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县医院求助(1 / 1)

一直到了下午,周记者也跟大半天了。

今天的号子看完了。

周记者关闭了录音笔,然后对着许阳笑着说:“辛苦你了,许医生。”

许阳客气地说:“我没什么辛苦的,本职工作而已。你辛苦才是,从省城跑这么远来。”

周记者道:“我也是本职工作嘛,而且这次我也大开眼界,原来中医真的这么厉害,是我以前误解了!不过这次没有机会亲眼全程见到中医抢救危急重症患者,还是稍稍有些遗憾的。”

许阳微微笑了笑,没有回答。

周记者把手上的本子放回包里,瞥了一眼许阳,问道:“许……许医生这么年轻,结婚了吗?”

许阳摇头:“没有。”

“哦。”周记者点了点头,又似漫不经心地问:“那女朋友总有的吧?”

许阳又摇头:“没有……”

周记者又暗啐一口,呸,渣男,这么帅还敢说没有女朋友?我看你是见谁都这么说吧,分明就是个海王。难道是想泡我?渣男!

周记者又开始内心风暴了!

然后周记者也没有说话了,就是从包里拿出来手机,点开微信,随意地划了起来,但她眼睛却一直在偷偷瞄着许阳。

按照海王的套路来说,这次该问自己加微信了吧?

自己是委婉拒绝呢,还是勉强接受呢?

周记者又头脑风暴了。

许阳也在收拾自己的东西,他看了一眼时间,说:“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不然赶不上回省城的车了,要给你叫辆车送你去车站吗?”

“啊!”周记者呆住了,怎么回事?海王换剧本了吗?

许阳还以为她没听见,他抬高了声音:“时候不早了,早点回去,要不要给你叫辆车?”

周记者都疯了,你有病吧!我特么又不是耳背!

“好。”周记者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了起来,心里也开始暗暗咒骂许阳。

周记者站了起来,突然说道:“许医生,要不加个微信吧。”

说完之后,周记者就后悔了,我特么跟海王加什么微信啊?算了,算了,就当鉴海师了。

周记者拿出了手机,点开了二维码,然后看向了许阳。

许阳却面无表情地说:“我没微信。”

周记者眼珠子都慢慢变大了。

干你妹啊!

我80多岁的姥爷现在都用微信聊天,你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不用微信?

许阳也看出了对方的不信,他从兜里拿出来了一只国产老年机,说:“真没微信。”

周记者都想吐血了,她小学文化的奶奶现在都用智能手机了喂,混蛋!

许阳也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他之前为了躲避曾经的那些人,删了微信,删了qq和其他的联系方式。

在那之后,半年多不用网络联系方式,但后来他又下回来微博,重新注册了账号,开始宣传中医。不过这事儿,后来也托给张可管了。

再后来,许阳去山西跟师,一呆几十年,哪有什么智能手机啊,电话都不普及好吗?所以回到现实之后,许阳连智能手机都不会用了。

后来小区门口有充话费送老人机的活动,许阳就换了这个手机了,主要是待机时间长,充电一次,能用半个月呢,而且也能满足他的需求,通话声音还大呢!

许阳看了看自己的手机,说:“这个也挺好的,还能测体温呢,你要不试试?”

试你祖宗!

周记者脸上的笑容不变,但是心里已经开始问候许阳的祖宗了。

她当然不信许阳是会用这种老年机的人了,她现在只是在怀疑自己的魅力。特么的,现在是连海王都看不上自己了吗?

周记者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许阳当然不知道这个小女生内心的戏居然这么多,他站在周记者身后,出于礼貌,他还等着把这小姑娘送出去呢。

“砰……”曹德华推门进来,见两人都在,他问道:“小周,这是准备走了?”

“呵呵……”周记者干笑两声。

曹德华拿出手机来,道:“那我们加个微信吧。”

呸,猥琐的中年人!

“我没微信。”周记者学着许阳说了这么一句。

曹德华顿时一愣:“啊,现在年轻人还有不用微信的啊?”

闻言,周记者也瞥了许阳一眼,然后笑着道:“哈哈,当然是开玩笑的啦,来,您扫我。”

周记者把二维码递过去,然后再看许阳,结果发现许阳神色一点变化都没有。她也服了,海王心理素质真好!

加完微信之后,曹德华过来把许阳拉到了一边,跟他窃窃私语了起来。

周记者也一脸奇怪地看了过去。

……

“什么?县医院请我去会诊?”许阳有些诧异。

曹德华点头道:“没错,就是麦强搞的鬼。”

许阳问:“麦强是谁?”

曹德华也怔了一下,对啊,他们里面这些弯弯绕,都没说给许阳听过,所有的东西都是他们扛着的。所以虽然一直风波诡谲,但处在风暴中心的许阳,却是什么都不知情的。

曹德华非常简略地说道:“就是……一个坏人,一直对咱们中医院,对咱们这些人,对学术中心,对杜院都有意见。说起来太麻烦了,有机会再说给你听。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

许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是,你还没说到底怎么回事?”

曹德华一拍脑袋:“瞧我,就是县医院昨天收进来一个一氧化碳中毒的小姑娘,治了一天,病人一直昏迷不醒,情况也越来越严重了,所以他们想找我们学术中心帮忙会诊。”

“我们差点就直接答应了,但是后来杜院着人打听了一下,发现是麦强推动的。那恐怕就来者不善了,咱们要是过去也控制不住,恐怕外面就会稍有微词了。”

“咱们不去呢,恐怕他们那边也会叽叽歪歪。所以杜院让我来问问你,看看你有没有把握,要是有把握呢,正好记者也在,全程跟拍报道,那就成一件大好事了。”

“到时候杜院去跟领导汇报也好说嘛,然后学术中心还能再出一次风头。说不定,年底之后,咱们就能独立接手重症病人了。”

“所以杜院让我过来先问问你,他托那边的关系稍微打听了一下患者的情况,不是特别具体啊。但你先过过目,有把握的话,我就跟这个记者说了。”

曹德华悄悄塞了一张纸过来。

许阳却道:“不用看了,直接去县医院吧。”

曹德华微微一愣:“啊?你很擅长治这种病?”

许阳摇摇头:“不是,现在是要救命。不管如何,既然邀请我们了,那我们都要过去尽力而为,不必考虑其他!”

曹德华咽了咽口水,扭头看向了周记者。你是不考虑了,我得考虑啊,我是叫记者还是不叫记者啊?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