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新任务(1 / 1)

许阳这个破系统,存在感真的太低了,上一次现身还是在治那个人贩子的时候,要是没有系统突然现身,他可没多少把握救活她。

自那之后,系统又不见了,只给他留下一个长期任务。那就是一边做中医宣传,一边带徒弟。

这破系统跟渣男似的,甩下一句话,拔鸟无情,然后就走了。

然后现在突然又出现了,咋的,回心转意了啊?

许阳也被这个破系统弄得一愣,然后他去仔细看看这个货说了啥。

“滴……触发阶段性任务,目前大阶段是需要传承人带出一批能治病敢治病的中医来,但此任务耗时甚长,且没有明确的标准,不易操作。”

许阳看完之后,当时就无语了。你特么才反应过来这一点?这系统真是不够聪明,怎么这么笨,也就自己能忍它了。

“滴……因此系统优化升级之后,具体化阶段任务,第一阶段:传承人带出五个小中医,使其水平达到小郎中,将视为合格。目前完成度,0/5。完成奖励:将开启第四次跟师。时间:两年。”

许阳微微一怔,又可以跟师了吗?

一时间,许阳思绪有些乱。他现在虽然水平不低,但是中医知识浩如烟海,穷尽一生也是学不完的。

许阳这几次跟师,最初跟师钱老,打的是基础,学的是对妇人病的诊治。后来跟承老,学的是针灸。跟梁老,学的是诊脉。

跟师李老,学的是对危急重症的诊治,但重要的是学习遣方用药。这一段学习,也是最长最久的一次。

但就目前来说,许阳水平不够的地方还有很多。

医学,从来都是达者为师的。历数历代医家,一大把年纪白发苍苍还去拜师学本事的比比皆是。

甚至许多很有本事的老中医还去拜师名气和水平都不如自己的医生,为什么呢,因为人家身上有自己没有的优点啊。

比如有些接骨特别厉害的中医,他就会这个,别的不会。那总得来说,你的治病水平就是比他厉害,但是论到接骨你就是没人家有本事,你想学就要拜师。

老中医尚且如此了,就更别说才二十来岁的许阳了。再说中医界比他厉害的人,多了去了。而且他是回到过去跟师的。历史上医术比他强的,那更是海了去了。

一时间,许阳心里也期待了起来。这一次不知道要跟着哪位名家学医,就两年,是学个技能吗?学技能明显还是医术练习室更合适啊,单一专注,工具人也可以使劲折腾。

该不会是系统又弄错了吧?

许阳又开始怀疑这个智障系统。

这次的任务,是要指导五个小中医到小郎中的级别,要成为一个成熟的中医。

许阳抬眼看了看正眼巴巴地看着他的徐原和壮壮,这两个人目前来说水平差不多了,难道是还没到系统的要求吗?

许阳在心里疑惑地问系统:“这两人的水平还不够吗?还不能纳入到这里面吗?”

稍稍一阵缓冲之后。

“滴……完成度2/5。”

许阳一怔,我去,这系统还真是不聪明,点一下走一下啊!

好吧,至少完成一小半了。许阳脸上露出了微笑。

徐原和壮壮见到许阳笑了,徐原问:“许老师,是不是我们答对了?”

“什么?”许阳抬头问。

这两人反倒是一愣,许老师记性这么差的吗?

许阳马上反应过来了:“对,没错。桂枝和柴胡皆擅理肝,但二者药性却有不同。此病人之证是由于肝气郁结,所以最初两胁疼痛。”

“后肝气横逆,克伤脾胃。柴胡虽然是理肝解郁的最佳之品,若是平时自然可用,但此病人比较特殊,他土为木伤已久。”

“柴胡虽然能理肝解郁,但却不能平肝气横逆。而桂枝的药性则是温升,温升为木气,能舒肝气郁结,所以胁疼可愈。”

“其味辛辣,辛辣为金味。金克木,正好能克制肝气,使其不要舒发过度,所以能平肝木横逆,因此胃疼也可以愈也。”

“这便是中药遣方用药的奥秘,所有的中药,我们都是要根据其药性来对应患者的病证,如此方能有用,这就是中医治病的逻辑。”

“中医治病的整个过程,从辩证开始就要完全遵循中医思维,辩证正确之后,遣方用药也是如此。”

“老有中医黑说中医解释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把病人治好的,其实每一个都能解释,遣方用药都有章法,也都是配合辩证来的。只不过他听不懂,也不愿意相信而已。”

徐原也笑了:“他们哪里是听不懂啊,也就是听胡适说了一句中医让你糊里糊涂地活着,所以就说中医说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治好病的,中医圆不回来自己的逻辑。”

“都是人云亦云罢了,网上复制粘贴,是个人都敢说。你真把他抓来,让他说说中医到底哪个地方圆不回来,保准他说不出来。”

许阳不置可否。

壮壮倒是没管中医黑,他还在思考药性,他问许阳:“许老师,患者除了肝气郁结,也有肝经血虚火盛,桂枝其药性偏温,会不会更助火热啊?”

许阳忍不住点点头:“说的很好,你的基础一直都扎实,而且思考问题也很全面。”

这个壮汉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徐原又干巴巴地舔了舔嘴唇。

许阳接着道:“没错,这的确是桂枝用在此病上的不足之处。所以我们要在方子里面加入龙胆草,相互克制一下,使其药性趋于平和,然后才用。”

壮壮点点头,明白了,在笔记本上记录了一下。

许阳又说:“桂枝其实妙用无穷,它不但是升肝之要药,其实也可以用于降胃气。”

两人都是一怔,桂枝不是温升之药吗,居然还能降胃气?

许阳见状笑了笑,他说:“别死读书,《金匮》中的桂枝加桂汤,主治肾邪奔豚上干直透中焦。其方就用了桂枝为主药,这就是其能降胃的明证。”

壮壮和徐原都对视一眼。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