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你的条件,无法答应(1 / 1)

办公室内。

杜月明的神色没有什么变化,而曹德华却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在他们对面坐着的两人,正是那对母子。

孙卫香沉静地点了点头:“没错,我想让你们关闭中医学术中心。”

曹德华都快听乐了,他真想骂一句,你特么有病吧,你算老几?

“你倒是真敢想!”曹德华不阴不阳地来了这么一句。

周立斌也有些诧异地看了看他母亲,他也没想到他妈会提出来这么一个要求。

杜月明则是呵呵笑了几声,然后问:“孙女士,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要求?”

孙卫香道:“原因很简单,中医治疗危急重症本来就是一个笑话。更别说你们这个学术中心,居然还是让许阳负责,这更是笑话中的笑话。”

“许阳曾经干过什么,你们现在总应该知道了吧!就他这么一个胡来的医生,你们还让他负责这个学术中心。这跟让强奸犯看管女生寝室有什么区别?”

“所以我认为你们这个学术中心,就是在草菅人命!你们这些人,不能只为自己的政绩,就肆意胡来,所以,必须关闭!”

杜月明笑着说:“您这大帽子还真会扣啊!”

孙卫香冷声道:“难道不是吗?”

杜月明把面前一沓资料往外一推,他道:“想关闭学术中心的,可不止你们两人。对我们下阴招的,前前后后也有许多,可为什么到现在学术中心不仅没有关闭,反而越做越好了呢?”

“我们靠的不是别的,就是实打实的疗效。医生这个行业,其他所有的东西都是虚的,只有疗效才最能说服人。”

“而这些!”杜月明拍了拍这一沓资料:“就是这段时间许医生的诊治记录,他救了很多人,救了很多省医院都治不好的病人,甚至有些是垂死的病人,甚至是被西医放弃抢救的病人!”

“许阳医生早就用疗效证明了他自己,也证明了中医!而这……才是学术中心得以立足的根本。许医生,就是我们学术中心的定海神针!”

曹德华也微微扬起了头,作为学术中心的带教老师之一,他也是很骄傲的呢!

孙卫香和周立斌对视一眼,两人神色中都有些惊疑。

杜月明又把资料往前推了一推,他说:“这就是全部资料,欢迎你们查阅!”

“不可能!”周立斌断然道:“他半年前才刚毕业,明明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学生!他……他怎么可能!中医怎么可能!这肯定是你们作假的,你们为了政绩宣传,所以故意作假的!”

杜月明语气和缓地说:“你当然可以不相信我们的话,也可以不相信这堆资料。但问县就这么大,这段时间,许医生也治疗不少人了,你可以出去打听打听。”

“许医生的医术和医德,在全县都是有口皆碑的。就算是我骗你,我总不能鼓动全县老百姓一起骗你吧?我可没这么大的本事!”

孙卫香和周立斌再度对视一眼。

周立斌道:“我还是不信,外面那些人,不过是被你们的宣传欺骗罢了!”

曹德华不乐意道:“嘿,我说你们讲理不讲理啊?资料资料你们不看;病历病历你们不管;现在连老百姓的话你们都信不过。那还聊个屁啊,别聊了呗!”

“你!”周立斌也一时气结,他也不明白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上一次可不是这样的,不管是医院领导还是别的什么人,可都在哄着他们这些受害者啊!

这才半年,怎么感觉什么都变了!他们来之前,网上的风向还是一边倒的,所有人都在支持他们的。可是线下怎么这么难弄!

“好。”孙卫香有些疲惫地说:“我退一步,我不要求关闭学术中心,我只要求许阳离开学术中心!”

“呵呵……”杜月明摇头淡笑着:“无理的要求,我们是不会答应的。”

周立斌大声道:“怎么就无理了,本来就是他害死我外公的。你们难道还要留他继续害人吗?”

杜月明却道:“三甲医院的急诊和icu一年有多少病人抢救不回来,你知道吗?医生不是神仙,有许多病人是我们倾尽全力,也救不回来的。”

曹德华哼了一声,道:“许医生最不该做的,就是救了你们这些白眼狼。如果都像你们这样,我们医生还治不治病了,还救不救人了?”

“直接让医院裁撤掉急诊科和icu好了呗,只要不救人,我们就不会有风险,省的我们拼尽全力,累死累活,还要被你们冤枉。”

孙卫香的情绪也一下子就激动起来了:“他滥用附子是事实!是他枉顾药典规定,胡乱开药!不然我父亲有机会救回来的!药就是他开的,你们能否认吗?”

杜月明从面前这一沓资料里面抽出来一叠,他道:“那次许医生用的是破格救心汤吧?这些也是许医生用大剂量附子救人的病例,其中有一个是被放弃抢救的,但却被许医生用大剂量破格救心汤救回来的。这些……也是许医生干的!”

孙卫香竟也一时语塞。

杜月明再度露出了微笑。对医生来说,疗效和医案就是最硬的通行证!

现在的许阳早就不是半年前那个小中医了。

周立斌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你们就不怕我们在你们医院大厅喊冤吗?痛诉许阳的罪行吗?”

曹德华冷淡地道:“你可以试试,你敢捣乱,我们就敢报警!”

周立斌针锋相对道:“你们这是官官相护吗?”

曹德华一点不上他的当:“我们相信法律的公平与正义,没有哪一条法律是支持你们在医院闹事的!另外,那件事情,你们已经要到了足够的赔偿了。怎么,现在是嫌昧良心钱没拿够吗?”

周立斌一时火大:“你……”

孙卫香也眉头皱的很紧,这一次情况的确很出乎的她的意料。现在也真的很难办,从事实上来说,其实那件事情已经结束了,许阳也被开除了,他们也拿到足够赔偿了。

现在也很难再继续操作了,本想着靠舆论和她死去的父亲,再压他们一回,可现在,一切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难办了!

她站了起来,脸色很是难看,有些发青发白,她看了看曹德华和杜月明,然后对周立斌:“斌斌,我们先走吧。”

“妈。”周立斌叫了一声。

“先走吧,我胸口有点闷。”孙卫香皱眉说了这么一句。

“好吧。”周立斌上前搀着他妈妈,往外走,走前,他还恶狠狠地往后看了一眼。

曹德华却神情淡然地说:“提醒你们一句,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虽然任何人都有发言的权利,但如果有人诽谤造谣的话,我们一样会报警。”

周立斌又瞪了曹德华一眼,但他什么都没说,就搀着他母亲往外走。

两人走后。

曹德华撇了撇嘴,然后他去旁边书架上取下自己之前藏好的手机,刚才全程他都录着像的呢,他点了停止键,然后才对杜月明道:“杜院,还是您考虑周全啊!”

杜月明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谁知道他们有没有隐秘拍摄。自媒体时代,每个人都有更大的说话权利,可也有造谣和断章取义的机会,我们还是要谨慎。”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