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7章 我的梦想碎了,谁来赔?3000字(1 / 1)

正说着,陆泽从卧室里出来,脸色不是很好看。

陆衡叫了他一声,陆泽坐到沙发上看了看早报,随后就开口:“昨晚去哪了?”

陆衡顿了一下才说:“昨晚去了一个饭局。”

陆衡看他一眼,又说:“都有什么人?”

这时,陆衡料定他是知道了什么,也就没有说谎了:“林远,还有几个投资商和女演员。”

陆泽折了下报纸继续看,很慢地说:“我听说顾安西陈明也去了,还有那个王家的人……你不是说他有办法帮我们拿下王家的厂房和设备吗?”

陆衡的声音微微崩紧:“可能他并不能。”

陆泽放下了报纸,极淡地说:“那为什么还要和这种人来往?”

陆衡垂了眸子:“以后不会了。”

陆泽却是仍是不放过,声音轻轻的:“可是我听说你昨晚把他打得差点儿废了,是不是?”

“那是因为……”陆衡想争辩。

陆泽起身,朝着餐桌走去,一边走一边说:‘对付这种人,陆衡你不觉得是脏了自己的手么?’

陆家和薄家一样,都是有几百年的家族历史的,所以陆泽一直心高气傲,像王可富这种俗不可耐的人根本不入眼,也觉得儿子不需要理会他。

陆衡默默地坐过去,半响才说:“我实在是忍耐不了。”

本以为陆泽会责备的,他向来对自己严格,但是没有想到的是陆泽竟然轻轻地放过了,“那也好。”

说完,静静地用早餐。

这会儿陆雪曼过来,坐在陆衡身边给他拿了一个三明治,又说:“手本来就没有好,还打架了,一会儿去医院把手看一下。”

陆泽看看儿子,随后轻描淡写的:“也太冲动了。”

陆衡没有出声,陆泽却又说:“对了,那个宋佳人是周云琛的妹子是不是?”

陆衡的心里咯噔了一下:“父亲。”

陆泽正色地看着他:“听说她28岁,年纪和你相当,陆衡你有时间的话和她多处处,听说她的脚受伤了,女孩子嘛总要有些呵护的。”

陆衡心中是不愿意的,才想说话,陆雪曼就替他开口了:“陆泽,儿子的终生大事还是由他作主得好。”

话一说完,就被丈夫责备了:‘你觉得陆衡以后的妻子只是妻子么?你知道周云琛是什么人?’

陆雪曼不懂。

她也不大敢问。

陆泽声音冷冷的:“周云琛是王先生看好的接班人,不过之前闹了些矛盾,但是现在又和好了啊,眼看着周云琛又要回办公厅里了,有了顾安西这一层感情在里面他以后的地位是绝对稳固的,陆衡,现在你还觉得宋佳人无足轻重?”

陆衡喝了口牛奶:“据我所知,她心有所属。”

陆泽也略有耳闻,不以为意地开口:“薄情已经不在了,不是威胁、”

他顿了一下才说:“薄情确实是个人才……弄出那么大的动静来,如果不是顾安西的出现或许他就成功了。”

陆泽十分老道,这些事儿旁人或许是不知道,但是陆泽是知道的。

因为知道,所有他不当一回事儿,可是陆衡却是开口:“不是薄情。”

陆泽就意外了:“不是薄情是谁,谁还有这么大的魅力?”

陆衡看着自己的父亲,轻声说:“陈明。”

“陈明?”陆泽皱了眉头:“你没有搞错?我记得他也是王竞尧身边的人,长相也不是特别出众,说起来算是粗人,哪一点吸引了宋佳人?”

陆衡面无表情:“大概就是喜欢吧。”

他昨晚见到他们的相处,别别扭扭的,一眼就能看出来,所以能肯定,现在他父亲让他介入旁人之间他不愿意,再说他也不喜欢宋佳人那样的性格。

陆泽也是个老姜,哪里会不明白儿子的心意?

不过也没有再说了,反而是提起了另一个问题:“王可富那里一定要拿下,另外陆衡你也知道这个项目研究到现在利与弊,有些问题暂时解决不了……”

陆衡握着牛奶杯的手握紧:‘父亲的意思……’

“到时找工人多塞些钱就是,万一死了人……”陆泽有些冷血地开口:“也没有钱不能摆平的事儿。”

陆衡还在试图说服他:“父亲,还不到那时候。或许我们可以再想想办法。”

陆泽眯着眼看了自己儿子一眼,随后说:“陆衡,你想得太简单了,你为那些人着想是没有错,可是你想过没有,薄家也一定要研究这个项目,我们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对方比我们快的话,而且他们又有王竞尧当靠山,到时我们慢了一步,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说着,陆泽就起身,一边点了支烟一边走到沙发那儿坐下,不容拒绝地说:“现在我们就是要快,哪怕中间危险些,哪怕是药性霸道,也一定先研发出来。”

陆衡垂眸:“父亲不是想取代薄家名垂千古吗?”

陆泽冷笑:“历史向来由王者说了算,等薄家败落我们陆家成为救世主,这些谁又会在乎呢?”

陆衡静静的,面上没有一丝表情。

陆泽又起身过去拍拍他的肩膀,“陆衡,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很像爸爸,也从来不会手软。”

他凑近,声音压低了些:“陆衡,只有成功的男人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陆衡目光一紧,随即就明白他的意思。

陆夫人心里也是一紧,她看着自己丈夫,不明白他想做什么。

她觉得他很危险。

这会儿,陆衡先出门了,陆夫人过去帮着丈夫按着肩,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开口:“陆衡这孩子轻易不大看得上女孩子,陆泽你这样说会让他更放不下。”

陆泽轻哼一声:“你懂什么?男人的事情你不懂。”

陆夫人的脸色一僵,正想要说什么但是陆泽也很快就出门了,剩下她一个人。

她一个人,很寂寞,丈夫不爱她儿子也不是很亲,而刚才陆泽的话满满的野心,而这野心里包括女人。

林韵,是陆泽的野心。

这一点让陆夫人无法承受。

可是她再是无法承受,也改变不了什么,因为她是依附丈夫生存的……没有了陆泽她什么也不是。

酒店的楼下,陆衡打开车门上了车,他没有立即开车而是静静地举起手,那只手快要好了,可是他宁可不好。昨晚他是把王可富打得生不如死,可是谁又知道他也是迁怒,因为顾安西明明就全都知道,可是还是把王可富灌得半醉不醉的,陆衡觉得自己的一颗真心被踩在地上践踏了……结果当然是有人要付代价,王可富碰巧就是那个倒霉的人罢了。

陆衡开车到了实验室,陆泽并没有来,大概是去忙旁的事情了,江朝歌倒是在,她见了陆衡过来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陆师兄。”

陆衡过去坐下,江朝歌有些急:‘陆师兄,伯父怎么说的?’

陆衡抬眼看她,很轻地说:“他……朝歌我们还是得争取更多的时间,毕竟薄家那里你也是清楚情况的,等到打官司结束他们大概早就生产出来,所以我们必须第一时间生产出来上市。”

江朝歌愣了一下,喃喃地说:“可是我们现在就可以举报他们违规操作啊,他们没有授权项目书。”

“但是他们有王竞尧。”陆衡抿紧了唇:“那位的手段你也不是不知道。”

江朝歌还是接受不了:“可是如果我们解决不了前期两个重要的问题,会死人的,而且大批的工人后面可能都会得病。”

陆衡盯着她的眼:“那你的意思是放弃这样的好的机会?朝歌,想要成功就得放弃一些东西。”

“良心吗?”江朝歌摇头:“到时候那些人都是普普通通的人。”

“我们赔得起。”陆衡轻描淡写地说。

江朝歌又愣住了,而后很久才说:“你们决定了是不是?不行,我要和江叔叔说,这个项目是由我全权负责的,我有权利说不。”

陆衡眉尖轻皱,正要说什么,但是这时陆泽却是进来了,他大概是听见了这话,阴冷地笑了笑,一步一步地朝着江朝歌走过去。

江朝歌平时就有些怕他,但这样的表情也是头一次见。

陆泽一直走到江朝歌面前,很轻地说:“江斌已经把这个项目全权交给我负责了,朝歌,你现在在这里只是一个摆设。”

江朝歌不信:“不可能,我叔叔只信任我。”

“江斌只信和他理念合的,你太意气用事了。”陆泽冷笑一声。

江朝歌还是不信,她颤抖着手去拨江斌的手机,可是拨通以后江斌像是知道她要问什么,十分简单直接地说:“朝歌,以后你陆伯伯要你怎么做就怎么做,一切以为他为主。”

江朝歌很快地说:“可是只要给我时间,我能做出更安全没有副作用的成品。”

江斌只丢给她几个字:“我只看利益,陆泽能带给我利益。”

他说完就挂了电话,手机传来嘟嘟的声音,江朝歌愣了好半天,才抬眼看着陆泽还有陆衡,“你们不是医生吗?”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