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堵车(1 / 1)

周立斌觉得很奇怪,他现在都开始自我怀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他又打开了手机看了看。

没错啊,网上的风向一片倒,所有人都在支持他们,所有人都在痛骂许阳,都在痛骂中医。

为什么现实中却不一样啊?

这都多大一会儿了,他们就碰上好几个许阳治好的病人,而且是比较棘手的重病。尤其是中心公园讲故事的这个老头,更是说的神乎其神。

这也让两人心生疑惑,这都是什么鬼啊?

这些人都被洗脑了吗?

周立斌又去外面问了问许阳的情况,有些人没找许阳治过病,但几乎都听过许阳的名字,都知道这个医生很厉害,很有本事!

就像之前杜月明说的那样,他们可以不相信杜月明给他们看的资料,但是他们不能不相信真实的案例。

“怎么会这样?”周立斌一时间有些迷茫。

孙卫香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有些出神地看着前方,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过了很久,她才慢慢收回目光,她道:“可能这次我们不该来的。”

周立斌却理直气壮道:“为什么我们不能来啊?我们才是受害者,我们又不理亏的!”

孙卫香却微微叹了一口气,说:“你外公的事儿其实上次就已经结束了,他也得到惩罚了,我们也拿到赔偿了。”

周立斌道:“哪儿就结束了,自从外公死后的这大半年时间。你有一天是睡好的吗?身体都差成什么样了!”

孙卫香沉默不语,只是用手捂住了胸口。

顿了一顿,周立斌又问:“可是,妈,那您为什么还要来找他啊?”

孙卫香皱着眉道:“因为我咽不下这口气,原本以为他被开除,找个地方从头开始,也就算了,我也不想再追究了。”

“可是他现在又在搞什么中医急救,这……这不是草菅人命又是什么?明显是在胡来啊!但他好像真的救了不少人,我……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周立斌道:“但不管怎么样,外公总是他害死的!不能因为他救了多少人,就可以抹掉这个事实!”

孙卫香有些疲惫地摇摇头,她道:“算了,我想回去了。”

周立斌一愣:“妈,你不找他了?”

孙卫香非常疲惫地说:“累了,恨不动了。先回去吧,以后再说吧。”

“好吧。”周立斌只能点头应下:“那我去买票。”

孙卫香有些难受地点点头。

周立斌在网上把票买好,又道:“就算现实中我们不找他,在网上我肯定还是要继续揭露他的恶行的!”

孙卫香没有说什么。

周立斌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现在也差不多到傍晚了,他们是赶最后一班车回市里的。

车上,母子俩都有些沉闷,两人脸上堆满了思绪。

开出租的张司机见两人情绪不好,他也就没有跟客人瞎聊了。

慢慢开着车,开出去几公里车子就堵住了。

张司机嘀咕一声:“怎么回事?今天晚高峰来这么快?这里就开始堵了?”

过了半晌,前面的车子完全没有挪动的迹象。

张司机又开始烦躁地嘀咕:“怎么回事,动也不动,不会是前面出车祸了吧?”

孙卫香和周立斌也在后面有些焦急。

周立斌问:“师傅,前面什么情况,我们还要等着赶车走呢!”

张司机道:“可能是出车祸了,没办法了,车站搬到新城去了。老城出新城就这一条路,得过桥,肯定是桥上出事了,不然不会车子一点都不动的。”

“这里啊,每次上下班高峰期的时候,都堵得要死要活的。我本来还想趁着下班高峰期刚开始赶紧过去的,完了,现在堵死了。”

“马上就是下班高峰期了,得,神仙也别想过了。卧槽,后面也堵起来了,完了,今晚都别想走了。县里一直说要多修几个桥,说了好几年也没动静,这帮当官的拿钱不干人事!”

张司机说着说着又开始骂政府骂当官的了。

周立斌却有些急躁:“师傅,还有没有别的办法过去,我们买了票,得赶回市里啊。”

张司机道:“那没办法,车子是动不了了,你们要不下去找个摩的,现在可能还能过。要不等一会儿,摩的都过不去。”

张司机拍了拍方向盘,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反正动不了了他就开始玩手机了,他点了群里的语音。

“兄弟们,明月大桥严重车祸,现在堵死了,别去那边了,省的被塞得一动不能动!”

张司机无语地回复说:“你能不能早几分钟说,我已经被塞死在这里了!”

“同情你啊,老张。哈哈……我是不过去那边了,本来这个点去拉一拉下班的人,还能赚不少的。算了,放弃了……就是我这个腰啊,疼的受不了,早点交班算了。”

张司机回复说:“都告诉你了,去明心堂找许医生给你治啊!你要不现在就赶紧去,本来许医生的号要提前三天预约。现在明心堂被医闹的那几个人弄得生意很差,你现在去,说不定马上就能看上病了。”

那边回复说:“那帖子说的真的假的,许医生真的治死过人吗?”

张司机喷道:“狗屁,我就是许医生治好的!我们现在全家生病都在许医生那里治,又便宜效果又好,还能用医保。”

“许医生再没本事,世界上还有有本事的医生吗?就这种快死的病人,谁敢保证一定能救活?也就那老头该死,命中注定!然后家属想敲诈呗!我是没见着他们,不然我非一人给他们一巴掌!”

“你!”周立斌听得大怒。

张司机这才想起来后面还有人:“哦,对对,你们赶紧下去吧,看看有没有摩的过来,不然等会儿真堵死了。”

周立斌胸膛剧烈起伏着。

“算了,斌斌,给钱我们下车吧。”孙卫香的脸色很难看。

周立斌愤愤地扔下钱,下了车。

张司机还一脸莫名其妙。

这母子站在马路边上,两边是看不到头的堵车盛况。

周立斌眉头皱紧了。

书阅屋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