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0章 你是猴子搬来的救兵吗?(1 / 1)

王氏的设备工厂距离市区有段距离,前阵子又是停产整顿的,所以人挺少的,可是当他们的车子驶进厂门就有些不对劲。

人,太少了。

四周都是安安静静的,除了看门的大叔,一个人也没有,只是墙壁边上多了绿色的苔痕,还有几株半人高的草。

顾安西下车后看看四周,随后盯着那几株草,笑了笑:“有了五个亿的滋润,这草长得也不错。”

王可富被陈明扔到地上,他使了劲儿才爬起来,也看看四周,顿时有些被吓傻了。

他跑过去,看着空无一物的工厂,叫着:“那些设备呢?”

没有人能回答他,王可富在里面像是疯狗一样地转了几圈,才抓住那看门的:“大爷的,设备呢,咱家的设备呢?”

他是和陆衡签了合同,把安西给卖了,可是这些设备是王家的啊,现在像是平空飞走,他能不急么?

看门的被拽着,全身颤抖,结结巴巴:“我……我……”

王可富可没有空听他这样说,一张脸涨成了猪肝:“我什么我,给老子说。”

看门的抖抖擞擞的:“是……是……大少您签了合同,任由那位陆博士处得设备的,说是两年归还就好了。”

王可富听得有些懵了,“老子什么时候签过这样的合同?”

才说完,看门的一拍脑袋:‘对了对了,前些天他们来的时候还带了合同复印件过来,我一看是大少爷您亲笔签的字,也就让他们搬了。是您说这里的一切都不许声张,出了问题您一力承担的呢?’

王可富气得啊,一巴掌就呼了过去:‘什么合同,给老子拿过来。’

他不信了,他……怎么会签那样的合同,一定不是真的,只要不是真的他就能再找陆衡那个混蛋把设备弄回来。

看门的被打了,捂着脸撒腿跑得飞快……

王可富心中怕得要死,但是嘴上还是很硬的,“安西,你可千万不要信,我是贪财一些不过也不可能把老爷子卖了不是,这毕竟是咱们王家的东西,我怎么可能……”

顾安西低头,踢了一颗石子,淡淡一笑:“有没有可能,后面再说吧。”

王可富又扑到弟弟身边,捉着他的手:“可贵你是会相信我的吧?”

这个时候了,王可贵也真的害怕了——

陆家实验室做的是医疗项目,还是和王先生对着干的,老大也太糊涂了。

他叹息一声:“但凡你有些事情也得和我们商量商量,现在这局面……”

——王家风雨飘摇!

老大是捅了天了!

顾安西也眯着眼——

好了,以前一直是掌握之中,这会儿设备都不知道哪儿去了,她去哪里找证据,万一陆家找了个鸟不生蛋的地方,还有把实验的痕迹销毁掉,他们做出来的东西……挣了钱害了人,还脱了身。

哪怕是稳如老狗的性子,这会儿她也有些不淡定了。

这会儿,看门的跑过来了,手里拿着一张旧巴巴脏兮兮的合同,喜滋滋地说:“找到了找到了,还好上次如厕时没有丢掉。”

所有的人都黑了脸,这说的。

这会儿,王可富头一个把合同夺了过来,一边看一边说:“老子还不信了,老子有这么蠢会签这样的合同。”

可是,他才看了几眼就呆住了,随后就下意识地想撕掉——

只要撕掉了,就没有人看见,就死不承认。

可是他才想动,陈明一脚就过来了,那力道直接把王可富的手踢骨折了,那张纸轻飘飘地落到了顾安西的手里,她看了看,随后交给了王可贵:“二舅,你也看一下作个见证。”

王可贵看了,脸色大变。

王可富的手疼得要命,但是这时他更是害怕,扑通一声跪在顾安西面前,“安西,是我财迷心窍,是我糊涂,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签下的合同,酒醒了我也后悔得要死,我不是故意的。”

“是不是故意,现在都已经是这样了。”顾安西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随后侧头看向陈明:“你注意看一下陆家的动静。”

陈明点头,就吩咐自己的手下去办。

交待完以后,顾安西上前,轻轻地踢了一脚王可富:“大舅,走吧。”

“走哪?”王可富傻乎乎的:“哦……我知道了,回家是不是!老爷子一定会痛打我一顿,这次的事情是我办不好,老爷子打也是应该的。”

顾安西冷笑:“唐秘书,报警。”

这下,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还真的报警啊,还真的大义灭亲啊。

顾安西见着唐秘书不动,又说:“报警,然后让公司的法务准备一下,起诉他以权谋私……”

她冲着王可富冷笑一声:“五十亿,舅舅准备在里面蹲到老死吧,对了,沈晚晴的五个亿我也准备追回来。”

王可富怕得要死,嘴里骂骂咧咧的,但是一听沈晚晴的名字,他立即就骂得更厉害啊:“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一定要把钱给老子追回来,要不是这个女人老子也不会这么惨来着……”

顾安西轻笑:“想一想,害你的人当真是沈晚晴吗?她一心想用儿子拴住你的心,怎么会怂勇你有那爱好,再想想,平时最是鼓励你的人是谁?”

她这么一说,不光是王可富就是王可贵也有些呆了。

怎么,还有什么人?

安西在说什么?

王可富挺蠢的,说到这样了他还是不明白,他只知道顾安西要送自己去牢里了——

50亿啊,他这辈子都出不来了,这辈子都见不到新鲜的小姑娘了。

他被陈明制服着,听着唐秘书打电话,像是杀猪一样地叫——

“我是王家大少,我就是把王家的东西全卖了你也没有资格把我抓了。”

“安西,你这小崽子你怕是故意的吧,这多大的事儿啊。”

“我要找老爷子,可贵,你找老爷子去,我要公道……”

……

他杀猪一样地叫,王可贵也摇了摇头,听不下去了。

但是倒底是兄弟,他还是转头对着顾安西说:“安西,要不,还是先回去找一下老爷子商量一下吧,到底……是一家人,你看行不行?”

顾安西还没有说话,王可富就从地上爬到王可贵的腿边,抱着弟弟的腿嚎叫:“还是亲兄弟好……不像某些人心如铁石,到底不是可如亲生的,但凡是有一些些的血缘也不会这么狠心地让我去坐牢的,可贵你快打电话给老爷子,让老爷子给我主持公道,我不能坐牢啊,王家还等着我这身子去开枝散叶呢!可贵,王家压在你身上你受不住,哥哥愿意和你一起分担的呀……”

他这又哭又闹,嘴里胡言乱语的,丑态毕出。

所有的人都挺无语的,特别是王可贵。

他皱眉:“老大,你话说得难听了,安西怎么不是可如亲生的了?”

王可富这会儿识趣地不说了,就这时,一道苍老又响亮的声音响起:“不用打电话了,我现在就过来了。”

这声音,正是王老爷子。

王可富一见着自家老爹,立即就爬了过去,那个哭得厉害啊,“老爷子,呜呜,您终于来了,您终于来解救您可怜的儿子来了。”

说着就抱住老爸爸的腿,呜呜呜地哭着,像个孩子一样。

王老爷子一脚就把孩子踢飞掉了——

王可富的身体像是球一样滚了两三米才趴着,好半天才难以置信地抬眼:“爸?”

老爷子柱着拐杖,对着他冷笑几声,随后看向了唐秘书:“还不报警?”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