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6章 顾安西的男妈妈(1 / 1)

王竞尧手顿了一下,不过他没有立即拿纸巾抹掉血迹,只是静静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一直到那血珠一点点地凝结了,他才抹掉,随后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走下楼。

他满以为林桦会在楼下吃早餐,婚后除了她生下小王樾的那些天,不管多早她都会陪着他吃早餐。

可是,当他走下楼,楼下空空荡荡的,只有两个佣人在布置餐桌。

他缓缓下楼,拉了拉领带坐下:“太太呢?”

下人愣了一下,随后就说:“太太一早就出门了,说是有个重要的约。”

“有这么重要吗?”王竞尧说完,就打开了报纸安安静静地看,早餐也没有吃几口就去办公厅了。

这天,心情特别地郁闷,就是午饭也没有心情,好在秘书长劝了好久才勉强动了动。

下午的时候,顾安西过来了,是帮薄熙尘跑这一趟的。

老哥哥见妹子来了,总算是打起了几分的精神,但还是显得焉焉的。

顾安西把资料往他办公桌上一放,侧身坐在办公桌一角:“这是怎么了,林桦姐还不理你?”

王竞尧靠在椅背里,神情有些病娇的样子,责备地看看自家妹子随后轻哼一声:“怎么可能?你老哥哥我……”

就这时,王景川过来了,手里还端着一个杯子:“您的参茶来了。”

王老哥哥气得要命,狠狠地睨他一眼。

王景川也挺那个啥的,不明就已就觉得自己委屈,这些天上司和太太不和他已经很小心翼翼的了。

顾安西笑了一下:“你看看景川够不容易的了,你们夫妻吵架倒连累他夹在中间,稿得好像景川也是你家里人一样。”

王竞尧倒要椅子里抽烟,睨她:“小王八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没大没小的,景川的年纪快可以当你爸爸了,你也好意思开他的玩笑。”

顾安西挺不要脸地说:“男妈妈。”

王景川苦着脸:“就别开我玩笑了吧。”

他故意地捂着脸,好歹把王竞尧给哄得高兴了,笑了一下。

“这就对嘛,有什么大事啊,一天到晚这样愁眉苦脸的。”顾安西晃着腿:“你说老婆儿子热炕头,又是呼风唤雨的,还不知足。”

“换你来试试?”王竞尧轻哼;“怕是你坐在这里两天就坐不住了。”

说到这个,顾安西看着他不出声,王竞尧不满地反问:“这又是怎么了,我又得罪你了?”

顾安西笑笑:“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方贡献了一个周云琛还不够?老哥哥也想让我坐这里?”

王竞尧轻笑出声:“看看,刚才还羡慕我这会儿就像是烫手的了。”

顾安西看着他笑得略苦涩,往前倾了下:“我说天也塌不下来,你何必事事都揽在自己身上?”

王竞尧看她一眼也不出声,而是静静地把手里的烟给吸完了,顾安西也没有打扰他,因为她是看出来他心情是真的很不好了,而且这种不好他还不太愿意说出来。

以她对他的了解,大抵是因为林桦姐吧。

顾安西跳下桌了了,他倒是开口了:“好好的又跑什么跑?”

他指着沙发:“陪我说说话。”

顾安西笑笑,看了一眼王景川:“麻烦给我一杯热咖啡,谢谢男妈妈。”

王景川羞愤死了。

王老哥哥睨她一眼,随后就对着王景川说说项:“让人给她做一杯奶茶。”

随后就说:“才生下孩子一个多月,喝什么咖啡!”

王景川其实挺感激的,有安西在,王先生的心情好像是好了些。

等王景川去了,顾安西才问出口:“和林桦姐怎么了?”

“也没有怎么,就是夫妻间小吵小闹罢了,不算啥。”老哥哥是要面子的。

顾安西怎么会猜不出来事情不小,她也没有点破,就只是淡笑着说:“我都说了,你是把你的责任看得太大,其实很多事情过个十年你不坐在这里了,就不要再去想了。到时天真的塌下来不还有周云琛吗,那时该怎么样都是他负责的。”

王竞尧是想不到她能为自己说话,顿时狂喜。

顾安西轻轻地笑了一下:“我也不是帮你说话,不过就只是实事求是罢了。你呢就是担子太重了……我知道王家担负的使命,但是真的该歇了下了,你这样辛苦你难道还要让小樾以后也和你一样,你就不疼疼儿子?”

“怎么不疼?”王竞尧靠在沙发上,合了眼:“为这事儿,你嫂子可是和我生大气了,儿子也不肯管了还要重返音乐圈闹独立,她是不把我这个老公放在心里了,故意和我闹腾呢。”

顾安西简直了:‘你是告诉她小樾以后要走和你一样的老路子?’

王竞尧拍拍裤腿,“这是我和周云琛谈好的,咱们总得有个后路,倒不是我贪恋这些,实在是以后都得有个可靠的人。”

这时,他看着顾安西忽然说:“我看薄辛就不错,要不,试试?”

“这么小,我才舍不得。”顾安西想也不想地说,“林桦姐也必定是舍不得的,你好好地想一想,是责任大还是老婆重要?”

她将心比心:“我想你坚持的话,她可能也不会怎么样,但就像是现在这样会越走越远,老婆是你费尽了心思娶回来的,你们相识了那么多年她也等了你很多年,现在是要为了虚无飘渺的将来破坏感情吗?”

王竞尧叹息:“安西,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是你不在我这个位置上你不能体会我的心情,我何尝不想随了她的意,处处顺她的心,我也知道她很喜欢孩子想时时地陪伴孩子。”

“这不冲突啊。”顾安西轻声说:“你是不信她吗,不信她会教出像你一样的人吗?”

王竞尧看着她,忽然就笑了起来。

他伸手拍拍顾安西的肩:“行,我妹子还是有大智慧的。”

他说着,就起身摸摸肚子:“都有些饿了,你来了也别回去了,一会儿叫上熙尘一会儿咱们一起吃个饭。”

“叫上林桦姐吧,我叫她她一定会过来。”顾安西拿了手机:“吃鱼吧。”

王竞尧心中很是盼着,面上却是端着的:“随意吧,我和你嫂子也不差这一次。”

“可是今天就差这么一次。”顾安西笑眯眯的:“再叫上陈明和宋佳人吧,你正好沾沾他们的喜气。”

王竞尧一听她说这个就无语了:“陈明有力气出来吃饭?”

小王八蛋那瓶子精油大概要了陈明半条命吧!

顾安西抓抓头发:“你在看不起陈明啊?”

说着,小脚丫子盘在沙发上,王竞尧拍了她一下:“我这组沙发上百万的。”

“我在给林桦姐发信息,这样灵感会比较好,话术也好。”她脸皮厚厚的,老哥哥也拿她没有办法,任着她踩着他的百万沙发。

不过,他看着没有看,其实一直在偷偷地看。

顾安西发完了信息,“好了。等信息。”

然后她就打电话给她家薄小叔,软萌软萌地和他说了晚上吃饭的事情,问他有没有空,薄小叔本来是没有空的,说让她自己和老哥哥吃。

顾安西软乎乎地说:“老哥哥和林桦姐吵架呢,你过来吧,你说话林桦姐还是听一听的,不像我一出声就是向着老哥哥,她有时也不理的。”

薄熙尘就含笑着:“这么惨?”

完了就同意了。

顾安西把手机挂了,一边自言自语:“小叔真好。”

王竞尧在一旁听得快要吐血了。

这小王八蛋,是要气死他啊,不过看在她这样卖力的份上,他还是原谅她了。热大度地表扬了几句:“熙尘还是挺疼爱你的,这么忙还是一叫就到。”

顾安西又笑眯眯的:“才不是呢,他是疼爱老哥哥你啊,知道你急死了。”

王竞尧的笑凝固在脸上。

小王八蛋还是小王八蛋,一点也没有变。

他轻哼着,后来也没有心思办公了,就让王景川也给自己泡了一杯热咖啡,但是顾安西还是给他换了热奶茶:“注意身体。”

老哥哥心里暖乎乎的……

一会儿,林桦的消息回来,大概是顾安西的面子确实是够大,她同意了,约了时间。

王老哥哥笑得和一支花一样:“喝奶茶,喝奶茶,新来的师傅手艺特别好国际上获奖的。”

顾安西捧着奶茶,小口地喝着。

她平时挺高的。有170多,但是瘦这会儿又盘着腿坐着,手里抱着个奶茶看着就特别地小,王老哥哥看着看着就感叹:“要是咱家的小王樾年长一些,没准就能娶你当媳妇儿,你叫我一声爸了。”

顾安西一口奶茶喷到他脸上。

王景川也剧烈地咳了起来。

王先生这是和太太吵架把脑子吵得不太利落了?

但是王竞尧自己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啊,继续叹息一声:“那薄安安也不错,我看着白白胖胖的很是可爱,如果你嫂子也能有这么一个闺女大概每天的心情就会好上许多。”

听了半天,顾安西也是听出来了。

这是在馋她家小姑娘啊?

她轻哼一声:“想要女儿,自己想办法生。”

王竞尧听了这句,灵机一动。

对鸭,可以再生啊,这样的话林桦有了第二个孩子,最好是个女孩子可以好好地疼爱,也没有什么培养上的压力,到时不是两全齐美?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