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治了个寂寞(1 / 1)

现在病情紧迫,患者病情若是再无法控制,很可能会转成危重症。这种一氧化碳中毒重昏迷的病人,都是越早救治,越早清醒,预后就越好。

现在已经过了二十四小时了,再深昏迷下去,无法苏醒,到时候脑子都得出问题。

许阳没工夫去想那些勾心斗角,弯弯绕绕,现在病人情况危急。许阳的状态也一下子就上来了,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来做客会诊的了。

只要他一上手,他就是绝对的主力权威。

他见急诊主任还有点诧异,他便越过他,直接大声喊道:“县医院中医科来人没有。”

“来了!”一个小中医立刻大声应了一声,然后用兴奋地眼神看着许阳。

许阳道:“患者痰毒蒙心,闭塞清空,此时已经是毒盛病危之重候,急需清热解毒,祛痰通窍。”

“开方。一,取安宫牛黄丸一枚,用10毫升清水化开,然后用棉签不停蘸药液点于舌面之上。”

这话不说,不说其他人了,就连听吩咐的小中医都愣住了。

啥玩意,点舌头?

马俊差点没笑出来,还以为许阳准备怎么用药。敢情是点舌尖,这尼玛真是点了个寂寞……

麦强也一脸古怪之色。

其他的医护人员也听得有点迷,他们自然也是听过中医院学术中心大名的,也知道他们的赫赫战绩。

但是今日一看,还真……真……真尼玛……神奇!

急诊主任也听傻了。

壮壮想了一想,他问:“许老师,这是因为舌为心之苗嘛?”

县医院的中医们则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可是又有些疑惑。不说别人了,就连他们也觉得这个思路有些想当然了。

其他医护人员都无语了,这理论……这理论指导下的中医治疗……这也……

众人腹诽不已,窃窃私语了起来。

马俊也看了看他老师麦强。

麦强也是微微摇头,眼中带上了轻视之意。他原本还以为许阳有多厉害,但这个理论和治病逻辑一听,怎么像是在闹着玩啊!

许阳也没管他们,就直接道:“开第二方,写方。”

中医院来的这些小中医们整齐划一地记录起来,真是练过的。

县医院众人怔了一下。

许阳双手叉腰,快速说道:“生大黄30g,崩大碗30g,苏叶15g,煎水200毫升,紫金锭3片研细入药,保留灌肠。快去煎药,准备灌肠!小桃,把我针灸盒拿来。”

说完,许阳理都没理他们,直接转身进入急救室了。

徐原还在外面,他撕下了本子上写的方子,对急诊主任神色严肃地说道:“我们是来救人的,不是来闹着玩的。情况危急,人命关天,多拖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请赶紧安排!”

病人父母也紧张地看着急诊主任。

急诊主任接过方子来,没有多犹豫,就对旁边的医生说:“去,带着中医院的医生们去拿药,然后准备灌肠。”

还真这样用了啊?

麦强和马俊也有点呆。

围观的医护人员也看的有些无语。

徐原跟着去拿药,准备煎药。在经过这两人身边的时候,他还瞥瞥马俊,低声骂道:“垃圾,吃粪去吧!”

马俊脸一下子就阴沉下来了。

……

许阳进了抢救室里,给患者行了针灸。

很快,安

宫牛黄丸也溶解了,也快速被送了进来。

许阳说道:“小桃,马上用棉签不停给患者舌面上用药。”

许阳还在继续用针灸。

小桃是跟着他的一个年轻的女中医,她忙答应一声:“好,许老师。”

小桃拿了药,壮壮也赶紧跟过去,帮她小心地掰开病人的嘴。小桃则是不停地把药轻点涂抹在病人舌头上。

许阳还在继续用捻转泻法针刺水沟,水沟穴位于督脉,为手足阳明与督脉之会,有开窍泻热,醒脑宁神之功。

……

其他人都紧张地看着。

急诊主任也跟进来了。

县医院中医科的几个中医也跟进去了,他们也在观摩学术中心抢救急症病人的救治办法。

他们可不会玩这个,换了他们上来,一见用不了药,八成得抓瞎。而且急诊医生也不会让他们参与抢救急症病人。

许阳行完针的时候,安宫牛黄丸也点服完了。而那边的药也很快煎好拿过来了,许阳站了起来,跟他们说:“可以了,赶紧灌药入大肠。”

医护人员看向急诊主任。

急诊主任点点头:“准备保留灌肠。”

其他人赶紧准备。

急诊主任对许阳客气地说道:“辛苦了,许医生。”

许阳摇摇头:“辛苦谈不上,具体结果还要看用药之后,她的情况还是比较严重的,需要不停继续用药,方能有效。”

急诊主任点点头,他道:“恕我冒昧,我还是想问一下,针灸我能理解,您这灌肠和点舌的用药方式,我就有些不是特别明白,您能解释一下吗?”

许阳点点头。

其他人也没什么意见,人家不懂嘛,是应该跟他们解释清楚的。而且这个急诊主任已经做得很不错了,也很给面子,他是先采用了他们的治疗方式,然后才问原因的。

许阳回道:“原因很简单,中医很重要的一个理论就是脏腑藏象学说,我们认为脏腑之间的联系与你们在的解破学上的认为的内容是不一样的。”

“就像舌头,我们认为舌为心之苗。点药于舌,可以通过舌头上的经络,渡药力于心。而心主神明,有促醒之效……而且……”

急诊主任疑惑地问:“昏迷不是脑系疾病吗?”

县医院中医科的一些医生也露出了一丝怪异之色。

许阳道:“这就是中西医的认识不同,说起来就比较复杂了,就像现在许多中医学者都嚷着要把心主神明改成脑主神明,反倒是把藏象学说给抛弃了。”

“脑之实质和功能早就统在五脏六腑之中了,脑为奇桓之腑,治脑可从肾论治。若是主张脑主神明,治疗思路上就偏离中医思路了。”

急诊主任有些奇怪地摇摇头,他说:“这个……理论听着有些新奇,不是特别能懂,也不是很能理解。”

许阳却直接说道:“你不用懂。”

县医院中医科众人也微微有些吃惊,这个名声在外的许阳老师。虽然很年轻,但是说话真当很刚啊!

“嗯?”急诊主任微微一怔。

许阳道:“就像你们的理论和相关的治疗思路,我也不是很懂,而且我也没有必要去懂那么多。中西医配合,其作用就是要让懂的人去发挥自己的优势。你说呢?”

急诊主任笑着点点头,稍微有些尴尬:“是……呵呵……是……”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