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给你扎针(1 / 1)

曹德华有些奇怪地看了看周记者,这女人怎么还笑了?

别是给气乐了吧,里面不是有那句话,怒极反笑!

曹德华一下子想到了昨晚听了一晚上的龙王赘婿,里面的龙王就天天怒极反笑,邪魅一笑。昨天他看了一晚上的太乙神针,一亿美金已经备好,请龙王诊治!

虽说医学知识很扯淡吧,但是听着很爽啊!

曹德华一下子就头疼了,别一过来就把人弄得不高兴了吧,她不会也让人拿出一亿美金吧?

什么乱七八糟的!

曹德华晃了晃脑袋里面的胡思乱想,然后赶紧把思绪拉回来,他对周记者道:“小周,不好意思啊,别见怪,他治病比较认真……”

周记者看着许阳的侧脸,小声地啧啧称赞道:“认真的男人最帅了。”

“什么?”曹德华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

周记者自己却反应过来了,她把目光从许阳脸上挪开,看向了曹德华。这一看,小姑娘当时就有些扫兴,嗨,人跟人的差距还是有点大的。

不过周记者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任何东西,她就问曹德华:“我今天就是跟着这个医生采访一天是吧?”

曹德华点点头道:“没错,他就是学术中心的负责人,也是中医救治危重症的学术领头人之一。”

周记者再度看向了许阳,她突然感觉这一趟被迫来的采访任务也不是那么无聊了。她微微颔首,小声嘀咕:“这是哪个领导家的?”

“啊?”曹德华没听清。

“没事。”周记者摇了摇头,但却露出了然于胸的表情。

这么年轻就被捧上了学术中心领头人的位置上,地位仅次于省级专家大学教授何东军,这不明摆着捧这个小年轻上位嘛,自己这趟过来报道,也是为了捧他!

还不能说明这是领导家的孩子?

周记者一眼就看穿了。

这么帅,还这么有背景,有来头!

嚯嚯!

呸,符合渣男所有特征!

算了,渣男虽渣,但是养眼呀。

周记者精神一下子就提起来了,她在旁边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翻开自己的采访提纲,拿出笔来,开始准备采访工作了。

曹德华看了看周记者,又看了看许阳,这是生气了还是没生气啊,女人心,真难懂!

许阳诊完脉之后,又开始给徒弟们讲起了辩证的要点。他今天是在名医馆坐诊,来的病人不多,因为挂号费贵,大家都宁愿去明心堂找他治病。

县里来这儿的挂高价号的,都是有钱人!不差钱!

有钱人的思维嘛,我多花钱,你总得给我多办事啊。二十块有二十块的办事法子,两百多有两百多的法子。

两百多的挂号费,你总得给我看的认真一点,仔细一点吧?

现在土豪看到了许阳在跟这些小中医商讨的时候,他也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这才是多花钱应该有的待遇嘛。

事实上,现在用时的确多一点。

倒不是有什么花钱多少的区别,而是因为今天没多少人挂专家号,现在比较空,所以许阳就跟这些小中医说的细一点了。

其实看病是一样的,唯一不一样的,就是他跟这群小子聊病情的时候说的更清楚更细致一些了。

这土豪还以为是自己的特殊待遇呢。

周记者也看的啧啧称奇,看来她还是低估了这个帅哥的来头啊,恐怕还不是一般小领导啊,估计是大领导家的孩子,没看这么多小中医都在陪着人家演戏嘛。

还都是这么一副认认真真诚惶诚恐的模样,这一看就知道太假了,这帮人听教授讲座的时候肯定都没这么认真啊!

周记者又重新对许阳的来头评估了起来。

然后把许阳的等级又往上调了一个级别,由小渣男调整到了大渣男。

过了一会儿,许阳讲完了,土豪也心满意足地去付钱了。

许阳正准备叫下一个,曹德华见机忙插嘴道:“那个……许医生,先等一下,这是周记者。”

许阳停下了手上动作,再度扭头看向了周记者。

周记者这次才看清许阳的真实长相,看清之后,发现果然够帅!还有些忧郁的气质!绝了!

不过,她也立刻不禁暗啐一声。

这么帅的男人,能不渣吗?

至于长的丑的……那是又丑又渣啊。

呸,渣男!

周记者的内心活动非常丰富。

可她脸上却没丝毫表现出内心想法,只是露出了笑容,站起来跟许阳握手:“你好,许医生,我是记者周扬。”

许阳跟她握了握手,坐下来准备继续叫号。

曹德华赶紧打断道:“许医生,还没采访呢?”

许阳却奇怪地说:“你不是说她今天全程跟我一天工作吗?亲眼见证中医是怎么治病的吗?”

曹德华一怔,然后道:“对,是……是这么个流程,但也是需要采访的嘛。”

许阳道:“来的晚了一点,这样,先看我治病吧。等中午吃饭的时候,再着重采访一下,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好吧?”

曹德华看向了周记者。

“好。”周记者也只能点点头。

病人一个接着一个进来。

周记者也感觉挺无聊的,这跟一天能采访个啥呀,她又听不懂。而且这些病人拿了单子就走了,自己也不知道他们吃了之后能不能好啊。

周记者现在就是一边看帅哥,一看在欣赏帅哥吹牛装逼。反正她也要完成任务,要在这里待一天。

但是待着待着,周记者突然感觉肚子又开始做疼了,她悄悄地捂上了肚子。

曹德华扭头看向周记者。

周记者也看了看曹德华,然后抚了抚胸口,有点恶心,她还干呕了一下!

上午的号子看的差不多了,许阳把东西收拾一下,转头看来,见周记者捂着肚子,他问:“怎么了,肚子不舒服?”

周记者点点头:“没事儿。”

许阳道:“过来吧,正好现在空了。”

“啊?”周记者一愣。

曹德华也道:“快去吧,让许医生给你看看,许医生的号子平时可不太好挂!”

周记者心里一下子就别扭起来了,这……这该不会还要让她来装疗效,来配合这高干子弟美男医生装逼?

徐原也道:“对啊,今天许老师的挂号费可要二百一个呢,不便宜的。”

周记者当时就听呆了,这尼玛坑钱吧,这么贵啊!领导家的孩子就是任性,牛批!

周记者有些别扭地坐了过去。

许阳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没什么,痛经。”周记者打定了注意,反正打死也不会用许阳给她开的药,她只是陪领导儿子演戏而已,省得得罪人。

许阳一样样问去,一样样诊断。

痛经嘛,还是比较容易治的。尤其是对许阳这种级别的中医来说,更是手到擒来。

而周记者则是在心里一遍遍地提醒自己,一定不能被男色迷惑,一定不能喝这个不靠谱的装逼份子开的药。

诊断结束。

许阳道:“没什么大碍,肝脾不和,冲任失调。”

周记者反正也听不懂,她就道:“哦,我下午就要回去了,可能不方便拿药。”

许阳还准备给她开药的,一听她这么说,许阳就道:“那行吧,那就先给你扎几针,缓解痛感,调和气机再说。”

许阳从针灸包里面拿出了毫针。

“啊……”周记者顿时一呆,好好的一个帅哥居然有根针?

书阅屋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