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小郎中级别(1 / 1)

趁着两人思考的时间,许阳正好把这个病人之前的病例看完了,许阳现在心中有数了。

许阳把病历本合上,他对徐原两人道:“你们俩要是能把这病人的病情给琢磨透了,知道怎么治了,那你们俩就可以说是个比较成熟的中医了。”

两人顿时心中一喜。

许阳这话一出,其他人也都看向了这两个小中医。连柜台里面的张可都看了出来,坐在宋强位置上的张三千也抬眼看了看。

连病人夫妇也看了过来。

这两人立刻振奋了起来,这可是证明自己的机会啊。

许阳也看向了他们,露出了笑意。按照系统的标准来划分,现在这俩人其实还是属于学徒里面比较出色的那一类,还没有到小郎中级别。

小郎中就是比较成熟的中医了。大夫就是县级专家,钟华就是大夫一类。至于曹德华的话,还只是小郎中里面比较出色的,应该还算不上大夫级别。

他主要是混关系混的太起劲了,拖累了自己的医术水平。

两人赶紧思考起来,最开始为什么是傍晚才开始疼痛?这个时间点有什么特殊的吗?不应该是饭点的缘故,早饭和午饭也是饭点啊。

许阳把病历本放下来,他提醒两人:“要思考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肯定还是要回到病人本身上来。”

两人再度一怔。

“哦!我知道了。”壮壮露出了兴奋之色。

许阳则道:“壮壮,你说。”

许阳也是叫他这么萌萌哒的外号。

壮壮也没管那么多,就有些兴奋地说道:“傍晚五六点,正是申酉时。申酉五行属金,肝属木,金克木。”

“患者本身就肝郁不舒,申酉之时正是肺经主令,金克木,原本是有益的克制。但是此刻,却加重了肝气被遏制不舒,也使肝气乘脾土更甚,所以最初疼痛便在此时!”

许阳不停点头:“不错,不错,说的不错。”

壮壮的理论功底还是很强的,尤其是对这些传统理论的掌握,还是很不错的。

壮壮得到了夸奖,硕大的脸上立刻扬起了大大的笑脸。

徐原舔了舔嘴唇,作为资深装逼爱好者的他,没逼也能装三分的他,现在眼见着壮壮在他面前装逼起来了,他心里那个难受啊!

许阳又问徐原:“那么,现在的治病思路应该要怎么样啊?”

壮壮也看向了徐原。

呀,装逼机会来了!

可是徐原却一头雾水,他哪儿知道啊。中医治病的逻辑,是辩证论治。现在已经辩证清楚了,就是肝郁克脾啊,所以疏肝解郁,健脾养血就好了。

可是前医如此用药,却无效啊。

怪事!

难不成是辩证错了,也不对啊,许老师刚刚不也是这么说的,许老师总没错吧?

辩证对了,用药思路也没问题,那为什么没用呢,现在要怎么治?

壮壮也露出了思索之色。

徐原心中更焦急了,自己要是答不出来就尴尬了。壮壮答出来了,自己没有,那岂不是说明他比自己厉害了?

其实他们这些小中医,一个个都较着劲儿呢。

徐原扎着马步,一张脸憋得通红,比便秘的时候还用力。

许阳都怕他把明心堂地面蹦个坑来,他提醒道:“这个治疗思路,你应该是知道的啊。”

“我应该知道?”徐原心中又生疑惑,为什么是我该知道?而不是壮壮该知道,

是我多了什么吗?

“哦!”徐原突然大叫一声。

那对病人夫妇都被他吓一跳。

许阳和壮壮则是一脸淡定,他们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这小王八蛋每次想到的时候都会鬼叫一声,上次把曹达华都吓一跳。

许阳道:“说吧,怎么治?”

徐原兴奋地说:“《内经》有云‘厥阴不治,求之阳明。’厥阴为肝,阳明为胃,前医若是治厥阴不效,当以治阳明为主。”

“虽然他的胃疼是由于肝郁乘土所致,但疏肝解郁无效,则应当以健补脾胃为主,俾中焦之气化营运无滞,再少佐以理肝之品,应当能有效。”

“不错。”许阳也点头表示了认可。

徐原也大松了一口气,然后对着壮壮,得意地扬了扬头。没想到吧,我以前被罚抄过《内经》耶!你没有吧?这就是差距呀!

壮壮也一脸腻歪,也不知道他得意个什么劲儿。壮壮也说道:“《金匮要略》也说‘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也是此病的治疗思路。”

哎?徐原也是一愣,他小声问:“壮壮,你是不是被许老师罚抄过《金匮要略》?”

壮壮也听的一懵:“什么?为什么会被罚抄?”

徐原又愣了一下,扭头看向了许阳,该不会被罚抄的只有自己吧?

许阳又道:“所以啊,为什么要让你们多读经典呢,其实这不是说着玩玩的,因为治病的奥妙就藏在这里面。”

“你们看,患者肝经血虚火盛而肝气又郁结,脾胃被克制太过一片虚像,这是虚中夹实之证,本就不易治疗。”

“前医就困在了疏肝解郁上面,过于使用开破之品,但却伤及了脾胃,弄得后来胃也疼了。”

“这也提醒了你们,不管治什么病,都一定要注意护卫胃气,千万不能克伤脾胃。脾胃一伤,百病丛生。不仅这个病治不好,还会多惹麻烦,当慎之又慎。”

两人皆点头。

许阳开始拟方,他道:“既是实脾为主,可重用山药为君,山药色白入肺,味甘归脾,液浓益肾。能健脾补肺,固肾益精。再加白术、麦芽、鸡内金、厚朴、甘草健运脾胃。”

“再用枸杞、玄参、麦冬、杭芍滋阴柔肝。那既然患者是因为肝郁所致,虽然我们以实脾为主,但也不能忽略了理肝之品,当用何药啊?”

这是考药了。

两人第一反应就是柴胡,理肝之药莫如柴胡,柴胡最善舒肝气之郁结。

但是这两人马上又想回来了,不对啊,如果这么简单,许老师还会考他们两人吗?柴胡虽然是最好的理肝之药,但也要具体在病情里面分析……

许阳也没管焦灼思考的两人,他则是继续写方子,写医嘱。

病人现在都不看许阳了,而是眼巴巴地看着这两个小家伙。

稍顷之后,许阳把方子和医嘱都写好了,他把方子打出来,然后对患者道:“去那边抓药吧,以后多想开一些吧,不必拘泥一时。现在失去的,将来总会拿回来的。”

可是病人压根不喝许阳的鸡汤,他还在看这两个家伙,连许阳的方子都没去接。

许阳也露出了苦笑,他问这两个人:“我说你们俩想明白了没有啊?”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扭头看向了许阳,异口同声道:“用桂枝!”

许阳笑了。

此时,沉寂许久的系统突然发来了消息。

“滴……”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