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4章 黄汤下肚,胆子肥了3000字(1 / 1)

顾安西正在喝水,闻言一口水差点儿要喷出来:“舅舅,你还知道上升星座啊。”

王可富喜滋滋地说:“略有研究。”

他又巴巴儿地说:“陆博士三十以后的上升,我看着是要找一个温柔体贴的人儿才合适。”

陆衡看着他那样儿,怪恶心的,面上却是如沐春风的:“怎么说?”

王可富又问了宋佳人的,宋佳人虽然也怪可以他的,但是想想能恶心到陆衡不错,就说了,说完,王可富就惊叫一声:“这是万万不可,是相生相克的两个上升。”

顾安西忍着笑:“那舅舅你算一算这里有哪个姑娘适合的。”

结果算下来,竟然是没有一个合适,王可富还总结了一下:“看来,陆博士的桃花开得比较晚啊,也有可能会剑走偏锋。”

这话,不能再说下去了,再说下去就有些不像话了,林远毕竟年长不似顾安西这样胡闹,就把话给岔开了……王可富怪可惜的,算了这么多怎么也没有提议一下他?

不光他内心日狗,在场的大部分人心里也是日一狗的,比如说宋佳人和陈明,也是没有想到晚上会见面,还是这样的场合。

宋佳人今晚特别地明艳动人,除了秦思远外的几个投资商都对她挺感兴趣的,不过影后有些冷淡,再说她背影也是强,也没有人敢去贴她的冷尼股。

宋佳人心情不好,就想喝酒,才拿到就被顾安西给拿走了,睨她一眼:“脚不是受伤了,还喝酒?”

“你管我?”宋佳人声音冷冷的。

顾安西笑眯眯的:“我就是管你了,对了,你不要以为你年纪比我大几岁就能排行老|二了,我当周云琛妹妹时间比你长,所以你排第三就得被我管着。”

宋佳人瞪她。

顾安西也不生气,轻声说:“一个人,自己不爱惜自己谁爱惜你?”

简单的一句话,让宋佳人的鼻子酸了一下,眼睛也有些热,但是她总归是冷清惯了,没有出声只是把酒杯往一旁放。

顾安西这才满意,管教完了她,就又和林远聊天儿,几个小演员也知道林远的身份,围在身边不时地说着软话,连带着顾安西也一起夸来着,谁不知道顾安西的身份呢。

顾安西对她们也颇为尊重,偶尔会喝点儿小酒,陈明有些担心:“你的身体能喝酒吗?”

顾安西不太在意:“一点点还是可以的,再说这酒是暖的。”

陈明看她神色如常这才放心,而王可富则是心里痒痒儿的,美人是在,但是清冷高贵得很,他一下子也挨不了身,所以他只能从安西这里着手。

这种气氛嘛,还是得喝酒,喝了酒一切就好说了。

于是王可富这个舅舅就拉着顾安西,一个劲儿地劝酒,顾安西浅尝他自己倒是灌了不少黄汤,几轮一过就有些失态了,手劲儿也大得很。

这会儿,一个女演员唱了首曲子,很知名的那种,唱出几分韵味,引得全场叫好,王可富几杯黄汤一过,目光迷离起来,拉着那女演员的手,一个劲儿的说好,随后又跌跌撞撞地到了陆衡身边猛地抓住他的手。

四下里,顿时一片寂静。

所有的人都在等着陆衡的反应,毕竟以陆衡山的身份,王总这样是很失态很不尊重人了。

顾安西轻轻地笑了一下,陈明凑近她问:“不会有问题吧?”

顾安西睨他一眼:“能有什么问题,他喝醉了,陆衡可没有喝醉。”

陈明稍稍放心,又看了过去,却见着陆衡并没有抽开手,而是似笑非笑地看着王可富:“王总是不是喝多了?”

王可富那心里激动得要命,目光更是迷离了几分:“清醒得很清醒得很,陆博士你有所不知,我一见你就一见如故,总觉得像是书里写的清秀书生,为了生活所迫当了名伶,一登台就惊艳四座。”

这话一出来,没有人敢出声了,这太超过了。

可是王可富黄汤还没有醒,一个劲地抓着手说:“陆博士只要你开口愿意登台,多少银两我都愿意撒,散尽家财也愿意,只求你唱一曲儿。”

陆衡轻笑了一声,倒是慢慢地把手抽开了,手骨分明的手指执着杯身,轻抿了口凤目斜斜一看:“王总对戏曲当真是入迷。”

“很是入迷啊。”王可富眼里心里都荡得很,恨不得再亲近亲近,可是陆衡这样的身份怎么可能,他只是握着一杯酒,抿了一口,唇上晶莹好看,更迷人了。

王可富那双眼睛恨得得胶在他身上才好,凑近了说:“要不一会儿咱们再小聚一下?”

本以为陆衡会一口回绝的,但是没有想到的是陆衡竟然答应了,还让王可富安排好地方,末了,陆衡淡声说:“最好是个安静的地方才好。”

王可富激动得要命:‘那是自然的,那是自然的。’

顾安西耳尖得很,隐约地听见了,笑笑——

随后就叹息:今晚舅舅不死也得扒成皮啊。

她也没有说,仍是笑意吟吟的。

酒会一直热闹到了凌晨,顾安西准备先离开了,陈明本来是要送她的,但是顾安西转身:“林叔要过去和薄爸爸商量事情,我和他一起走吧,你送下宋佳人,再说不也是顺路么。”

陈明也不是扭捏的人,想了想就点头:“也行。”

他看向宋佳人:“我开车送你吧。”

宋佳人站在夜色里,手里拿着手机:“我让助理来接我。”

陈明把她手机给夺走:“这么晚了你让一个小姑娘来接你,她也不安全你还要等。”

他又加了一句:“我也顺便。”

宋佳人也不矫情了,“行,谢谢你了。”

她客气又生疏,陈明也没有太在意,打开车门扶着她坐进去,自己才绕到另一边坐上车,这时宋佳人才问:“这是顾安西的车?”

陈明系着安全带,嗯了一声:“是啊,她坐了林远的车,她的车就由我来开了。”

宋佳人不由得哼了一哼:“你和她这么近啊。”

陈明笑笑:“很好的朋友,安西都没有想多我又何必多想,再说我们这些老爷们在她心里就是无性的,只有薄教授是有性别的。”

宋佳人怀疑地看看他,随后说了句:“你倒是挺有自我认知。”

陈明低低地笑了一下,继续开车就没有再说什么了,一直到把她送到酒店里安排好了才离开,从头到尾也没有解释自己另拿了一间房的事情,也没有说和周素分开的事儿,在他心里这是两码事儿,和周素不适合不代表就和宋佳人有关。

忙完一切,陈明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外面的衬衫脱了只剩下一件白色的背心,身体精实,他坐了一会儿掏出烟盒来取出一支烟,身体靠在椅背上幽幽地抽着,大约抽了两支烟的功夫,门口传来敲门声,他皱了下眉走到门口打开门。

一打开,门口站着的是周素。

陈明怔了一下,随后就静静地看着她,她也没有出声,两人就这样地对峙着,过了很久很久以后周素才开口:“你是不是见了宋佳人?”

陈明皱了下眉以后,淡淡地说:“是,参加了一个饭局。”

周素的脸上不好看,陈明没有解释更多,反而是轻声说:“周素,我们不合适,你如果总猜测我在想什么和谁在一起你自己也会辛苦。”

他忽然下了决定:安西说得对,他再这样和她不清不楚的,再这样照顾她下去势必让她存着希望,不如快刀斩乱麻一些,于是开口:“我今晚不在这里住,一会儿退房,如果你觉得生活实在不方便的话可以叫你母亲来陪你。”

说着,后退一步,对着她弯了下腰:“浪费了你的时间,对不起。”

说完,他转身走进起居室里拿了衬衫,放在肩头并把烟头熄了,经过周素时又说了一声对不起,这时他大概是明白了,这姑娘的脚压根就没有伤着,就是为了拖住他。

他虽然不至于生气,但是也没有必要再惯着了。

等他走得远了些,周素猛地掉过头,对着他的方向大叫:“陈明,你都是借口,如果你没有在这里遇见她,一切都不是问题,你就是喜欢她你就是放不下,所以你欺骗自己还要欺骗我,我看不起你。”

她的声嘶力竭,可是他却不为所动。

周素慢慢地坐了下来,跌坐在冰冷的地上。

陈明也不好过,进电梯时抹了一把脸,他原本是想和这姑娘一起赴向婚姻的,如果她不来江城或者等他回去,一段时间的相处以后他们就结婚了。

他是一个十分简单的人,也十分朴实,小姑娘那弯弯绕绕的肠子对于他来说太麻烦了,可是他的心里又有一道声音在对他说,并不是这样的,你就是双标,你对宋佳人并不是这样,她再作她再怎么口是心非你还是觉得她可爱,你还是觉得她并不是那么讨厌的,而且你也绝不会把她丢在那里哭不管她。

陈明的手捶了一下电梯,吐出一口气:“我是混蛋。”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