给她喝下去。

门外的老板们都在挤着看,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急救的场面,尤其还是中医急救,所有人都不敢大声说话,都提着心呢。

但是大家都忍不住在拍照,在录像,也在发朋友圈,发微信,等于是全程直播了。这是个自媒体时代,根本藏不住秘密!

溜走的高大兵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了回来,见许阳竟然给这个女人治疗起来了。他当时就是一呆,卧槽,这么不怕死啊!

许阳继续在患者左内关上行针。

周立斌还在继续悲催签字。

现在病人服药已经有半晌了,许阳也行针十来分钟了。

“哎,你们看,你们看,她是不是好一点了?”

“哎,对呀,好像喘的没那么厉害了!”

“你们看她的脸也没那么吓人了。”

“是不是许医生把她救活了?”

门口的小老板们纷纷聊了起来,然后也拍的更起劲了。门外聚的人也越来越多,好多也是被这些老板们吸引过来的。

周立斌赶紧扭头看去,然后露出了惊喜之色:“妈,妈,你好一点了吗?妈,你……你……”

许阳冷静地说道:“她现在还没脱险,是没有办法回应你的。”

周立斌紧张地问:“那她什么时候才能脱险?”

许阳回道:“要等用药之后,再看看情况,我也不敢保证一定能脱险!”

周立斌一颗心又悬了起来。

张可则是把他签好的协议,小心地收了起来。

不久之后,张三千拿着药出来了。

周立斌看了看药,有些欲言又止。

张可则道:“爸,你先别过去。你要是不敢用药,现在还来得及!”

周立斌看了看他已经稍稍好转的母亲,他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许阳,他低下了头:“用吧。”

张可又问:“需要我再给你读一遍药理报告吗?”

周立斌摇头,有些丧气地说:“不用了!用药吧,后果我们自己承担。”

张可这才对张三千点了点头。

张三千上前给孙卫香喂药。

现在天已经暗下来了,正是下班最高峰,外面堵得要死要活。明心堂门口也堵得极了,经过这些老板的宣传,好些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朋友圈里都传疯了。

病人第一次服药。

许阳在诊床前守护患者脱险。

明心堂内也很安静。

张可此刻也没有了之前的霸气,只是安静地坐在一旁。

张三千双手交叉在一起,神色有些忧虑。

宋强则是这里看一眼,那里看一眼,有些坐不住。不是说早点下班吗?怎么现在还变成加班了呢?

周立斌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脸上一点神色都没有了,有些颓然地坐在他母亲床边,一言不发。

许阳的神情有些复杂,上一次也是这样的情况,可是许阳却没能把人救回来。那半年的黑暗时光,其实许阳最过不去的,不是咄咄逼人的家属,也不是冷漠的同事,而是自己。

他过不去自己这一关!

其实他心里最隐秘的角落就是他自己。

现在许阳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孙卫香,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是许阳心里很清楚,只要第二次药用下去,她就能脱险了,她的命是能保住的!

许阳缓缓吐出一口气,这口气,他吐得很慢,但许阳的神色却越来越轻松。到最后,许阳的脸上一片安宁,还有轻松。

两个小时后,病人服下第二次药。

孙卫香暴汗收敛了,喘息平定下来了,四肢开始回温了。

许阳诊了诊她的脉象,险象已退,她已经安然睡去。

许阳脸上浮现了笑容。

周立斌也有些手足无措地站起来,又是惊喜,又是激动,当然还有免不了的羞愧,他涨红着脸,声若蚊蝇道:“谢……谢谢你……”

许阳没有回答,他小心放好孙卫香的手。站了起来,走了出来,老板们也散去了不少,他看向外面已经稍稍开始挪动的汽车……

夜幕已临,拥堵开始散开!

许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扭头看向了街道的尽头,有一辆救护车正鸣着笛,缓慢向前开着。

许阳注视着那辆救护车,目光像是穿越了时空,看到了那时惊慌失措的自己,如遭雷击的自己!

许阳目光柔和地看着那时的自己,他小声地说:“这次,你做到了呢!”

书阅屋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