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就是许专家(1 / 1)

次日,清晨。

起床早饭。

农村人都起的特别早,天刚亮,炊烟又起。

许阳平时也起的挺早,倒也没什么不习惯的。他起床洗漱一下,就下楼吃早饭了。

他妈早就把早饭准备好了。

他老爸也坐在餐桌旁边。

地面上大包小包还放着好多给他打包好的东西,都是给他带走的。

“快来吃早饭。”许妈忙招呼许阳。

许阳走过来。

许爸则是一言不发地管自己吃饭,也不跟许阳说话,显得很沉闷。

许阳看了看他爸,没说什么。

饭桌上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还是许妈的话稍微多一点:“鸡蛋给你装在那个小盒子里面了,里面塞了锯末,你提的时候小心一点,别弄破了。”

“昨晚的肉放在冰箱里冻起来了,一会儿给你装在盒子里带走。还有家里晒得面条,给你放在那个纸箱里了。别摔它,不然容易断。”

“还有些青菜,我都给你洗好了,放在这个大袋子里,带走记得赶紧吃掉,洗过的,就放不了几天了。还有一些……”

许妈一直在絮叨着。

许阳在安静地听他妈妈说着。

许爸还是沉默不语。

早饭过后,许爸放下碗筷,说道:“车票我已经去镇上给你买好了,赶紧走吧,你还得回去上班。”

“等一下,爸。”许阳把许爸叫住了。

“干嘛?”许爸回头。

许阳说道:“你不是头疼嘛,我给你看看。”

许爸一挥手:“不用看,我没事,我去把电动车推出来。”

许阳道:“看一下吧,老难受着也不叫个事儿啊。”

许妈也道:“你让阳阳给你看看,阳阳学这么多年中医呢,肯定是有本事的。”

许爸眉头皱在一起。

许阳也道:“爸,让我给你治吧,治不好,不收你钱。”

许爸都给气乐了:“你还敢收我钱?”

许阳也笑了两声,然后拉着许爸过来坐好。

许阳询问起来。

许爸是经常头疼,还有目眩,心烦,已经四五个月了。记忆力也减退了不少,小便微黄,大便如常,食纳尚佳。

“舌头伸出来,看一下。”

许爸吐舌。

许阳道:“舌红,边缘不齐,苔黄微腻。手伸出来,我诊个脉。”

许爸伸出手来。

许阳诊脉。

片刻之后,脉象出来了。

浮取微浮,沉取弦细有力。

综合来看,这是肝胆火旺兼有外感风邪。

导致头疼的,有外感因素也有内伤因素,这是内伤和外感合病。

许阳心中清楚,这最初是因为肝郁化火上逆巅顶而疼的。八成就是因为他被开除的事情,让许爸焦心不已,然后又听多了村里人的风言风语。

所以有些肝郁了,后来还感伤风邪。

唉!

许妈小心地看着许阳,问道:“阳阳,你叹什么气,你爸不会有事儿吧?”

许妈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

许爸不满呵斥道:“瞎说八道,我能有什么事儿?”

许阳忙道:“哦,没事,小毛病。方以清热降火为主,佐以养阴祛风。等我回去吧,我煎几幅药寄回来,吃几次药,应该就不要紧了。”

“哦。”许妈这才放心下来。

许爸也站了起来,搬起了地面上的东西,说道:“那赶紧去镇上吧,都要赶不上车了。”

“哦。”许阳赶紧搬地上的东西。

许爸把给许阳带的东西都塞上电动车,然后让许阳坐在后座。

许妈过来送许阳:“路上小心点,常回来啊!”

“知道了,妈。”

“好了,赶紧走了。”许爸骑着电动车带着许阳风驰电掣。

许妈还在后面干巴巴看了好一会儿。

许爸在前面骑着,眉头皱的紧紧的。一路上,父子俩都没话。

电瓶车进了车站,到了客车旁边,许爸把东西都塞进了客车的后备箱里。许阳站在旁边看着他爸。

许爸皱眉沉吟了一下,顿了一顿,还是说道:“阳阳,你知道县中医院有个姓许的很厉害的中医专家吗?”

许阳顿时一怔。

许爸见许阳愣住了,他又道:“就是在县中医院坐诊的专家,说是水平很高,挂号费也很贵,要二百多一个。然后他好像也在外面诊所坐诊,你认识这人吗?”

许阳笑了,他点了点头:“认识。”

许爸又问:“那这个许专家的水平怎么样?是不是真跟别人传的那么厉害?”

许阳有些感叹地说道:“中医之道,浩如烟海,任谁也不敢说能穷尽,能窥得一二,就算大幸了,谁也不敢说能有多少厉害了。”

许爸一脸腻歪地看着许阳:“你瞎感慨什么?我问的是人家许专家水平怎么样?”

许阳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回道:“还可以的。”

许爸沉着脸,点了点头,然后说:“那你看看人家收不收徒弟,你要不去拜人家做师父,看看能不能多学点本事。”

许阳看着他爸,露出微笑,说道:“爸,我不用跟他学本事。”

“为什么?”许爸问。

许阳回道:“因为我就是他。”

“啊?”这次轮到许爸怔住了。

许阳看着他爸,然后道:“爸,我就是你说的那个许专家。其实我现在……过得挺好的,你不用担心我。”

许爸也怔怔地看着许阳,然后他脸迅速一沉,一脚跨上了电动车,拧开钥匙,怒气冲冲地说了一句:“走了。”

然后他骑上电动车就走了。

留下许阳一个人站在风里,莫名其妙!

……

许爸一路气呼呼地骑着电动车回了家。

许妈问:“回来了啊?阳阳上车走了吗?”

“哼!”许爸板着脸冷哼了一声。

许妈一脸疑惑地问:“怎么了,又是谁惹你了?”

许爸气道:“还不是阳阳!以前多好的一个孩子,现在出社会才几天,就已经学会说谎骗我们了,现在还染上了吹牛的毛病,这都是谁教他的?”

许妈问:“啊?又怎么了?”

许爸摇摇头:“没事!不行,我得去县里一趟。”

许妈疑惑地问:“你去县里干嘛?”

许爸皱眉想了一想,道:“你不是之前检查有个子宫肌瘤嘛,这次一起去动手术割了吧?”

许妈满心拒绝:“不用了吧。”

许爸却正色道:“这关系到阳阳的前途问题,你也要去!”

许妈吃了一惊:“啊?这么严重啊!”

许爸用力点头:“对,这个混小子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是要给他找个师父好好管管他了。这种事情,我们不替他操心,他自己是永远不会想着的。不行,我们得去中医院看看。”

许妈还没弄懂许爸要干什么:“不是,你到底要干嘛呀?”

许爸已经开始换衣服了:“去中医院,一来给你看病,二来去看看那个许专家。正好,我在中医院还有个认识的人。”

许妈问:“谁啊?”

许爸回道:“妇科的曹德华主任,不行,我还得给他买点东西!”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