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霸气张可(1 / 1)

张可则还在说:“看到了吧,就你们这样的,哪个医生见了不跑啊?”

“我……我……他,他!”周立斌又指着许阳,可他却一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了。

许阳也叹息一声,眼前又浮现出了那日的景象。

真的跟眼前一模一样,也是一样的全城大堵车,也是一样的小诊所,也是一样垂危的病人,也是一样的苦苦哀求。

那事之后,许阳其实也做了很久的恶梦。他的痛苦比孙卫香更强,在那半年的黑暗时光里,他甚至已经失去了笑这个表情。

他也一遍又一遍做着那天的恶梦,而现在,这恶梦又一次发生了,又一次在自己眼前出现了。

就像是看了许多遍让人痛苦的老电影,却在自己眼前真实的上演了。许阳的呼吸声也慢慢粗重了起来了,眼前躺在地上的孙卫香和那天垂危老人的相貌竟然融合了起来。

门外的鸣笛声也和那日一模一样;门口挤着的围观群众;不断响起的惊呼声和交谈声,仿佛也穿越时空而来。

许阳突然感觉眼前的场景似乎变了,他似乎又来到大半年前的那个环境,又回到了那个让他痛苦的根源。

回到那个他心里最不敢让人触碰的地方。

许阳呼吸越来越粗重,这里一直是他最隐秘的角落。

许阳再看孙卫香,当时的老人也是这般,只是他服用完速效救心丸之后,效果不佳,情况一样很危险,当时也很难等到救护车赶到,所以许阳才给他用了破格救心汤。

……

速效救心丸和苏合香丸都用下去了,周立斌紧张地看着他妈妈,然后赶紧打了电话叫了救护车,可救护车哪里赶的过来啊!

现在只能希望速效救心丸能控制住病情了。

可事情往往不是这么尽遂人愿。

“妈……”周立斌颤声叫了一下,用药之后,他妈妈的情况并没有控制住,还是原先那副如恶鬼入身的惨状,还是暴汗而喘,四肢冰冷。

“为什么会这样啊!”周立斌焦急大喊。

张可一时语塞,这么专业的中医急救,她哪里解释的来啊。

“因为你妈的情况特别严重,这二味药只能勉强起到一定的缓解作用,并不足以助她脱险。此刻依然是危险之极,还需继续用药,不然还是会有生命危险!”

许阳说话了。

所有人都看向了许阳。

周立斌也急忙看向许阳,颤声喊道:“那怎么办啊?你能不能救救我妈妈?我听公园的那个老人说你很厉害的,好多快死的病人都被你救活了!”

众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妈的,这人居然又开始求许阳了?不过,他也真的没有任何别的办法了。

许阳缓缓吐出了几口气,闭上眼睛,把心中的千思万想,把曾经的那些痛苦回忆都压了下去,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神情专注了不少。

只是众人发现许阳的脸色也很难看,他的状态并不好。

周立斌哀求地看着许阳,恳求道:“现在真没办法了,没人能救我妈妈了,只有你了,我求你了,求你救救她,求你了!”

许阳捋了一下自己的头,慢慢吸进去一大口气,然后重重吐出,他道:“让我来吧!”

周立斌顿时露出喜色。

外面围观的老板们纷纷劝阻道:“许医生,你不可能乱发善心,这两个可不是好人啊。”

“是啊,许医生,我们知道你是个好医生。但你不能淌这趟浑水,你没看高大兵都跑了吗?”

“这病的要是别人,我们肯定支持你救人!但这两人不一样,他们摆明就是要医闹的呀,你可不能上这个当啊!”

所有人都在劝许阳。

周立斌委屈极了,苦苦对众人道:“我们不是医闹,我们真不是,我们不是医闹。求求你们,救救我妈妈呀!”

门外的老板们唯恐避之不及,谁敢上前。

许阳却叹出一口气,说:“不管是不是医闹,但病人垂危是真的!我是一个医生,医生眼里只有病人,见死不救,不是医生该做的。”

外面的人都被许阳的话镇住了。

就连周立斌也有些呆滞地看着许阳,他也没想到就现在所有人都抛弃他们,等看着他妈妈去死的情况,许阳竟然真的还愿意不计前嫌救他妈妈!

张三千也劝道:“小许,你要冷静一点,这两个可不是普通病人。他们上一次就已经害的你变成那样,这一次你可不能重蹈覆辙啊!”

许阳摇了摇头,神情肃穆地说:“凡大医治病,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须得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反之便是含灵巨贼!”

张三千张着嘴,竟说不出反驳的话。

没错,治病救人就是医生的天职!

就算是职业医闹生命垂危送到医院去,他们也一样会尽力救他,因为这就是医生!医生眼里只有病人,这是医德,医德是肯定超越品德的!

张可看着许阳,她问:“你是一心赴救了,可你考虑过别人了吗?姚师兄赔的几十万,你把钱还给人家了吗?你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救活她吗?还是说你有足够的钱再赔一次?”

许阳顿时滞住了。

周立斌一时间也听得呆住了,他一直觉得他们家是受害者,所以不管他们得到任何的优待,都是理所应当的!但一刻,他突然产生了羞愧感!

张可神色没有任何缓和,反而更加认真和凝重了,她语气坚定地说道:“我知道劝不了你!能被劝住的,就不是你许阳了。但这里不是中医院,没有那么多制度保护你。这里,现在,你只能听我的!”

许阳看着张可,又呆了一下!

这次连张三千都觉得自己女儿很霸气了。

张可打开了手机录像,她问周立斌:“现在你母亲垂危,用完速效救心丸和苏合香丸,情况没有得到控制,医院的救护车和医护人员无法赶到现场!请问你是否要主动寻求我们诊所医生救治?”

周立斌抬头看向张可,颤抖着嘴:“是……”

张可语气不变,还是一样的平静:“接下来的救治,我们可能会用到超过药典规定的一些药物剂量,请问你是否明白并同意使用?”

“明白……”周立斌声音都颤的不行了。

张可又道:“接下来我们可能会用到针灸,中药等治疗方式。首先会用05麝香冲服,但是药典建议用量是01g。请问你是否同意并且建议我们这样使用?”

“是!”周立斌双手抓起了拳头,眼泪都掉出来了。

张可又道:“作为家属,你是否愿意替你的母亲承诺,使用麝香之后的后果。包括但不限于会因此而出现的所有不良反应,以及所有可能会有的后遗症,都由你们自行承担,不会问责于我们。请问你是否清楚并接受。”

周立斌有些崩溃地说:“我清楚,我同意。”

张可又道:“接下来的用药,会用到大剂量的附子,会远超出药典规定。附子,毛莨科植物乌头的子根加工品,味辛,甘,大热,有毒。请问你是否……”

周立斌崩溃地大声道:“你能不能不要说这个了?能不能先救人啊,我求你们了!不管有没有救活,我都不追究,行了吧。就算我妈死了,或者残废了,我都不追究,行不行啊?求求你们了?”

外面众人纷纷屏住了呼吸。

张可却冷漠地摇摇头:“不行,因为你刚才打断我了,所以我们需要重新再来!”

“啊……啊!”周立斌痛苦地捂着头,用力捶打自己的腿,他真的崩溃了!

许阳忍不住打断道:“可可……”

张可也态度强硬地打断许阳道:“你别想劝我,今天,现在,你必须听我的!”

许阳道:“我是想说中医院里有我们学术中心的免责协议书,你让曹德华传一份过来,再让他附加一份破格救心汤药检合用瓜蒌薤白白酒汤的药检报告协议,让他签了,这协议比你说的详细多了。”

张可一愣:“哎?怎么忘了这个?”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