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2章 我有男朋友了(4000字)(1 / 1)

楚慈的心里像是绵密的针戳一样,但是面上却带着淡笑:“怎么不通知一声?”

说完这话他自己都恍惚了一下。

有好几年了吧,都不怎么联系了,别说他了就是家里也不太联系了,只有一年收到了她在英国寄来的明信片,是一片枫叶,她没有出镜。

当时楚慈也在,明信片是他父亲收的,喜滋滋地拿出来给大家看,但是他母亲当场就烧了。

楚慈还记得那种感觉就和他母亲吃药自杀时一模一样。那次他见着明信片被烧了他就知道他母亲不光是不想念颜颜,心里还恨着她。她烧掉,就是让他断了念想,就这样简单,又残酷。

楚慈当时没有反应,他不能有反应,他一反应他母亲也许下一秒就会掏出药来吃,他这个儿子为了她能活着只能舍弃掉自己最宝贝的东西。

这几年,他也有想过要找人看着楚颜,或者是自己亲自过去哪怕偶尔看一眼也好,可是最后他还是没有这样做,他连束缚她的资格也没有了。

楚慈回神,又看着楚颜:“有空回家坐坐。”

楚颜倒没有和他说客套话,笑了一下:“好。”

这下,楚慈有些愣住了,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干脆。

楚颜又笑一下:“我会带男朋友回去的。”

顾安西一口水喷出来,正好喷在王沁的小脸蛋上,她连忙拿出纸巾:‘对不起哦,不多吧,只有一点点吧?’

王沁哭笑不得:“只有一点点。”

然后两个人就盯向了楚慈,看笑话。

哇,楚颜是真有出息啊,有男朋友了啊,楚慈的表情好精彩哦,像是老婆出轨的老公一样。

顾安西恨不能拍下来回去给薄小叔看一看,心中直叫太可惜了。

楚慈也知道旁人在看,他应该收敛一下表情的,但是他此时丝毫不想克制,微冷着声音:“那恭喜了。”

楚颜声音软软的:“谢谢楚先生。”

楚慈的脸色更难看了,直接没有打招呼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到一会儿那个秘书就去结账了,完了楚慈就直接离开了。

顾安西哇哦一声,故意对着楚颜说:“这么没有风度啊,幸好你当初没有跟他。”

楚颜只是笑笑,随后就继续用餐。

她十分淡定,淡定得顾安西和王沁都闹不清楚颜对楚慈是不是就真的没有一丝感觉了,按理说爱没有了,恨也应该有一点点吧,可是没有,楚颜干干净净的。

忽然顾安西鼻子一酸。

挺好的,颜颜干干净净的回来了,那些糟心的事情不说忘记她也放下了。她很轻地问:“真有男朋友了?”

楚颜笑笑:“是啊,有了。回国后我和他住一起。”

王沁手里的勺子就掉掉了,同时掉下来的还有下巴。

她结结巴巴的:“同居……同居了啊?”

楚颜唔了一声。

这时,王沁的嘴巴又张开了,‘那边,那边不是明星白荀吗?’

他他他朝着她们这边走过来……

楚颜挺淡地说:‘我男朋友。’

啊……王沁又跌掉了下巴。

白荀过来大概是约好的,挺淡然地坐下和顾安西王沁打招呼,顾安西和他也算是认识,她皱眉见着面对一对儿。

她总觉得不对啊,他们两个看起来真的没有一丝激情碰撞的火花啊,要说像老夫老妻又没有那骚味儿……

要说她心思细腻是无人能及,哪里像王沁只顾着托着下巴——

好帅好好看,和楚颜好配。

白荀人很好相处,听说家世很好,特别有教养,在圈中算是少有很干净的男明星了,不过白荀是……楚慈公司里的艺人吧,换句话说就是楚慈是他老板。

王沁的目光一言难尽了起来:这抢了楚慈的女人,能好好的么?

顾安西踢她一脚,嫌她事多。

王沁怪委屈的,偷偷看顾安西一眼。

楚颜倒是挺坦率的:“我们在试婚。”

“哦。”王沁一边哦一边看着顾安西。

顾安西翻了个白眼:“你看着我干什么?行不行不得问他们自己。”

王沁呛到了:‘什么行不行的,安西你说话太直白了。’

“想哪儿去了。”顾安西瞪她一眼,随后就笑眯眯地看向白荀:‘认真的?’

“认真的。”白荀淡笑:“楚颜觉得适合的话,我们随时都可以结婚。”

顾安西摸摸下巴:“听起来不太冲动的样子。”

当然,她也不会插手管旁人的事情,只是和他们一起吃了饭就拎着王沁离开了。

坐到车上,王沁就抱怨:“安西,楚颜的终身大事你都不帮着看一看。”

顾安西拽拽她的耳朵:“你这个活神仙算一下不是更好?”

“那都是骗人的好不好?”王沁嚷着:‘你又不是不知道,还一直让我骗人,每次紧要关头都要我披上道袍骗人,方铭还觉得特别有意思,安西你可害死我了。’

顾安西笑了一下。

一会儿她从一旁拿了笔记本打开,十指飞快地动着,王沁不明就已:“你在弄什么?”

“查下白荀。”顾安西低低地开口,过了片刻后她轻声说:“查到了。”

她一字一字地说:“两年前,白荀得了白血病,在英国移植骨髓了。”

王沁愣住了:‘他得过这病啊,一点也看不出来。’

顾安西盯着她,又轻轻地吐出接下来的话:“捐赠者,楚颜。”

王沁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像是猫儿被踩到了尾巴一样,她嚷着:“怎么会这样?他们是这种关系怎么可能在一起嘛,白荀他搞报恩那套是不是,那楚颜为什么要接受?难怪你说他们之间没有骚味儿,原来是这样。”

顾安西把笔记本合上,随即就低声交待:“这事儿谁也不许说,包括方铭。”

王沁哦了一声,乖乖的。

可是她再多的保证也有个屁用,晚上一到了方铭那里受些皮肉之苦,就把顾安西的那些话全数给招了,方铭听了也颇为意外,不过他对这些八卦向来不感兴趣,听过就抛在脑后了,直到有一天才捡了回来。

那边,白荀带着楚颜出了餐厅和顾安西她们告别,等人走了他才掉头:“我带你回去。”

他把她的行李放在后备箱里,然后就打开车门让她上车。

楚颜上了车后他关上车门自己绕到那边去,系安全带时他一顿随后就倾身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楚颜一愣但是没有避开。

白荀笑得灿烂:“回家。”

他比她是小两岁的,很红,红到发紫,是楚慈创立的娱星最贵的流量,他谈恋爱的事情公司应该是不知道的。

楚颜……只知道他是明星,没有想过他竟然是楚慈公司的,而白荀也从来没有联想过楚颜就是楚家的人。

就这样,阴差阳错地在一起了。

车子开了大概十分钟,他轻声开口:“一会儿我还有个通告要赶,你一个人好好休息。”

楚颜忽然问他:“并不是住一起是不是?”

白荀愣了一下,随后就笑笑:“我可能没有很多时间在家里,大部分时间都住酒店。”

楚颜没有再说什么,她似乎也不太在意这个。

白荀把她带到自己的公寓,安顿了她就急急地先离开了……

等他离开,楚颜这才有时间好好地看这间公寓,公寓是白荀的,大概160平左右装修也好,楚颜四处看了下最后找了一间带浴室的客房住下。

接下来的生活证明了白荀说的确实是实话,他几乎不回来,回来就是换件衣服的事情然后继续工作,楚颜都怕他那身板受不住,然后就抱怨着说老板是吸血鬼啊。

白荀只是笑笑,并不说什么。

在家里休息了两天,楚颜组建了自己的公司,位置就在市中心。

等她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安顿下来,走在窗口拨开百叶窗时,她赫然发现这里距离楚慈的公司很近很近……

近到,从这里拿望远镜的话直接能看见楚慈的办公室。

她笑了一下,才准备工作手机就响了,她以为是白荀拿起来一看却是楚慈。

楚慈的电话她早就删了,可是一直拨过十几年的号码她还是记得的,她不明白这时候他为什么要打电话给她,可是她还是接了电话:“喂。”

楚慈在那里轻声说:“安顿好了?”

楚颜嗯了一声。

楚慈沉默了一下,才说:“和男朋友住一起?”

楚颜呼吸一滞,一会儿她挺淡然地说:“是,住一起。”

那边,楚慈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来,点上,长长地吸了一口才说:“有空的话一起吃个饭吧。”

楚颜沙哑着声音:“好。”

“下周六,是爸的生日,带着男朋友一起回家吃个饭。”楚慈挺淡地说:“我和爸妈说过你回来了,他们也知道你有男朋友了,想见见。”

楚颜忽然就说:“如果我有男朋友,你还会让我回家吗?”

这话问出来以后,楚慈沉默了一会儿。

许久,他哑声说:“看你想不想回家了。”

楚颜忽然就打断他:“既然都知道了,就没有必要回去了,我想……她也放心了。”

楚慈的声音忽然就严厉了起来:“你的意思是以后都不回去了?”

这近乎是撕破脸的争吵,让双方都不好过,曾经他们是最亲密的人。

她叫他哥,他看书时她总喜欢倒在他的怀里打游戏,他出去拍戏都带着她,她就像是他的挂件一样走到哪里带到哪里,他们有好些年美好时光,可是现在就像是两个带刺的刺猬一样,看谁扎得谁疼一些。

还是楚颜先打破了僵局:“那样下去挺没有意思的,楚先生,我之所以愿意告诉你我的近况,算是我对楚家最大的善良了。我有了男朋友,你们……她,不用再想着这件事情,以后大家都可以过好自己的人生了。”

她的声音略有些沙哑:“抱歉,我回来让你不舒服了。”

说完,她挂了电话。

楚慈安静地听着那边静静挂了电话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才把手机扔到沙发上。

他站在那里,看着外面。

好几年了,他总一个人,盼着一个人回来,又怕一个人回来,怕她回来以后又哭又伤心又被欺负,有时他想着她在英国其实也挺好的。

她回来了,在见到她时他知道自己的心里有多雀跃,但他只能拼命地压抑自己不要表现得太高兴,否则会吓到她,吓得她不敢回家了。

可是现在她和他说,她有男朋友了,让他们所有人放心。

她的意思是她找了下家,以后是绝对不会和他纠缠在一起的意思吗?

楚慈笑了,笑得冷冷的,也有几分嘲弄。

就在这时,门打开了,进来的是他的秘书:“楚总,白荀回来了。”

楚慈掉过头,眸子里有了几分的温度。

白荀是他成立公司以后签下的第一个艺人,几年爆火,是公司最挣钱的艺人。况且他们之间还有远亲的关系在……很远很远的那种,不太走动。

也因为这种关系,他们相处比较随意,白荀也向来把他的办公室当成自己的地方,一来就躺在沙发上,长吐出口气:“太一他一娘一的忙了,楚总再这样下去要出人命的。”

楚慈勾唇一笑:“想放假?”

“想啊,我要陪女朋友。”白荀半真半假地说。

楚慈不信,“想放假,后年吧。”

白荀抗议:“我是个病人。”

“病早好了,你现在比牛还要壮。”楚慈不近人情地说:“给你捐骨髓的那人,八成是个壮丁。”

白荀就抱怨:“我手术时你也不去看我,我好歹是你的摇钱树吧。”

“对于随时可能挂的摇钱树,没有必要浪费太多的心血。”楚慈一如既往冷血。

白荀伤到了,一下子就起身:“好了,我走了。”

楚慈却叫住他:“叫你来,是有个本子给你看,下个月拍的。”

“这个会不会太紧啊,什么了不得的本子?”白荀接过尹秘书手里的剧本,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是顾明珠写的那本《海岛》。根据楚总亲身经历写出来的好本子。

白荀下意识就问:“女主谁演?该不会是楚颜自己吧?”

说完这个名字,他的嘴角微微勾了一下……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