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 过去,我是亏待了你!3000字(1 / 1)

“对对对,你说得对。”阿姨又搓搓手,“那咱们就假装不知道,偷着乐,再暗暗地观察一下。”

阿香喜滋滋的:“我去送一杯牛奶。”

阿姨拉住她:“等会儿吧,这会儿他们准得有些话要说。”

阿香用力嗯了一声,小脸也染着兴奋。

客厅里,顾安西靠在沙发上,低头一直盯着自己的肚子。

她的表情,怪可爱的。

薄熙尘倒了杯水给她,笑了笑:“才绿豆那么大。”

顾安西抬眼:“那得多大才能感觉到啊。”

“四个月左右吧,会胎动了。”他坐下,给她调了个电视,随后就拉她进怀里:“休息一下,不许再看了。”

顾安西还是抱着自己的肚子:“可是真的很新奇啊,就这么有了一个小孩子。”

薄熙尘笑,这时他手机响了,看了一下是薄年尧打过来的,于是接了起来。

那边薄年尧和林韵已经得知这个消息了,全思园都沸腾了,这自然是吴医生报的喜讯,薄熙尘听着父亲激动的语气,浅笑:“是,才去医院的,确定是怀孕了。”

那边,薄年尧也是才回家歇了会儿的脚,和太太有那么些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就被这一个弹投得六神无主,又惊又喜了。

薄年尧简直是语无伦次,结结巴巴地说了半天,挂了电话,对着一旁同样激动的薄夫人说:“太好了太好了,小两只在一起这么久,终于修得正果了。”

薄夫人坐在他身边给他泡茶,此时她虽然激动得要命,但还是装作平静的样子数落丈夫:‘你看看你没有出息的样子,大风大浪什么也没有见过。就一个小孩儿,他们年纪轻轻的身体又没有毛病,怀孕这是迟早的啊。’

薄年尧握了握拳,坐下喝口茶:“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熙尘毕竟年纪不小了是不是。再说了,你光知道说我了,你心里可是也盼了好久,咱一个不说一个了。”

说着说着就有些感叹:“家里多了一个小孩子就这样热闹了,再多一个,真的是想不出来是什么景象……熙尘大概会忙坏了,这孩子到几岁时跟着安西一起调皮,可不忙坏他。”

薄夫人不禁也想起一只粉粉的小家伙,一想着面上就露出慈爱的笑来,像是孙子或者是孙女要生出来一样,她想了想:“年尧,你说这一胎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薄年尧知道她是想小姑娘想疯了,于是就说:“希望是个小姑娘,如果不是你也不许失望,崽崽还年轻,而且她自己也喜欢孩子,多生几个总能生到小姑娘的。”

薄夫人心中欢喜,仔细一想就对着薄年尧说:“崽崽怀孕了,要不把她接回北城吧,熙尘虽然体贴对她也很好,可是总是得忙工作,我怕照顾不好她。”

薄年尧思索了一下,点头:“也是,干脆这样,我还是回江城,让崽崽回来陪你。”

薄夫人虽然有些不舍丈夫,但是崽崽和孙女更重要啊,所以挺同意丈夫的话的:“行,干脆明天就起程……不行,我得亲自去江城看看。”

她急吼吼的,薄年尧看得笑了起来,“夫人也太心急了。”

他看了看外面,北城也下了雪,到处都是雪茫茫一片,外面又特别地冷。

他便说:“等天暖一些你再出门吧,我看着你咳嗽得凶。”

薄夫人不在意:“这点毛病算什么!行了,咱们明天就去看崽崽,你想她才怀孕又是头一次,该多慌啊,可如要照顾云天,所以这事儿就得我多关心。”

薄年尧和太太逗趣儿:“你这个妈妈倒也称职。”

两人说着说着似乎就定下来了,但这时书房门口晃进一道清瘦的身影,不是旁人正是薄老爷子。

薄老爷子进门,一撩袍子坐下,林韵给他泡了杯茶。

老爷子看着自家儿子:“崽崽怀孕,你怎么想的?”

薄年尧便说:“才和熙尘的妈妈商量了一下,我们决定明天去江城,另外后面让崽崽回来养身子,熙尘妈妈照顾着才放心。”

他这样一说,老爷子劈口就问:“那你呢,和林韵就这样两地分居着?”

薄年尧脸有些热,轻咳一声:“我们一把年纪了,分开几个月又何妨。”

老爷子还不同意了,轻哼一声:“一把年纪,我看着你们挺热乎的啊。”

当老子的这样说,当儿子的面孔就更热了:“还好还好。”

老爷子哪里不知道这个儿子和儿媳的感情,也没有再取笑了,这时林韵把茶端过来,老爷子喝了口茶才说:“你们夫妻长年分居也不是个事儿,但是崽崽那里也不能不顾,这样,家里这边我让老林过来一起料理料理,我不信我们两个老头子一个家都顾不好,至于林韵,我也知道她留在北城是为了照顾我这把老骨头,家里这么多人照顾着,不差她一个,这事儿我就作个主了,明天你们夫妻就启程去江城,好生在那里住着把崽崽给我照顾好了,等天好了我和老林再去江城看你们。”

这么一席体贴的话一说,薄年尧有些呆住了,半天都是巴巴地看着自己的爹,一时难以相信。

薄老爷子佯装不高兴的样子:“怎么,不信?”

薄年尧立即就说:“不是不信,就是老爷子您什么时候觉悟这么高了?”

林韵笑了起来,端了茶喝一口,没有发话,就让他们爷俩狗咬狗。果然没错,薄老爷子一下子就崽式炸毛了:“年尧,你说得这是什么话,我什么时候觉悟不高了,你说说你们新婚后我就上山清修了,有没有打扰过你们小夫妻的生活?”

薄年尧的声音压得小小的:“您那是不想养育薄情,都丢给我和林韵了。”

老爷子很是下不了台,“什么叫不想养育啊,那是我的孩子吗?”

薄年尧的声音更小了些,还夹杂着一些委屈:“可是我还是薄情的侄子辈呢,哪里有侄子照顾叔叔的?”

老爷子的老脸通红:“也不该我照顾啊,又不是我的种。”

薄年尧埋怨地看了看老爷子,不吱声了。

老爷子就假装喝茶掩饰,不过一会儿他就偷偷地看儿子……心中有些触动。

年尧,也是人到中年,五十多岁的人了,虽然说什么都有,儿子优秀又找回一个小崽子这会儿又添了孙子,可是年尧年少时未必多如意,婚姻上的打击过后娶回林韵也是没有感情基础的,还要拉扒着薄情,后来还有了熙尘,那些年想来也真的是苦,好在有林韵……前些天啊他和老林一番长聊才知道林韵这丫头当姑娘时就喜欢他们家年尧,他惊讶之余又觉得是合理的,否则哪个门名千金愿意嫁给年尧,还要照顾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光是口水就要被淹死了。

老爷子每每想起来就有些感叹,觉得自己对不起儿子,他确实不是人只顾着自已舒坦,之前还差点被薄情那小子骗了,险些酿成大祸,好在林韵没有嫌弃他这把老骨头,还一直在家里照顾着他。人心都是肉长的,也是他这把老骨头为他们看好家的时候了。

他这样深明大义,薄年尧和林韵都有些不习惯,晚上临睡觉时,薄年尧靠在沙发上看一本医书,林韵洗了澡后出来,奇怪地说:“爸这是怎么了,难道是中了邪了,要不要找安西那个小宠物给他算上一卦?”

薄年尧闻言,笑了出来:“那个王沁啊?安西都说不灵的。”

薄夫人到梳妆台前抹护肤品,一边就说,“不灵也当了顾家的家主了,你不知道呢,顾远山现在可迷一信她,简直是把她当成神仙对待。”

薄年尧放下手里的医书,走到她背后轻按着她的肩:“这倒是听说的!想想也有些可惜,远山当年多红火啊。”

这话听得薄夫人皱眉:“一个算卦的被你说得和明星一样,到哪都是行走的kpi?”

薄年尧笑笑:“今时不同往日了,年轻人的天下,我们这些老头子还是在家里陪陪太太,哄哄孙子,你说是不是?”

说罢,头微微凑过去,搁在自己太太的肩上,望着镜子里的人。

薄夫人正抹着护肤品呢,他这样凑过来她哪里有不明白的,也不动声色:“老了就要服老。”

薄年尧一脸的惊讶:“才几月未见,夫人就嫌弃我老了,那年尧就更得好好表现一下,力求在夫人心中留下一个好印象。”

他这般无赖,薄夫人睨他一眼,继续抹着自己的保养品:“你也不用给我留好印象,给晚辈们做个好表率就好了。”

薄家大家主立即说:“我在孩子们面前有哪里做得不好了,夫人还请明示。”

薄夫人起身,在他脑门上戳了一下:“以后在外面少动手动脚的,也不许说肉麻话。”

薄年尧立即表示一定。

林韵想了想,又说:“还有,过一个多月就是新年了,我们在江城的话也不能把老爷子扔在北城不管,那太不像样儿了。”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