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5章 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对不对?(1 / 1)

等陆衡终于吐完了,抬眼看着顾安西:“这就是你的法子?”

“当然不是。”顾安西笑笑:“开胃小菜罢了。”

说完,她往后退了几步,“好好地招呼一下陆博士,等他想明白了再说,对了,悠着点儿,这是你们的拿手好戏不是吗?”

闻言,陈明淡淡的,而那几个人则是露出阴侧侧的笑:“放心小顾总,这事儿我们拿手。”

顾安西点头:“行,我先到外面透透气,这真的是臭得让人受不了了。”

她要离开,陆衡叫住她:“顾安西。”

顾安西顿住:“想开了?”

陆衡盯着她:“这事你不要管,你也管不了。就算我说出来,他们还是有办法找到法子,那时可能受牵连的人更多,你确定要这样?”

“威胁我啊?”顾安西冷笑:“还有……你说他们,他们是指你父亲还有江斌?”

陆衡一滞——

她敏锐得让人害怕。

顾安西又踱回来,笑了笑:“总之,我会好好招待你,哪怕你不说出来,只要你一天在我手里,你那个父亲就得忌惮。”

陆衡眯眼:“你这是私加囚禁?”

“是吗?”顾安西从衣袋里掏出一张纸来,在他面前晃了晃:“看见没有,热乎着呢。”

陆衡声音发紧:“是王竞尧的意思?”

顾安西目光变得有些温和:“对。是因为王先生对你们的容忍已经到达顶点了,而你和我大舅签的那个合同直接推了事情的发展,你们和江斌勾结在一起,以为钱那么好挣么?”

陆衡靠在椅背上,静静地看她,许久才轻声说:“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是吗?”

“不。是你们心术不正。”顾安西看着陆衡:“你不是一直要超过薄熙尘吗,可是陆师兄你摸摸自己的良心,这些年你为学术做了多少,你又做了多少事情是违背你进医学院的誓言的?”

陆衡一直听着,这时突然笑了,声音沙哑得不像话:“你以为我愿意吗,可是我姓陆。”

这会儿,陈明接了个电话,忽然就凑过来和顾安西说了几句话。

顾安西有些惊讶,随即看着陆衡:“陆泽离开了。”

陆衡的脸色大变,气息也变得有些乱,但他没有出声,只是死死地看着顾安西。

顾安西挺平静的,拿脚踢踢水泥地:“换言之,他是知道你落在我手上了,他现在选择保住他那些设备,保住发财梦,放弃了你。”

“他不会。”陆衡磨着牙,狠狠地说。

顾安西笑了:“你以为,他舍不下你这唯一的儿子吗?”

顾安西打开手机,捣鼓了几下,在白泥墙壁上投下影象……

“这高科技整的。”其中一个人笑笑。

随后,声音随着画面一起出来,竟然是陆泽——

还有女人,小孩子。

陆泽是近期的陆泽,女人挺年轻的,三十开外,孩子也挺小的,十来岁,看着清秀好看,声音也奶声奶气的……十分聪明的样子。

陆衡被绑在背后的手狠狠地握紧了——

他不信!

可是,容不得不信。

画面上,他父亲把那个小男孩抱了起来,扛在肩头,那个女人挽着他的手臂看着温婉动人……那个女人看着有些眼熟,但是让他说具体他又说不出来。

顾安西极淡地笑:“你心里只有他一个父亲,他可不只你一个儿子,死了残了一个儿子他还有其他的……”

顿了一下,她交了个底:“这并不是你唯一的弟弟。”

陆衡蓦地抬眼,死死地盯着她:“顾安西!”

顾安西走到他面前,微微弯了腰:“现在很痛恨我是不是?还是你宁可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只要不知道这些孩子就不存在,你父亲就只器重你,是不是?”

她挺残忍地说:“你不是不可取代的,因为这些孩子的母亲都是精心挑选,各方面优秀,所以你这些弟弟的质量都挺高的,个个长大了都会有出息,而且……个个学医。”

陆衡的世界,在瞬间崩塌。

“怎么做,在你。”顾安西说完,忽然轻声和陈明说:“放了陆博士。”

陈明啊了一声,表示不明白:“这人好不容易带过来,怎么说放就放了,王先生那里还等着交待呢,说是掉层皮都要让他吐出来。”

“陆博士不想说,掉层皮也不会说。”顾安西盯着陆衡的眼,声音放到最轻,而后就扭头对着陈明说:“我老哥哥那里我自会交待。”

陈明略一犹豫,还是按她说的做了。

陆衡一身狼狈,和他往日的清贵简直是两个人,陈明说了句:“陆博士,得罪了,你现在可以走了。”

陆衡站在偌大的仓库中间,大有一种不知何去何从之感,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一切,冲击得他毫无招架之力,他说不清楚此时他是恨陆泽多一些,还是恨顾安西多一些。

良久他才沙哑着说:“这里没有车吧?”

顾安西轻咳一声:“你这一身的味道,没有人愿意和你一部车。委屈出陆博士,你手机还给你,找人来接你。”

说完,他们立即就撤了。

车上,陈明不解:“安西,闹了一大圈子,就是告诉了姓陆的一个大丑闻,咱们什么也没有做啊。”

顾安西靠在后座,咬着手指甲:“就是这个目的啊,陈明,我问你,如果你爸爸一直利用你帮他做事,突然你知道你帮他挣的钱他都去养其他女人生的儿子了,你心里怎么想,而且这些孩子有一天分分钟取代你,可不可怕。”

陈明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我爸早不在了。不过他就是在大概也不敢吧,我妈挺凶的。”

顾安西和他直接聊不起来,干脆就不说了。

她的车回到住处,薄年尧夫妻和薄熙尘都在等她吃饭,马经理也在,她和陈明进去,薄夫人就皱眉:“这是什么味儿啊?”

顾安西闻闻自己身上,“有吗?”

陈明也闻闻自己,也闻闻她身上:“我闻不出来。”

薄年尧也笑了:“你们身上一样臭,还不快去洗洗换掉衣服。”

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安西又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了。

顾安西冲了个澡下来,楼下陈明比她快,已经在桌上把方才的事儿说了,所有的人都大惊失色。特别是薄年尧,他和陆泽算是死对头了,自以为了解陆泽,但这会儿也是意外了,

倒是薄夫人挺疼人的,“那陆衡现在不得难受死啊。”

薄年尧点头:“是了,那孩子是把陆泽当成神一样的。”

顾安西坐到薄熙尘身边,薄年尧看着她:“崽崽你哪儿的消息?”

顾安西笑了一下:“就是无聊的时候查的,前阵子陆泽不是离开了一阵子吗,就是去了英国,那里有他一个窝,查到了以后我又顺着查了其他的……真的精彩。”

这个过程,薄年尧不太想知道,想也知道是更精彩的。

他和太太对视一眼,转了话题:“不知道陆衡会不会去找。”

“当然。”顾安西淡笑:“陆衡这样心高气傲的,必然是要和陆泽问清楚的。”

这会儿,薄年尧也笑了笑:“现在想想,把王可富抓起来倒是保护了他,他现在要在外头,以陆家的风格一准要把他弄死。”

顾安西一脸的嫌弃:“就他,还觉得我想害死他夺他财产呢。”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